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看越糊涂的一篇报导

由一篇《中国日报》的报道所引起的思考


【明慧网2003年4月28日】现在海外的华人对SARS病都是谈虎色变。我有个朋友新近从大陆移民至加拿大。她向我介绍说日前在多伦多,人人在谈SARS,人人都怕SARS。相比之下,我们大陆的中国人还陶醉在一言堂的媒体报导中,感觉形势一片大好。给父母打电话时,他们告诉我说,“中央领导很重视,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得到了控制。”后来他们告诉我说,“传染源还不清楚……”我心里很奇怪:传染源还没找到,怎么就能控制它的传播呢?不仅如此,在这一世界难题面前,更对我们国家的科技人员能达到如此突破性进展大为好奇。直至看到了这一篇《中国日报》的报道之后,才明白一二……

这是《中国日报》在4月17日的一篇报导[1]。图片所附的文字中说这是湖北省疾病防治研究所的病毒研究中心的医学专家在提取SARS病毒。粗略看来,很为图中一位研究人员专注的神情所打动。但仔细看去,发现有不解之处。然后越来越糊涂。现分析如下。

1)安全因素。大家都知道,SARS通过病毒传播,传染性强,致病率高。在美国,一般需要Biosafety Level 3(BL3)实验设备方可进行SARS研究[2]。尤其提取病毒更是如此(稍大规模的研究则需要BL4的实验设备)。BL3的要求条件很高[3]。(相比之下,导致艾滋病的HIV病毒研究也只是需要BL2实验设备。)我在美国读博士期间,因为涉及到研究结核病菌(TB,tuberculosis),曾接受过BL3的培训,并到课题合作者所在大学的BL3实验室工作过一段时间(因我所在的大学没有BL3设施)。我记得当时工作室至少有两道门。中间要带手套(必要时双层手套),穿防护衣,带口罩及防护眼镜。为保险起见,鞋子外面还要套上防护鞋。而涉及到病原体的实验则必须在隔离的通风橱中进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确保病原体不会扩散。对我进行培训的人员介绍说,上述哪一点没做到,都可能会出问题。

而当我看到这份《中国日报》的报道时,不禁疑团重重:实验不象是在通风橱中进行的;研究人员除穿常见的白大褂及口罩外,没有防护眼镜;更令人诧异的是,两位研究人员都没带手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且不说,后边站得很近的一位领导模样的人体,除穿白大褂外,也无任何其它防护措施。

值得注意,这些漏掉了的手套等防护措施是最基本的,每个实验室必备的,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

2)仪器操作。我从事生化及医学实验多年,从未见过在转移样品时,象图中所示的那样由两个人来共同操作。这样做,不仅费劲别扭,而且容易出错,如样品污染或溅出。所以图中所示很是古怪。不仅如此,其中一位握移液管的姿势不当,而且差之甚远。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欠妥之处,如桌面不净,样品容器摆放散乱。而这些都极容易造成样品污染,且均为一般入门的常识性的问题。

病毒研究中心的医学专家竟然这样缺乏最基本的常识,却还敢去提取当今世上头号的SARS病毒,真是咄咄怪事?!

想来此报导有几种可能性:

1)鱼目混珠。为了响应号召,表现咱们的科研人员也在研究SARS,随便找别人来凑数。只是我们的科研人员连最基本的常识都缺乏,别说SARS,一般的疾病病原体恐怕做起来都是很难的,真让人心寒。而且堂堂的《中国日报》竟然在SARS这么一件大事上如此欺骗,那别的报导还有什么叫人可信的呢?!

2)图片属实。这可真的令人揪心了。科技人员知道是SARS病毒还是如此轻率对待,如果是出于条件有限的话,要说连双手套都没有,不大可能。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科技人员不知SARS的危害有多大。早听说大陆官方控制的报导有意淡化SARS,欺骗误导百姓。而且故意把SARS这一可怕的新事物与早已有之且有方可寻的“非典型肺炎”混淆。如果连科研人员因此都不知实情的话,难怪会传播这样快!倘真如此,真是我们民族的悲哀,全世界的悲哀。

(注:完稿之际,见报导中说今年三月初将SARS病传入香港的竟是广州中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的一位教授[4]。他是因为给一位SARS病患者进行诊治时染上此病的。本文猜测不幸言中。事已至此,我们报纸上读到的,电视上看到的,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是要清醒了。)

参考资料
1.http://www1.chinadaily.com.cn/pn/2003-04-17/112474.html
2.http://www.health.ri.gov/disease/communicable/sars/han24.htm
3.http://www-ehs.ucsd.edu/bio/biobk/bio21.htm
4.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3/4/22/21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