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被迫害的经过写出来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我因2000年1月1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我把自己被迫害的经过在此写出来。

我二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向国家讲清真相,尽一下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权利。结果被恶警把我们当成犯人抓了起来,因我拒绝上车,恶警对我拳打脚踢,一顿毒打,把我们抓到了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公安局的屋里,很多人被关在一块,真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们无辜的大法弟子。

后来我又被分到我市办事处,在办事处里的地下室里,一间屋子里挤的满满的,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不分男女老少,多大年纪。有一位75岁的老人也被关在那里。恶警对我们根本不当人看,后来被送回家去,在往回送的时候我们三个人被铐在一起,就连75岁的老人也不例外,也同样戴上手扣子,回到家后直接送进拘留所,拘留15天,我们在拘留所里炼功,结果被看管人员发现,恶警拿了一根6分粗的塑料管,把我们几人罚跪,然后用塑料管打我们,专门往头上和脖子上打,最后打累了,打不动了为止。因在拘留所里炼功被加期十五天,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

第二次进京被抓后,把我送进石景山监狱,和犯人关在一块,犯人对我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有一次因上厕所,结果被三个犯人一顿拳打脚踢,我每天晚上睡在一个门口,因正好是一月份,北京的冬天晚上也是零下二十度左右,风吹的很厉害,晚上我们四人盖一床破被,根本盖不过来,可想而知,那是非常艰苦的。第六天把我接回我市办事处。在办事处,我们被关在第八层楼,屋里连个凳子都没有,我们每天都是睡在地上,在那里住了九天的时间,就是这样的条件,每天每人还要交五十元钱的食宿费用。真是太不讲道理了。

回来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进劳教所后,那更是纳粹集中营,哪有说话的权利,什么都不自由了。每天从早上五点起床就开始坐板,到晚上九点或十点才让睡觉。每个人是一个挤一个的坐着,这是一种严重的体罚行为。我们多次向领导反映也不管用,就连上级领导多次下来检查,看到后也是如此。有一次我们集体绝食、抗议。绝食的第二天所里对我们采取行动了,由所领导带队,带着大队长、中队长及一些恶警,对我们进行毒打,又抓起几个人,对他们打完后,回来又对付我们,用电棍说电谁就电谁,那哪是对待人呀,根本不把我们当成人看待,从那以后,对我们管的更严了,他们为了让我们背叛信仰,采取的行为更是卑鄙,让刑事犯看着我们,刑事犯为了得分好减刑,他们想出很多迫害的办法来对付我们,如坐麦穗、坐角铁、双盘腿、前面的坐在后面的腿上,不让睡觉等等。

有一次也就是2000年的4·25前几天,他们为了搞强行洗脑,从23号开始不让我们睡觉,一直坐到后半夜一点才让睡觉。到3点钟又让起来坐着,连续两天两夜不让睡觉,然后单独找去谈话,只要不决裂就用电棍电。到25号晚上8点钟,对我们几个人采取行动,单独叫到四楼大队长办公室,把我戴上手扣,手背在椅子后面开始用刑。屋子里八人,有大队长、副大对长、中队长和一小车司机。有把着我的,还有用电棍电的,他们在我的头上、脖子上电,我的惨叫声也打动不了那些恶警的心,他们是黑心肝的,没有一点人性。他们对我们这些心地最善良、最好的好人用刑,它们干尽了坏事,真是坏事做绝。

我非法劳教期满后,回到原单位,但邪恶之徒一直到现在也没让我上班,而且连生活费都一分不给,二年多没开一分钱。但是我一直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决不动摇。我强烈要求严惩邪恶之首及610一伙恶人,不能让它们逍遥法外,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们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