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25”的那一天──记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2003年4月25日】“4.25”转眼快4年了。4年前的那一天发生了许多难忘的事。但是让我最难忘的还是我们的学法小组,那时我还在大陆。

我们小组一共8个人:曹阿姨夫妇,陈阿姨夫妇,曲大夫,小胡,小瑞和我。“4.25”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曹阿姨家听到了天津发生的情况。当时大家一致决定明天一早去信访办上访。

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赶到曹阿姨家,一看只到了6个人,一问原来曲大夫被丈夫锁在了家里,出不来。小胡也因故不能去了。这时陈阿姨的老伴说:“老陈我们俩去一个吧,万一有事留下一个照顾孙子。”陈阿姨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坚定的说:“修炼谁也代替不了谁,你想留,你就留。”就这样,我们一行6人7点以前赶到了府右街。当时我们站在中南海西门500多米远的地方。在这里,我看到了我们炼功点上的很多同修。这时我发现身边有许多坐在地上的同修,头伏在膝盖上在睡觉,便小声嘀咕道:“怎么刚来就睡觉呀!”身边的曹阿姨小声对我说:“我刚听说这是从河北赶来的功友,他们昨天夜里2点多就到这里了,所以现在很疲倦。”我恍然大悟。这时人越聚越多,坐着的人也都站了起来,整个人行道是站满了上访的学员;有的在读《转法轮》,有的静静的站着,整个人群整齐而有序。

中午突然从前面传来声音:“大家往下传,现在总理已经接见学员,有没有学法律的,赶快去西门。”就这样,学员们一个接一个的传递着信息。

下午发生的事让我记忆犹新。为了保持队伍的整齐,比较年轻的学员都站在了最前排,让外地和年纪大的学员轮流坐在后面休息。曹阿姨夫妇都60多岁了,也一直站在最前面。当天摄像车来回不停的摄像。当一辆车缓缓地经过时,我看见有人举着摄像机对准了我们,只见曹阿姨拉拉自己的衣服,对我说:“别怕,让他拍,他保证什么也拍不上。”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发正念,但是阿姨当时强大的正念确实是她坚实修炼打下的基础。大概3点多,人群中传阅着一些红色的传单,大意是:让聚集在中南海的学员赶快离开,政府会处理,否则后果自负。当时大家都没有动心,仍然安静地站着。一会儿,只见从一辆开来的防暴车上,跳下一群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他们大概2米一个,排成一行,和学员们面对面的站着(别的地方的情况我不知道)。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看来我们应该站起来了。”循声望去,只见身后的陈阿姨慢慢的从地上站起,神情异常的坚毅和安详。再看看周围,只见我们小组的人紧紧的站在一起,大家用眼神交流着,谁也没说话。只过了一会儿,这些警察好象接到了什么命令似的,莫名其妙的离开了,一切又都归于平静。学员们的从容、祥和确实象师父所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傍晚,为了维持秩序,年轻的学员拉起手,组成了一道人墙,值勤的警察却轻松的抽着烟,有的还跟学员聊天。这时,陈阿姨的女儿找到了我们。一见到爸妈她就哭了起来,说:“你们快回去吧,听说晚上就要清场。”陈阿姨安慰她说:“没有事,你先回去吧,等问题有了结果我们马上就回家。”

晚上9点多,前面传来了好消息:“往下传,问题已圆满解决,请大家马上离开。”我们小组的人都会心地笑了。大家整理好东西,然后俩俩相继离开。

难忘“4.25”,难忘国内的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