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头痛痊愈 说真话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我是一名工人,我从小就病魔缠身,我记得小的时候,晚上睡觉经常头痛的睡不着觉,白天不能和正常的同学一样去上学,长大上班的时候,必须吃上几片去痛片或者安乃近才能上班,肉体痛苦的折磨,使我对人生没有了信心。

就在1998年6月份的一天,有同事介绍我炼法轮功,我就借了一本《转法轮》,看了以后,我明白了病痛是生生世世做不好的事产生的业力所致,明白了人活着的目的是返本归真,返回真善忍的本性,我就严格按照书中的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不占别人的利益,不记恨别人,时刻记住师父讲的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的头痛消失了,几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没打一次针,作为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可是1999年7月中国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诬陷教人做好人的功法,我无法理解这种做法,我想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法轮功教我做一个善良的人,使我人心向善,在法轮功受到诬蔑时,我不能躲在家里,我要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1999年12月底,我看着无数的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走向信访办,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无数学员被非法关进监狱,被打,甚至被打死。看着大法与师父被诬陷攻击,我坐不住了,我要上北京去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是我还没到北京,就在火车站被公安发现了,把我强行绑架到了他们的办公室,接着打电话把某派出所的人和我单位的人叫来把我带回另一个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给我戴上手铐,开始全面搜身,把我身上仅有的十多块钱都拿去了,然后叫我坐在地上开始审问,他问什么我一句都不回答,急的他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叫我厂民警把我带回民警队,刚刚到了那里,队长就给了我一个嘴巴,又骂了我一顿,叫我车间主任和书记把我带到一间屋里,有专人看管,这时领导说,写保证说不炼了,不上访我就放你,我不写。他就敲诈了我8000元,找我家人交上了8000元,然后,将我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半月,回来以后我领导不让我上班。

2000年6月我又到北京上访,在北京信访办门口被绑架,把我劫持到了北京办事处,进行全面搜身后接着打电话叫我们领导来接我,接到单位后,我车间X主任把我关进一间又黑又热又脏的小屋里,里面温度高达40度,在里面都喘不过气来。

2001年3月,我单位办了一个洗脑班,不法官员强制我去洗脑,在洗脑班里,他们用谎言欺骗我,哄我,逼我写“三书”,如果不写,他们就白天晚上不让我睡觉,试图逼迫我放弃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