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工作单位护法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我99年10月28日因上访被拘留回来后,婆婆不让在家里住,在此之前全家人在压力面前,上下十多口都劝我别炼了,为了家,为了孩子。我说:“这是个人信仰,如果让我放弃就等于让我又回到以前那种满身是病、整天无精打采的日子,就等于让我又重新背起药罐子。”他们看我坚持就不管了,他们心里都清楚婆婆做得不对,知道婆婆不清楚,但为婆婆着想,让我在娘家住一段,过些日子再说。婆婆闹了几回,并说不认我这儿媳妇,不准我再进这个家门,丈夫无奈来求我,并用离婚威胁,我说:“如果因为这种事我不愿意离,因为我没做错什么事,如果你怕我连累你,我同意离婚。”后来去法院,人家说要500元钱,他回来后就不再提这事了。

我在娘家住时,他也跟着住,有一次跟功友说话时间长了,他打我,我哭着说:“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事,如果你因为我坚持炼功,你恨我,你打我,我不能容忍。你想想,如果不炼功,还象以前那样体弱多病,又带孩子、洗衣做饭做家务还得上班,你母亲又不管,孩子也是我娘家管。你在外面开车,回来还得做家务,你也受不了。我炼功身体壮实,什么都能干,你难道不清楚吗?如果这样,咱们就离婚吧,你再找一个比我好的,你过好日子去吧。”他不说话了,后来他告诉我,他不想离婚,如果真离了,就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了。他知道炼功的人言行都是好的,他也不相信电视上说的,但嘴上不说。在娘家住了一年多,孩子四岁多了,我们就租了一间房子,生活虽然不富,但没有那么大阻力了。

我们单位知道我炼功后,原主任、书记不让我工作,要罚款5000元,不给就从工资里扣。我告诉他们,上访是公民的权利,罚款是违法的,工资是我劳动所得,不能扣。他们逼我去洗脑班,五天后,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注],心里难受极了,我哭了。后来他们还来找我,我就告诉他们我要继续炼。见我这么坚决,他们说炼也行,别出去就行。我在家他们就打电话,上班他们就看着我,这等于是监视我,每到所谓“敏感日”,他们就不让我回家。

2000年7.20我上早班,他们在班上没找到我,下班后,班上的书记告诉我,主任要找我谈话,我去了办公室,见里面坐着一个功友,她告诉我已经在厂里住了一个晚上了,不让回家,这么热的天也不让洗澡,不让换衣服。主任在门口坐着,我一看就知道今天不让我回家了,趁主任去打水,我就往外跑,刚跑出办公室,主任和办公室里的人都追出来了,把我拉回去,就是不让回家,让几个人陪着,晚上丈夫来了,他替我写了保证书才让我回家。

后来单位换了个书记,我通过寄信的方式,不同时间给主任、书记、班书记和认识的同事讲真相,他们不同程度地了解了法轮功。有一次书记和团书记让我和同事们看攻击大法的录像,我一想这是讲真相的机会。在看时有人问我,我就说,开始小声说,后来同事说大点声,我就站起来大声说,当时电视出现什么,我就讲清什么,班书记和值班长也不管,她们也听。这时书记进来了,不让说,我说:“凭什么不让我说,我有这个权利。我这个真实的炼功者就在你面前,为什么不问我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干什么让大家看这些?”这时团书记进来说:“电台记者来了。”但一见会场乱了,人们都不愿意看了,团书记怒声说:“你怎么这样?”我说:“没办法,大家愿意听我说,没人愿意看。”本来是一个半小时才能看完,结果就看了半小时就结束了,电台记者不知该怎么办了。我想应该让工人们知道真相,就也跟着出来了,一边走一边讲,后来他们再叫我去办公室谈话,我就不去了。书记就来到我的工作台说:“叫你你怎么不去?”我说:“一是影响我工作,二是有什么话不能让大家听见?以后再谈话就在我台位上说。”书记是大学毕业,“无神论”对他影响很厉害,他告诉我说,他只相信看见的,不相信看不见的东西,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告诉他说:“我希望你不要做井底之蛙。我给你举个例子,你看这个灯,它为什么能亮呢?因为它有电流通过,那电流用眼睛能看见吗?现在许多科学家通过显微镜才能看到细菌,人眼能直接看到吗?”他不说话了。后来他说:他也不相信电视上说的,只不过是工作,没办法。我说:“希望你以后不要干涉我的自由和信仰自由。”书记说:“我没干涉你呀。”我说:“你现在不正在干涉吗?”书记不说了,然后就走了,再也没找过我,到了“敏感日”也不找了。

去年“十六大”时,主任叫我去,我不去,后来班书记把我带去,主任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并问我现在在哪租房。我不告诉他,我一见他这样,转身就走出办公室,下楼工作去了。然后他让班书记停止我工作,说什么时候告诉他我在哪住,什么时候工作。班书记找我谈话,我给他讲真相、洪法,她都听,她说:“你什么也不怕,还怕讲出在哪住?”我说:“不是我怕,我告诉你们没事,我不愿连累房东。受到伤害的还是老百姓,这件事说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班书记也不说什么了就走了——其实班书记一直都在护着我,她知道我在班里表现很好,她也向车间主任、书记说我样样好,为此车间书记还说评我为“先进”。

后来吃过午饭后开始让我工作。后来回家才知道,他们往家里打电话,让我丈夫去一趟,我丈夫去了,车间主任、书记、班书记、厂党委书记都在,厂党委书记说:“你家住哪?”丈夫说:“不能告诉你们,我们才安定下来,不想有麻烦。”他说:“我们想知道你们的住址,以后有什么事方便。”丈夫说:“告诉你们没事,你们告诉派出所,他们可是二百五,什么坏事都干,他们又要去房东那儿闹事去。”党委书记说:“要不就送洗脑班、劳教。”丈夫一听,生气地说:“你吃饱了没事干,是吧?你们都说她这么好那么好,她在家什么也管,也挺好,凭什么呀?如果她犯了罪,不用你我说,法律会管。你这样做,孩子不管、家不管了?”党委书记一见丈夫生气了,口气就软了,说:“不是呀,我们还给她发工资、奖金。”丈夫说:“不稀罕。”党委书记说:“要不就让她上常白班,等十六大开完再回来。”当天下班后班书记告诉我说:“明天上常白班。”第二天上班后,书记早已等着我了,见我来才松了口气,她告诉常白班组长说看着点。有一天我换了身工作服,书记就看不见我了,就紧张地东张西望,问我旁边的人:“哪去啦?”同事告诉他:“这不,就在我身边。”书记才松了口气。他走后,同事哈哈大笑,对我说:“以后天天换衣服,让他找不着你。”

他们以为这样就管住我了,恰恰相反,这又给我提供了讲真相、洪法的机会。以前接触不到常白班和其他班里的人,这回其他两个班的人知道常白班来了一个炼法轮功的都想看,来了一看(单位里的女同事们爱说笑)都说:“唉呦,是个俊俏的小媳妇呀,看人家哪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又有相貌,又懂事,又爱帮助人,又活泼。”她们围着我问法轮功是怎么回事,问我电视上面的是怎么回事,我就一一回答,她们听得很认真。我感到她们真的渴望知道真相,当时我都想掉泪,她们对法轮功多少有了和以前不一样的看法。她们其中有一个说话声音又粗又大,说:“我就觉得法轮功冤,觉得法轮功好,真善忍好。你们看小媳妇多好。小媳妇有工夫也教教我。”我笑着说:“有机会一定会的。”等我回到班里,我觉得每个人对我都不一样了,尤其是班办公室的、检查科的人们,见了我都主动找我说话。

在以上的过程中,我深深地体会到师父说的:“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