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种迫害动不了我修炼大法的心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辽宁的一位大法弟子亲身经历,并耳闻目睹了法轮功学员受到江氏集团的迫害。一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至大连金州区光明派出所后,被电击毒打的遍体鳞伤。看守所中,大法弟子被毒打,戴刑具,并被野蛮灌食。但是,种种迫害并没有动摇大法弟子真修向善的心。

我是2001年6月份到偏僻的农村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的。和我一起被抓的还有另外三位大法弟子,他们是杨丽霞,还有姓孟和姓张的大法弟子。其中姓孟的是一位男大法弟子,当时他被恶警司机和举报人拳打脚踢,并朝他的头部猛击,致使他很长时间记忆力丧失,处于昏迷状态。后被非法判一年劳教,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劳教所。

我和杨、张被非法判二年劳教,我被保外就医。杨和张被送往马三家非法劳教二年。因姓张的大法弟子抗议非法判刑,在送往的途中走脱时,摔成重伤,现已恢复。杨丽霞现在还被非法关在马三家监狱。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见到一位姓谭的大法弟子,因弘法被绑架。因拒绝在笔录上签字,被金州区光明派出所两名恶警凶残地折磨。她被呈大字型铐在窗户上。一恶警用电棍电她腋窝处。另一恶警在下面用铁哑铃砸她的双脚,使她整个双脚肿起来很高,呈青紫色,造成走路很困难。双腋窝处有四十多个青紫点,她还被两恶警拖拽着往桌子上撞,造成心窝处约二十厘米长、十厘米宽的紫色伤痕。心脏跳的厉害,全身肌肉抖动,经常吐血,恶警将她扔在牢里不管不问。大法弟子几次要求叫送医院,狱警们非但不予理睬,也不放人。

大法弟子孙兰香家住金州区登沙河镇。一天半夜乡长带领着十多个警察翻墙进到她家院子里,撬开门,闯进家,强行把孙兰香抬上车。当时她只穿着裤头和背心,恶警们衣服也不让她穿。强行把她抓走。那天晚上她丈夫不在家,只有两个很小的女儿被他们的暴行吓坏了。又惊又吓哭喊着不让他们把妈妈带走,给幼小的心灵造成很大伤害。他们破坏百姓的安宁,扰乱幸福的家庭,造成妻离子散,给亲属造成严重的心灵创伤难以弥补。

大法弟子孙平在讲真相过程中被特务盯上被抓,丈夫在外地工作,家里扔下一个不能自理的病孩子无人照顾。她本人受尽折磨,挨电棍电,拳头打。

大法弟子韩润芝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在看守所里恶警用电棍电她,看在她身上不起作用,就用电棍狠抽打她的胳膊和大腿。被打的地方很大面积呈黑紫色。面对凶残的迫害,我们的大法弟子没有被吓倒,而是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来对待这一切,忍受着痛苦的折磨,还向他们讲真相,这是常人难以做到的。

在看守所里,狱警强迫我们劳动,有时劳动时间长达十七八个小时。如拒绝劳动就强行戴上械具,是一种铁制的手和脚铐在一起的刑具(大约高40厘米,宽约30厘米的这种刑具)如大法弟子尹宝兰、孙兰香、韩桂枝,被强行带上这种械具。

我与大法弟子尹宝兰、孙兰香、韩润芝等绝食绝水的第五天,狱警刘红带领着四五个男恶警和两名膀大腰圆的男犯人来到我面前,恶警刘红指使着两名男犯上前来拖拽我去灌食,我正告它们:你们不准动!两名男犯一听立即把手缩了回去没敢动。刘红大声喊拖出去!我说,谁也不准动,男犯没敢动。恶警刘红气急败坏地拿着竹棍来抽打我,这时大法弟子马上都来到我身边,有上前阻挡竹棍,有的拖拽着我,不让他们拖走。这时我看到大法弟子尹宝兰被一瘦高个戴着眼镜的恶警抽打脸、头,从木板铺上被踹到地上。我使出全身力气不让它们拖,最后还是被他们拖去医务室,被四个恶人按在凳子上,强行把我的牙撬开,致使牙齿被撬碎一块,医生用胶管往食道里插,在往里插的过程中,挤到气管,使我喘不上气来,很长时间才缓过气来。恶警强行给我灌食后,两名男犯架着我的胳膊,拖着把我送进牢房。之后它们挨个拖着大法弟子,尹宝兰、孙兰香、韩润芝等强行灌食。我们坚持绝食绝水半个多月,在这期间,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我提出三次要去医院,它们不予理睬。我的亲属听说我的身体都这样了还不给送医院,找到所长强烈地要求送我上医院检查,并说,如出现生命危险,你们负责。它们在我的亲属施加压力下,不得不送我去医院检查。检查三项:严重心脏病、肾炎、已尿胴体。医生说:再晚来就有生命危险,叫我马上住院。我拒绝住院,就这样,亲属帮我找人办理了保外就医。

出狱后,我来到原单位要求上班,领导问: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我继续向他弘法。他说:你如继续炼我们就不让你上班。我说:谁也动不了我的心,我永远炼到底!就这样我被单位领导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