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而被多次绑架勒索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25日】我过去浑身是病,关节炎、胃肠病、脑病集于一身,走不了路。为了强身健体,我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我受益很多,五年来没吃过一粒药,各种病都没了,身体也越来越好,成为一个健康的人。通过修炼,我也懂得了该怎样做个好人。

然而,自1999年4月25日以来,江××及其追随者罗干、曾庆红、何祚庥等利用手中权力,采取国家恐怖主义政策,动用大批国家财力人力,控制舆论工具制造谣言,诋毁、诽谤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用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非法剥夺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信仰自由。特别是1999年7月20日后,江××及其追随者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进行了法西斯式的血腥镇压。

由于亲身体验了法轮大法的种种好处,我想说句公道话,就去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来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抓了起来,和一批大法弟子一起被戴上手铐关到一个地方,呆了一个晚上,一直戴着手铐。次日被当地公安局及派出所押回看守所,戴了手铐脚镣,睡觉也戴着。恶徒还随意对我们打脸、打头、脚踢,就这样一直被折磨了7天,直到恶警从我丈夫那里勒索了10,000元钱,才放我回家。

2001年春天,我和同修第二次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再次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被公安局及派出所恶警押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七八天,这次被拘留所勒索去450元。过后,又说不满15天的期再次把我抓去非法关押13天。这期间,警察逼迫我写不再修炼的“保证书”,我坚决不服从,就是不放我走我也不写。警察看没有办法了,又从我丈夫手里勒索五六百元,才放了我。后来,“610”犯罪团伙设置强制洗脑班,镇长逼我丈夫把我送去,我坚决不去。他们就经常来骚扰,我就藏起来,后来被恶人发现了,被抬着送进了洗脑班。我不听他们的邪恶谎言,一直不睁眼不吃不喝,绝食要求放我回家。他们就强行给我灌食数次,又送我到市人民医院强制打吊针,我就拔针头,他们找来五六个恶人压着我给我打,趁他们不注意我又把针头拔下。他们看我不行了,第6天叫家里把我接回,这次又勒索去800多元所谓的“医药费”。

2001年夏天,我和一同修在讲真相时,被恶警再次绑架到市看守所。我继续绝食抗议,恶警领着八九个犯人就把我绑在铁椅子上,强行给我灌食,还把我狠狠绑在木十字架上,四肢分开,平躺在上面,一动也动不了。强行灌食多次疼得我昏死过去,他们还是不把我放下来,直到后来我大小便失禁,拉了一地,才把我送回监房。第8天,他们看我不行了,又勒索我丈夫6000多元才放我出来(他们多次向我丈夫勒索钱财的事,我直到后来才知道)。

总共被多少次非法关进拘留所、看守所我已经记不清了,被抄家多少次也记不清了,我的大法书籍、资料全部被抢走。直到现在610办公室及恶警还是三天两头来骚扰我,来的有穿警服的也有便衣,压手印、照相、逼写保证等花样繁多。家里人也跟着整天提心吊胆,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生活受到严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