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与小安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昔者仲尼与于蜡宾,事毕,出游于观之上,喟然而叹。仲尼之叹,盖叹鲁也。言偃在侧曰:“君子何叹?”孔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之焉。”

[译文]
从前孔子曾以陪祭者的身份参加了国君年终的祭祀活动,事毕出来,又登上宗朝门旁的高层建筑观光游览,他发出了深沉的叹息。孔子的叹息,大概是因为鲁国而发的。孔子的弟子言偃在身边问:“先生为什么叹息?”孔子说:“大道行于世间和禹汤文武等英明人主在世的时候,我孔丘没能赶上,可是我心向往之。”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闲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译文]
大道行于世间,天下是公共的。选举贤能之人当国君,讲求信用、增进人间和睦。所以人不只是把自己的亲人看做自己的亲人,不只是把自己的孩子看做自己的孩子,使老人都能得到善终,壮年人都能发挥作用,小孩子在关怀中得到成长,老年丧偶者与少年失亲者及残疾人都能得到供养,男人有职务,女人有夫家。人们都憎恶随便抛弃财物的行为,但不必据为己有;人们都怕有力气使不出来,但不是为了自己。因此各种计谋无从发生,盗窃作乱害人的事也不出现。所以有门也用不着关着,这就叫高度的太平。

“今大道即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等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怎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信,以考其信,著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著,在孰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译文]
现在大道已经消逝,天下变成私家的。人只把自己的亲人看做亲人,每个人都只爱护自己的孩子,财物与劳动能力的运用都是为了自己;国君之位以私家世代相传为常规,把坚固的城墙和很深的护城河当做巩固安全的工具,把礼和义当做行为的标准,以此使君臣的关系正常,使父子的关系纯厚,使兄弟和睦,使夫妻和顺,使各种制度得以设置,使田里制度得以确立,把有勇有谋的人称为贤人,立功作事只为了自己。因此各种计谋由于上述变化而发生,战乱也由于这种变化而兴起。夏禹王,商汤王,周文王,武王、成王、周公也因此而成为三代诸王中的杰出人物。这六位君子,没有不谨慎守礼的。他们把老百姓含于礼的行为称为礼来表彰,用礼来肯定讲信用的事,用礼来揭露他们做错了的事,把含于仁的行为定为法规,提倡忍让,用礼来指示人民要有常规。如果有人不遵守礼,有职位的就要被罢免,老百姓把这种人看成是祸害。这就叫小安。

法轮大法师父说:“在高层次上就是这样看的,你觉得往前进,实际上是往后退。”特抄录《礼记·礼运》中的《大同》一篇,并简单译成现代语言,仅供同修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