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珍贵的真相资料送给家乡人

【明慧网2003年4月9日】我自2002年正月回老家弘法归来,还有那么多善良可贵的家乡人无法得知法轮功的境况一直是我的心事。我想着那些渴望得到师父新经文的家乡同修们,惦念着那多次被邪恶之徒关押迫害的同修(初中同班同学)他们现在的境况,我曾上了六年学的小县城如今正法形势如何?“万古事为法来”,我幼年时代生活的贫穷家乡,虽离开已几十年,可那里留下了我的缘。我知道我此时该干什么,所以事隔半年我又再次乘上南下的火车。

我先到女儿工作的城市,这次我是有备来的,她白天上班,我就做我的事。女儿在两个相邻的大城市都有业务,单位给她配有专车,她到哪我就跟到哪,就把正法的事做到哪。我还利用女儿有车的便利条件到处找30多年没见面的大学同学,向他们弘法,讲真相,送真相材料和光盘,了却那一份份的缘。

一天我跟女儿说:“我要走了,我不能一天不做正法的事,现在我生命的全部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再呆就是浪费我的宝贵时间了。”女儿笑说:“你就先救度我吧,救度一个是一个!”其实她已看过很多真相材料,师父新经文、录音磁带全听了,她还对我说:“你们很幸运,能当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且一听到正点铃响就催我:“妈,到点了,快发正念,我来替你……”我干什么都不背着女儿,我实话告诉她:“我带的材料快发、寄完了,可还有几十个信封、邮票剩余。”她主动说:“要复印吗,我给你印。”

我决定明天回老家了,女儿知道我白天已把信寄完,晚上看我还要出去就关切地问:“你出去干什么?”我只是微笑不说话,心想:“我得在这美丽的大都市留几十个光盘,尽可能让有缘人得度啊!”

辗转到了相邻的另一省,我的家乡那个小县城,一心找同学向他们弘法讲真相。他们听完都能有正念,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纷纷说:“XX市天很热却突然下了场冰雹,有一个象足球那么大哩”,“早两天还28度,现在才4度,老百姓都说太不正常了。”“这里冬天打大雷,真怪!”

我终于找到了那位同修(初中同班同学),我们四十年没见面了,此次相逢深感大法所带给我们的这份缘是世间所有的情无法相比的。我们没有多余的常人久别重逢的那些话,只有说不完的正法经历。我们庆幸在遥远的两地同得这万古难遇的正法,深感恩师佛恩浩荡。

由于能力、资金双局限,他们讲真相的材料都是用手自制。我带给他们师父新经文、真相材料、光盘等,她说一定要找同修商量照做,想必他们在大法威力下一定会如愿以偿。

回到乡下,我见到了村里的同修,他们异口同声说:“我们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在同修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天没亮,我们就出了村。步行二十多里路去另一村找同修,希望这个村的同修也能动起来,留下了光盘,亲戚传亲戚、朋友传朋友,这连锁效应不可低估咧!我这几天往返于县城与乡村之间,只找同修没回家。第二次回村带了全部资料,他们还没有的师父新经文、讲法光盘、磁带等,因为这次我是有准备而回来的。都是其他同修给我准备的,我们是一个整体!

接着我连夜乘火车赶往省城,夜十二点了,在车站打了个盹。天没亮就在附近发完卡片(“天安门自焚”真相一至六)。大事做完,心里无比轻松!就买好返回火车票。天大亮时,我打电话约我小叔见面,他对我说:“恐怕这是我们见最后一次面了!”他心脏病刚从医院出来不久。我想不应该让他错过得法机缘,我最后留了一本《转法轮》、一个光盘给了他,他欣然接受了。临别他说见我身体很好,很放心,我说:“你要一遍一遍看书学法,你也会象我一样,所以我们见面机会有的是。”

向北火车急速行驶,我的心更急于返回,我知道这里的同修们在盼着我回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