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46)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到山村讲真相

晚上,我们六名大法弟子到山村发放真相材料。到一村口我们分开发放。有一位同修大姐站在一石堆上往电线杆上贴真相,从亮灯的人家出来一村民大哥,离我们一段距离,问:“干什么的?”这时刚才遇到同修大姐的那位老者也拿着手电过来了,说:“他们好几个人呢,问干什么的,说明天就知道了。”见我们不说话,他们又叫来了几个人。我走上前说:“我们做的是最好的事。”村民一下围住,不说干什么的不让走,并说要告派出所。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地告诉他们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呢?想到此我抓住了村民大哥的胳膊坚定地告诉他们:“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是来发真相材料救度世人的,支持大法得福报。”村民还是不相信:“如果是炼法轮功的,拿出材料让我们看看。”我们把材料给了他们几份,并慈悲祥和地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立刻有一个村民说:“他们真是炼法轮功的,让他们走吧。”可一年轻的村民非得要去打电话告诉派出所,这时一村民大声对他说:“炼法轮功的我们不管,炼法轮功的关你什么事,让他们走吧!”我又把材料给了他们几份──让他们看看吧。小伙子不动了,我和阿姨向前走去──我们为村民的正念感到高兴。

我们走了没多远,第一个见我们的村民大哥骑自行车追上我们,真诚地问道:“去哪学法轮功啊?”我们告诉他:“如果你想学,我们可以给你送一本《转法轮》。”大哥可高兴了,脸上展现出十分敬仰的神情,说:“我早就想看这本书了!就是不知道去哪儿找。”并急切地想了解法轮功的真相,我们问他:“有没有人来这儿发过材料?”他说:“去年,在前边的山坡上看见过一个关于法轮功的条幅,没人来过。”几天后,我们把《转法轮》和大法真相光盘亲自送进了山村,送到了有缘人家里。有缘人高兴地接过《转法轮》──又一个生命明白了真相,升起了对大法的正念。

以强大的正念去天安门正法

我们悟到,在正法时期要破除邪恶的一切安排,用神的一面证实大法。2001年12月29日下午,我们三位大法弟子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在广场上、天安门城楼下看到值勤的警察象僵了一般守在那里。我们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绝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大法弟子正法,让他们走开。不一会儿,守在天安门城楼下的警察就走开了。此时走来一队中外游客,我们同时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只听游客中发出赞叹声:“看人家法轮功!这就是法轮功!”在大法弟子的强大正念下,我们圆满完成了这次进京正法。就在我们刚刚收起横幅的时候,走过来两位武警东张西望瞧了瞧说:“哪儿有人啊!净瞎闹!”在恩师的呵护下,我们当天平安返回。在正法时期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只是表面的猖狂。

直接找负责人讲真相

最近无论是坐车或走在大街上,到处可见洪法的粘贴材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形势十分喜人。

有一条街道通往早市,正是洪法讲清真相的好地方。前几天发现我每天晚上贴的大法真相材料一大早就被人揭掉了。当时想:揭真相材料的人可能摸清了规律。开始我抱着常人那种不服气的心理,你越揭,我越贴,让你知道大法资料你是永远揭不完的。几天后,悟到自己的想法错了。这样做不仅没有发挥洪法材料的作用,浪费了人力,物力,而且揭真相材料的人一定是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蒙蔽了,我一定得找到这个人向他讲清真相。没想到这个人后来被附近的另一个同修找到了。

在与同修交流这件事的时候,有个同修说:“别说是你晚上贴的,连我早上贴的材料也不等被逛早市的人看到就被揭去了。”几天后这个同修高兴地告诉我,那个揭材料的人原来是居委会原主任,现在负责这条街的卫生。同修耐心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并告诉她这些材料都是大法弟子在被残酷迫害的情况下自费印制的,都是洪扬大法、揭露邪恶的。让她珍惜大法弟子劝善的苦心,不要再做恶事了。也许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唤醒了她的善念,也许是怕遭恶报,反正她再也不揭大法材料了。逛早市的人们终于可以看到大法的真相材料了。

将真相标语贴在公安分局大楼内

同修做好了一块丝网版,内容是“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释放所有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我看到此丝网版后就想把印出的标语贴到直接参加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分局去。

开始的时候很执著,马上做好就去贴,但同修没能马上赶制出来,机缘不成熟吗?(其实是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当这几天不想它的时候,标语印出来了。我想时机该成熟了,该去贴了。走到门口,心中有一念,希望同修发正念帮助,只是话未出口,怕她们担心没告诉她们。

在路上我发出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成功,并请宇宙中的众神相助。当骑车到达公安分局大楼时,把车放好后直接走向大门,值班的灯都亮着,可是一个人也没有(本来有十多人)。进入魔窟后,许多观念都反映出来了:怕心、推理、猜测等等。(远在家里的同修感觉总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帮助发正念,快发正念,于是她就照做了,当我回来后她告诉了我这神奇的现象。)

到了一楼电梯处猜测可能装了摄象机(其实是自己有怕心),转身走向楼梯,一直走到十楼的国安大队,发现西边的灯还亮着(电脑室),于是走到东边去贴,可是揭不干胶标语时上面一排总也揭不下来,就把下面能揭下的一排贴上去,贴了5、6张到了西边了,到了7楼,我发出正法口诀,清除一切不正确状态,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与破坏,当时心情平静,在揭不干胶时我惊讶地看到,整张不干胶都分开了。我一下认识到这些都跟自己的心性有关,自己先前实在是太差劲了!

贴完标语后我直接出了大楼走到楼前,看到后面出来一个人上了一辆110警车,不管它,骑上车子就回家了。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再认识》)悟到了这又一层的内涵,我想我以后会做的更好。

不让邪恶势力再把图片挂出去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路过一座机关大楼,无意中看到大楼的门前挂着诽谤大法的挂图。当时没有在意,匆匆而过。可当回到班上时,心里却象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非常难受。认识到自己不对劲了,这不是讲清真相、清除邪恶的最好机会吗?悟到后,又返回机关大楼。在路上“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在我脑海中出现,这不就是行不行的考验吗?我看到图片前围了很多人,就开始跟他们讲清真相。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跟我说,他知道这些东西是骗人的,他不信这些东西。我为他能够得救非常高兴,但由于时间的关系(快到下班时间了)离开了那里,在我往回走回头看时,他们中有不少人都在瞅我。

回到家里,觉得自己有漏,没能把图片拿下来。在晚上,我发正念,不让邪恶势力再把图片挂出去欺骗世人。把真象材料贴在了机关大楼的大柱子上,并发正念:好人得救,恶人看不见。那个地方是等车的站点,人很多。第二天那个地方没有再挂图片,而真相材料至今仍贴在机关大楼。

堂堂正正取走害人图片

为了能够彻底清除邪恶给这个地方带来的物质场,在双休日的一个中午,我把真象材料塞进了大楼里的每一个办公室。做完之后我又去了文化中心大楼,没料到在大楼的大厅中间挂着很多诬蔑大法的邪恶图片,接近20张。怎样才能把这些东西清理掉呢?我在快速地想,观察了一下,一楼没人,二楼有不少人在玩。如果撕图片,声音大、时间长,最后决定剪断绳子,拿走。因图片太多,卷了很大一捆,我只有抱着往外走。就在这时,从门口进来一个人,正好与我碰上,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他在瞅我。我立即发正念:清除控制他的邪恶因素,让他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就这样,我抱着这些图片堂堂正正走了出来,把它们销毁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