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51)

【明慧网2003年4月28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他辗转传来了口信

一位80多岁的老和尚,一直在偏僻山区的小庙里修行。今年初,想了解法轮功。一个大法弟子听说后,决定到山里去找这个和尚去洪法,可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和他失去了联系,一直未能成行。

前些天几个大法弟子去农村发大法真相资料,一个农村妇女得到个红包(法轮功真相资料),但她不识字,不知道资料里写了什么,于是她把资料带到了十几里外的深山,找庙里的和尚帮她看。结果,整个庙里的和尚和香客都看到了。一个香客下山后跟大法弟子讲,你们法轮功太厉害了,连那么偏僻的山上的小庙里都有你们的法轮功资料。大法弟子们明白了,因为深山庙里面有一个愿意得法的人,“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啊。师父巧妙安排,就是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啊!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给部队的人发真相

一次,我随老板到部队里去搞绿化,在部队干了一天活,部队的官兵就基本上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第二天,一开工他们就纷纷来问,我就把真相一一告诉他们,令人高兴的是他们基本上返出了善念。因为他们每天调一个排的兵给我们四个技工打小工,每天换一个排。面对这样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的一句话,“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他们甚至不用我干活,让我能够更全面的告诉他们真相,有不明白的就问,围上一层问明白后就干活,再围一层问完后再干活。就这样可把首长给吓坏了,不让他们听我说话,于是我走到首长面前和善地对他说:我让他们了解真相、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有什么错。首长哑口无言,不再管了。又一天上工时,首长见了我非常礼貌地和我打招呼。这时我的老板非常紧张的心情也踏踏实实地放下了,还说整个连队这几天之内都在看《转法轮》。共干了六天活,四个排的官兵几乎人人都返出了善念,站到了大法的一边。大法的威力又一次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改变观念去怕心,堂堂正正讲真相

1)2002年1月9日,我与父亲(不修炼,但知道大法好)坐上去北京的长途公共汽车。去千里之外的伯父家向亲人讲清真相,在车上遇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旅客,她的弟弟、妹妹来送她,我一看都穿警察服装,就想救她和她的亲人。

我想相逢就是缘,想救人的这一念抑制住了以前身上带真相资料不敢讲真相的观念和怕心。我就与她攀谈起来,谈话中得知她的弟弟妹妹在监狱中工作,不接触大法弟子。但她的姐姐在劳教所工作,而且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里面关了许多大法弟子。我就问她:“你了解法轮功吗?”我告诉她我就是大法弟子,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她说:“国家的电视台能骗人吗?”我一听就知道她对法轮功一点儿都不了解。我就向她讲法轮大法讲真、善、忍,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做事考虑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还结合自己周围功友在祛病健身方面的一些例子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反对大法会给自己带来恶果。还给她讲了中国历次政治运动很多都是错误的,最后都得平反。参与运动的人都是替罪羊。让她告诉她的姐姐不要对大法弟子行恶。后来她听明白了,我从心里为她高兴。

2)车上刚开始人不多,后来陆陆续续上来很多人,我开始跟周围讲真相。这时后面的一位男旅客说:“那你是说法轮大法好呗?”我说:“是呀”。我便走到他的身边准备跟他讲清真相,他旁边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说:“你说法轮大法好,我是搞物业管理的,法轮功把楼房的墙上都喷上法轮大法好,到处都是。”我告诉他那样做是为了让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如果你能记住会受益无穷的

这时那位好心的女旅客怕我有危险,就把我拉到座位上,不让我和他们讲,我告诉他不会有事的。大家吃完了饭,车又上路了,我心里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次讲清真相,既向车里的人讲清了真相,又堂堂正正的维护了大法。一路上有不少警察上车、下车,我一点也没怕。亲身实践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更感大法的玄奥、超常。我一路上讲真相,胆小的父亲为我捏了一把冷汗。车到站了,他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去掉争斗心,发正念救度亲人

经过九个多小时的旅程,我们来到了亲戚家。伯父是一名“老八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又到公安系统工作。有这四、五十年的党龄,作了很多思想工作,思想比较僵化。向他讲真相难度比较大,他的事业让他养成了最躁的性格,独断专制,张口就骂,举手就打,一辈子争争斗斗,落了一身的病,肝炎、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身体很差。我就从祛病健身讲起,在讲清真相中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影响他明白真相的邪恶的因素。一直聊到晚上11点多才休息,伯父有所改变,还大致的看了一下《转法轮》这本宝书。

可是第二天晚上再与他进一步讲清真相时他就与我争辩起来,他相信“无神论”对现实利益比较看重,相信金钱是万能的,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与他讲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更不想推翻政府,只是想把法轮功受迫害一事告诉世人。伯父听不进去我的话,我意识到他背后有邪恶因素控制,我就发正念清除。离开伯父家之前,我告诉伯父要多保重身体,遇事想开点。伯父双手抱拳举过头顶感谢我并说:“你放心,别看我与你争论,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这几个字,他点头笑了,我也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