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45)

【明慧网2003年4月22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一次次有惊无险

2001年10月的一天,她正在外做讲清真相的事,被一男便衣盯梢跟了她一路,最后把她抓住强扭送派出所。这时她面对邪恶发正念,必须全盘否定,我是神,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怎能被邪恶带走?她一直在找摆脱邪恶的机会,结果在走了一段路后必须要经过一个稻田小路,这时她说:“你该把手放了吧,不然怎么走?”邪恶之徒不放心,就在这瞬间,恶人的自行车倒在田地里了,自己趁机走脱了。这位同修讲,为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她凭着一双脚(因没骑自行车)和其他同修一道讲真相,在方圆百里内村上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和汗水。当然也多次遇险,她说是师父在看护和保护着她,使她得以闯过一道道难关,一次次有惊无险。

据我知道这位同修一边在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再忙每天也要坚持学法1~2个小时,她说师父讲:“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所以要按师父要求的那样去做:“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脱险的经历

1) 2月5日晚,有四名功友上农村发真相资料被抓,其中有两名功友正念走脱,现已流离失所,另两名功友至今下落不明。

据说,正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一人发现。当时有一个功友提议不发了,但有的说他心不稳,有怕心,应该发正念。于是他们就换了一个屯子接着发,快发完的时候,来了一辆小轿车,下来五、六个警察还有便衣,紧接着又过来一辆车,下来两三个人,这时三个女功友就跑,男功友没跑,他们就先把他抓了起来,推进警车。另几个警察去抓其他三个功友,抓住一个功友就强行往车里拽,并说要把她塞到储藏箱里。男功友将腿挡在车门前,不让上,女功友请师父加持弟子,当时由于她用力挣脱,死活也不上车。另一个警察就叫抓她的警察打她,功友当时想:他们不配打我,这时警察把手松开,功友就跑,边跑边想:“我是神,人追不上我。”结果说也奇怪,本不擅长跑、又瘦又小的她,跑起来飞快,训练有素的警察被甩在后边,没追上。她跑进了柴堆里,开始给其他三个同修发正念,足足发了一宿,天刚亮时,她把没发完的传单发完,走了两个多小时回到市里。

2) 男功友见警察去抓女功友,猛地挣脱警察拽住他的手,踢开车门,向外就跑,跑了几步,由于鞋大不跟脚,摔倒,趴在地上。他感到警察扑来,他马上翻身仰面朝上,在警察扑过来的一刹那,他迅速把双手举起轻轻往头顶前方一托,警察顺势向前扑去,扑了个空后也趴在了地上,(抢了个狗吃屎,后来有人看到这个警察,抢的满脸花,整个脸都破了,真是现世现报,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绝没有好下场)。男功友又开始跑,跑着跑着,他就站在路上立掌发正念,过一会儿,回头一看一个人也没跟上来,他平安地回去了。

王姨正念破除邪恶的小故事

2001年1月9日,王姨终于走上天安门打开了横幅,当即就被警察疯狂地抓捕,关在天安门派出所,她仍是不报姓名。下午被送往西城看守所,当天又被分到北海公园派出所进行48小时洗脑,她还是拒绝回答任何个人问题;被铐了两天两夜,后来她开始绝食绝水,后被退回西城,在那里邪恶之徒一边用刑,一边用亲情动摇她,说只要说出姓名、家庭住址,就让家人接回过年,并不会连累当地公安、单位及家人。但王姨不为所动,无论它们怎么用刑、威逼利诱,王姨都不配合,坚持绝食,五天后即1月17日晚10点多,邪恶之徒用小车将王姨及其他功友偷偷扔到二环路上(年龄再大的甩到西客站)。在北京,王姨又与功友一起学法、切磋、写标语、打横幅等。正月初一顺利回到家中。

由于当地去北京被接回的学员被非法关押,为避免邪恶迫害,王姨正月初八去了外地女儿(大法弟子)家,五月份回到家中继续做大法工作。七月警察去她家询问她元旦期间的情况,她一概不配合,最后只好作罢。

大妈的朴实话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一位大法弟子,今年50岁,家住农村,于1997年8月喜得大法。看上去不起眼的人,但是她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正念是有威力的》)。她闯过了一道道的难关。

1999年7月20日之后,当地派出所把各个炼功点的负责人抓关在一起办洗脑班。在那里她用几句朴实的话讲了她炼功后的身体变化,心性上的提高,用事实维护和弘扬了大法。最后她说,中央说不让炼功可能是他们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这么好的功法我看我还是要炼的。话说的平静而又自然,当时派出所和乡领导只能看着她。事后同修问她怎么还敢那样讲,她说是凭着她对大法的正信,从而才有正念的结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