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及其帮凶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我四岁的时候妈妈就死于肺病,我自己的女儿一生出来就是个残疾儿(小脑发育不良),我和妹妹是跟舅母和表哥(患精神病)一起长大的。我从年轻时就有病,总在看病吃药,多年下来对医生和药物已没有信心。95年身体状况急剧下降,用一句不夸张的话来讲,从头到脚都是病。脸上厚厚一层黑斑,人又黄又肿,脚和手的指甲都变得奇形怪状,生活不能自理。当时有人告诉我炼法轮功可以让道德回升同时又可以祛病,而我误认为做好人与生病是两回事,所以就一笑了之。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西药、中药、广告药、什么偏方都用尽了。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很不情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我们厂的炼功点。一个星期后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病都没有了!不仅身体上的受益让我非常吃惊,而且感到一生心情都没有这样舒畅过,从此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我是五十年代出生的,对于佛、道、神只知其名,不知其实,对气功、修炼一切都没有概念。认为佛、道、神只是人的美好愿望,故事而已,接受的是无神教育。但是雷锋确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立志长大后要象他们一样做一个正直而善良的人。可是现实生活中往往“吃亏”的总是我,当我用同样的方式回击对方后心里又感到不安。面对茫茫的世界,心里很苦,找不到平衡,也不知用什么标准来把握自己的行动,评判它的对错。我修炼后师父书中讲的真善忍深深的打动了我,吸引了我。师父所讲的一切都和我内心很深的地方有一种共鸣、呼应。师父讲的才是我一生崇尚的,世界上最美的。心中时常涌动着一句话:永远跟随师父,坚修到底。

99年7月22日电视上突然宣布不准学炼法轮功,我感到十分不理解,也不能接受。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炼呢?电视、广播里宣传的和我所了解的完全是两回事。我只感到江氏集团太卑鄙了,所以也就没有把他们宣传的那一套放在心上。我对身边所接触的人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我照样学法炼功。我们街的主任多次到我家说:“你如果还要炼法轮功,还要说他好,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我回答说:“本来就是好的,我说真话也有错吗?”2001年1月十几号,也就是春节的前几天,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的一共来了四个人,紧接着我们厂退管科又来了四个人,他们来的目的就是逼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被我坚决拒绝了。第二天街道办事处又来了一人,发一张通知,叫我第二天到街道办事处洗脑班“学习”,我又坚决拒绝了:一是我是在做好人,不需要“学习”你们那个;二是我没时间。我的一个朋友子宫切除已经住院有十几天了,白天我要为他们夫妇做饭、送饭、洗衣服,晚上要到医院护理她。

2002年1月20日的深夜,二个便衣突然闯入病房,强行要将我带走,当时病房里只有我和病人。因马上就是春节,病人纷纷出院,我提出通知病人家人一声,遭到拒绝。强行将我推上停在市医院后门的囚车。一共来了七个人,有我们厂保卫科的两个人。囚车开到我家,在我拒不签字的情况下把我家抄了个底朝天。厂保卫科科长说:“你把字签了,罪要小些。”我理直气壮地问:“我当好人有啥罪?”我知道可能要坐牢,提出把生活用具、换洗衣服带上,但遭到拒绝,被拘留在市第一看守所15天,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请问,我在医院看护病人是怎样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美德,现在也有罪吗?拘留证上明明是15天,结果没有通过任何程序非法拘留了18天。18天后说释放回家,在值班室国安大队的警察强行搜身,然后再用欺骗手段出门后推上了警车,拉入第二看守所的洗脑班,一直软禁到5月22日。他们剥夺了我的一切权利、自由,强行从我的养老工资中扣一千元所谓的“学习费”,另交每天生活费五元,造成我女儿四个月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来源,表哥无人照顾。这里每天三顿霉米饭、臭萝卜、盐菜汤,实行24小时监控,逼我们说假话,在“保证书”上签字。从1月20日被非法关押,到5月9号已几个月过去了,别人都穿短袖、裙子,我却还穿着冬天里的棉衣。我热得实在不行了,提出回家拿衣服。开始他们不理,我跟他们讲:“你们国安大队的队长不是说学习班来去自由吗?再不理我我自己走了。”在这种情况下,公安局副局长、政法委书记、国安大队队长来了,他们三个也不知说了些什么,二话没有跟我讲又要走,我就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叫我上警车,我以为是回家拿衣服,哪知是去一看守所,在一看守所我坚决不配合邪恶,遭到值班恶警和所长的拳打脚踢,扯头发,打耳光,辱骂,戴手铐、脚镣(50斤重)。5月22日将我交给街道主任继续监控,要求我不管走到哪里都要“请假、报告”,不准和炼功人往来。同年6月27日在茶楼又被恶警以非法聚会为由,将我第二次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判劳教一年,9月25日送往省女子劳教所。那里更是邪恶至极、残酷卑鄙、惨无人道。我亲眼目睹了许多迫害事实。入队前由吸毒犯强行扒光衣服搜身,然后安排专门培训的邪悟者在我极度疲劳与晕车,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散布邪悟。然后,由二名吸毒犯“包夹”昼夜看管,以所谓“坐军姿”、“站爬壁”等形式体罚,用伪善的面目,借大法中的语言“向内找”等迷惑我,使我在神智不清的状态下被强制洗脑[注]。

我在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有什么罪?我讲真话又有什么罪?江XX利用手中的权力,颠倒黑白,迫害大法,迫害大法修炼者,编造欺世的谎言蒙蔽众生,制定“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与株连九族的群体灭绝政策,迫害真善忍与信仰真善忍的亿万民众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