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回归的路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1、得法的机缘

我今年20岁,95年得法,并且是同家人一起走进修炼中的,之所以走进来无非就是因为一个字“病”。94年年末,我家唯一的一个少病的父亲也病倒了,说是重感冒引起的,但所有治病良药都吃遍了,也不见效。直到年后,固执(他向来不相信修炼之事)的父亲才让央求学法多日的母亲与我去学四舅介绍的“法轮大法”,父母多数是为了治病,而我是听四舅说了修炼“法轮功”后一些超自然的现象,才渴望早日得法的。就这样,我和母亲开始正式学功了,当学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我那老毛病的症状又出现了,(得法前我经常头晕,这种晕不是一般人的晕,它让人感觉到要失去知感,呼吸困难,周围的东西变得很模糊。跑遍医院仍不见好。)我坚持到腹前抱轮,把手放了下来,过一会儿竟感到很轻松。每天学完回家后,我便教父亲,就这样,学一天,教一天,五套功法学完了,父亲的病也彻底好了,这下父亲可是心服口服了。一有时间就打开录音机炼功。从此,我们一家人共同走上了修炼之路。

2、迷失后重返回归路

得法后,由于我太贪玩,越来越不精进,到最后甚至淡忘了法,法中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越飘越远,变得很模糊。我那时的言谈举止还不及个常人中的好人,纯粹是个挂着名的修炼者。就当我欲坠人中时,恩师慈悲点化,我方从梦中惊醒。

那是刚上初三不久的一个早晨,我像往常一样从熟睡中醒来,懒懒地动了动,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脑子中不知都想些什么。可就当我吃早饭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还夹杂着修炼之前那种头昏的感觉,当时的我痛苦、恐惧、无奈交织在一起。真是难受。我放下筷子,并没有告诉父母,因为我当时真是什么都不想听,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做。可没办法,只好硬挺着去了学校。整个上午,我那种莫名的感觉越来越强,直到中午放学的时候仍在持续着。回家吃饭时,我突然想起前晚做的梦,梦中我听见一个声音:“要想修成,必须得经过生死攸关的两大难,你愿意过吗?”虽然那时自己很不精进,但不知为什么我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现在想想,当时的选择是主元神的选择,是真实的自我,不被后天观念左右的正念。后来,我便被一种无形的意念带领着来到了一片刀锋排成的通道前,这就是第一关“上刀山”,我一点也不畏惧,非常平静地赤着脚走上了锋利的“山顶”,我感觉到很痛,但那种痛并非极其难忍。我一步步的艰难的迈着脚,最后终于走过了这第一关。再后来,我仍被那种无形的力量带领着,来到了片无边无际、放眼不能及的海边,此海的海浪卷着几丈高的火气,名为“火海”,这便是第二关“下火海”。我依旧无畏地跳了进去,只觉得浑身上下像烧焦了似的。我在里边奋力的游着,直到最后我从梦中醒来。

想起这个梦,一股热流通透全身,从修炼以来,我那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正的在修炼之中,第一次感觉到法的庄严、伟大与神圣,我当时几乎没有了对自我病的恐惧,只是深深的、无限的后悔,我后悔四年的修炼时光虚度,后悔自己的悟性太低,直到现在才刚刚醒悟。此时我感觉到了一种以往从未有过的幸福,这种幸福源于法中,带着一份祥和与美妙。我哭了,自然而然地发自心底的动了一念“我要真正的修炼”因为那时的我迷得太深,落得太远,那一念虽然很纯正,但却很模糊、隐约。所以那一念很快便被后天观念,其实就是旧势力包围住了,脑子中那些思想业又来了,经常晚上都失眠。我当时觉得很苦,不知明天会怎样,可是到了天亮,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坏,相反,却有一种强大的正念与信心。

后来,我开始渴望读大法的书。这种渴望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看,无论我内心怎么痛苦、怎么承受不住,只要看上书就像是干渴多日的人喝上了清凉的泉水。不论我看的是国外讲法、经文还是《洪吟》,只要是大法的书,我就会止不住的流泪,泪水中夹杂着无限的悔恨。但这种学法只是迫于无奈,虽无所求,但目的也不是很正,后来,当我看到《转法轮》中师父讲的这句话时,便改变了那种学法状态。师父说:“佛家讲普度众生这句话的涵义:是把你从常人最苦的状态中拿到高层次上去,永远不吃苦了,解脱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可以给你改变人生道路,也唯有修炼才能改变的”。看到这里我体悟到了做人的真正目的,那种莫名的感觉不再那么可怕了。从那时起,我便在痛苦的深渊里,慢慢找到了回家的路。我从法中悟出了许多的法理,恩师也会时常的显现出一些美妙的东西给我,渐渐的,我的“痛苦”减少了,正念越来越强了,活得很轻松,自在充实。我真正的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感到无限的幸福。

因修炼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