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个受迫害家庭之一:一家三代家破人亡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今年56岁,河南大法弟子,是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身患多种疾病,长期处于病痛之中,不但在经济上而且从精神上都在忍受极大的痛苦。我有幸于96年12月份喜得大法,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从此我身体健康,多种疾病不药自愈,从精神上得到极大的改善,心中的欣喜真是无从言表。法轮大法使我找到了人生返本归真之路,使我能够成为好人,更好的人!

江犯这个心胸狭窄的邪恶之徒,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手制造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4.25”后,我家被当地派出所闯入6人,翻箱倒柜,把师父的照片、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录象带、炼功带、大法简介等全部搜走,并命令从今天开始不准再炼法轮功,宣称这是上级指示,并且把这个大院的每个炼功学员的家都抄了一遍。

99年7月25日我遵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北京去上访,以我自己亲身感受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北京站就被恶警抓住送到驻京办,在那里被看管,剥夺了人身自由,每天生活费要交80元,后押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我一个月。就因为我去了一趟北京,它们就威胁我:再去北京就劳教你!在派出所的几天中,孩子的姑姑来派出所哭诉说:她因我上北京也受到了牵连,为此而气的头痛,住院治疗一个多月。

2000年4月25日的前几天,因我不放弃修炼被派出所又抓进市看守所关了一个月零三天。每到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我的家就成了派出所抄家抢劫的目标,甚至连买菜也被人跟踪。

为了向政府反映我们受到的不公正待遇。2000年10月份我再次来到北京,在马路上正走着被北京610歹徒抓上车送到派出所,后又转到驻京办。在那里每天要交120元的生活费。我为了抵制迫害,就绝食抗议。等到单位来人接时住了9天,他们蛮横地向单位收1080元,当时单位效益不好,出差报销都很困难,单位来的人气的不行,也没有办法。接着他们把我押送回本市派出所。为了抵制邪恶对我的迫害,我有家不能回,从此便流离失所。就这样他们还不放过,经常到亲戚家骚扰,找到我娘家,威逼家人把我交出来,我的亲人说我们一年多来就没有见过面,一点消息也没有咋交人。他们就命令家人去找,家人回答说这么大的中国怎么去找!

在外流离失所,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在外租房,也经常遭到恶警的骚扰,把房间翻了一遍,没找到什么他们所谓的把柄,就告诉房东说:不许把房子租给法轮功学员住,否则重重的罚款。有一次遇上全市大搜捕,房东的邻居因为住了一个法轮功学员被抓而罚款2万元,房东害怕就不让我再租住了。就这样三九寒天,冰天雪地,我漂泊在外,连临时住所也没有。就这样我度过多少个这样的日日夜夜啊!我背诵着师父的经文“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坚持做着讲清真相,救渡众生的神圣工作。

有次我想回家看看,从外地回来,还没到家,就遇上一位同事,他见我就说:“你要回家呀!可别回,听说上边有密令,还要抓人,要办洗脑班,你赶快走吧!”我有家不能回。后来听说我母亲因思念过度含泪而逝。

我的单位把我被迫害的经历歪曲事实,编造歪理,到处散布,在XX厂召开职工大会,在会上宣讲什么法轮功学员炼功不要家了,对大法栽赃陷害。谁不想有一个温暖的家?谁不想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过日子?这都是因为江XX这个当权小人及610对我的残酷迫害所造成的,它对我及我的家庭和亲属所造成的极大痛苦是无法弥补的。

我的小儿子刚上了一个月的班,有一天去朋友家玩,也被绑架,因不说大法坏话,就被非法关押了一年7个月,直到2003年春节才被放出来。

我一家四口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听说我丈夫终日处在恐吓骚扰之中,白天不敢在家呆,一有敲门声就心惊肉跳。在那些数不清的敏感日子里总有恶警、公安局、单位政保等来骚扰、抄家,这是怎样的一种日子啊!

2000年11月份,我流落到郑州,被蹲坑的中原分局抓去,由于我不报身份、姓名、住址被关到拘留所,在那里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坚持了11天,他们用插管子等方法给我灌食摧残4次,最后我昏迷不醒,被送到医院抢救。在医院几天,苏醒过来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走出来,又加入到讲清真相、救渡众生的洪流中去。

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个好人,就时时受到被抓被打的威胁,处处都被笼罩在恐怖之中,有时一天吃一顿饭,有时从地上拣别人扔掉的馒头。当春节来临万家灯火、亲人团聚之时,我却在外流浪,我曾因没住处而在寒冷的冬夜独自在外到天明,3年来我就是这样过来的。

这也只是亿万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一个缩影,我的家庭也只是遭受残酷迫害的千万个家庭之一,我强烈控诉江XX及其610邪恶组织!还人间正义,还世间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