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3年4月25日】自从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陆续关押许多大法弟子。2000年后期开始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无理加期,到期不放人。大法弟子本着善心向该所干部反映情况,不但得不到解决,反而被恶警、管教指使犹大和吸毒类人员严格“包夹”,无论干活、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监视,坚定的大法弟子互相之间不许说话,否则,轻者恶语谩骂,重者拳打脚踢。

在2001年下半年,不法官员专门拨钱给三大队(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在居住间、洗漱间、厕所安装监视器。因抗议恶警无故加期,全体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了决不报数、不干活、不穿号服、部分学员绝食等方式来抗议这项迫害。浦阳的大法弟子王红霞因拒绝穿号服,在2001年12月底被恶管教王玉琳(50多岁)和崔莹(20多岁)及吸毒人员强行扒光上衣。近300名法轮功学员被推入车间冻数小时。南阳大法弟子许云朴被扒得只剩胸罩和裤子也被推入管教办公室冻数小时。恶警还指使犹大强行扒衣服套号服、殴打大法弟子。在这期间何海华和王娟等败类,经常参与打骂大法弟子。

2001年底,在三大队新上任的恶警队长贾美丽、所长武宏儒、副所长周晓红及管理科长郭红岩等邪恶之徒密谋下,开始大面积地迫害全所四个大队被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上绳、用电棍电、上老虎凳等刑具。其中一大队的大法弟子丁向英被迫害了十天十夜。三大队的漯河大法弟子丁香芹被恶警所长武宏儒亲自上绳十多个小时,后又挂在木架上摔破下巴。郑州大法弟子许碧珊至今双肩仍留有绳子勒进肉里深深的伤疤。漯河的大法弟子杨秀华(64岁)两次被用刑。

三队队长贾美丽迫害恶行遭恶报,危及其家人,其妹得癌症只剩几个月的命,其儿子险些失明一只眼,贾美丽挂吊针几天。

恶警们强迫大法弟子加班加点干活,不准大法弟子学法炼功。2002年前后劳教所又安装了几个大喇叭,每天不停地诬蔑大法师父和大法。各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向劳教所反映真实情况,让恶警不要再毒害世人。恶警又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其中四队张瀚文(郑州大法弟子)向劳教所讲真相,被恶管教警戒科科长陈兰英(女,30多岁,迫害的主凶之一)指使男恶警及保安拖到劳教所办公大楼里的刑房,将其双腿打折,又上绳。炎热的夏天,张瀚文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大法的神奇力量使张瀚文恢复正常了。2002年末,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期限陆续到期了,贾美丽为了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伙同劳教所邪恶之徒利用私自印刷的诬蔑大法的所谓“考卷”来要挟大法弟子,三队的绝大多数的大法弟子拒绝答卷,都被无理加期。其中浦阳大法弟子王红霞原判劳教一年,已被加期4个月,这次因拒绝答卷又被加期6个月。陆续非法加期的已有20多个人。

2003年新年,劳教所用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专款盖了一座五层大楼,未等凉干屋内潮湿,就急于往脸上贴金,便让几个队搬了进去,其中三队规定只让带一床被子,一件内衣,三双鞋子,多一样便被扔掉。寒冷的冬天,很多人冻得睡不着觉。三队又安装了新的监控设备,据恶警陈兰英称花了1千多万元。因害怕大法弟子看经文,贾美丽和副所长胡兆霞还规定必须头朝外睡觉,副所长周晓红和管理科长郭红岩还规定不许站走廊,不许站阳台,不许进其它房间,上厕所要有时间限制,睡觉不许上门。还有吸毒犯和保安及管教经常半夜进入房间掀开被子查经文,看盘腿没有,看床卡等等。焦作大法弟子颜爱英因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把床卡拿下和不头朝外睡觉而被用刑5个小时。目前该队还准备利用各种借口迫害大法弟子。至今郑州大法弟子周红英、安阳大法弟子常喜荣仍被强制隔离洗脑(从去年10月份开始)。每天三大队的大法弟子都被超负荷干体力活。

请郑州的大法弟子齐发正念清除操控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另外空间的邪恶。

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恶人榜:

所长:武宏儒(男50岁)迫害主凶
副所长:周晓红(女30多岁)主管迫害法轮功,迫害主凶
三队队长:贾美丽(女33岁)迫害主凶
三队副队长:胡兆霞(女30多岁)迫害主凶
三队生产队长:郑玉凤 迫害主凶
三队教导员:任远芳 迫害主凶
所管理科科长:郭红岩(女40岁)迫害主凶
所警戒科科长:陈兰英(女30多岁)迫害主凶
所长助理:张秀华(女30多岁)迫害主凶
三队管教恶人榜:王囡(中队长40岁)、韩继新(中队长40多岁)、王玉琳、毛玉珍(崔莹、张慧、马兰、胡丽娜20岁左右)
三队是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的集中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