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2003年4月3日】我于1996年5月得法。得法前因婆婆和嫂子经常和我打架,天天勾心斗角,经济上我一贫如洗,怀抱着不满周岁的儿子,经济上和物质上的双重磨难,使我原来110斤的体重下降到了不足90斤,精神上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得法后,短短3~4个月,面黄肌瘦的我变得白里透红,精神愉快,精力充沛。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获得了新生,谁知1999年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在全国展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我也不例外。

1999年7.20,我带着5岁的儿子进京上访被公安截住,无理扣押一晚上后,第二天被镇政府人员带回镇上,从此我便失去了人身自由,每天要准时到派出所报到,不准到外地进货。白天,镇政府派专门人员跟踪;晚上睡觉,他们就在院子里或大门口盯梢。每到敏感日他们就半夜砸开门进屋检查我是否在家。

1999年9月我和其它一些大法弟子在镇财政所非法关押8天。关押期间,白天挨政府官员的辱骂;晚上不准回家,睡在财政所的桌子或板凳上。后来被强行写“保证书”,并交押金2000元后才放人。

1999年11月27日,我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在派出所大院被罚站一天,傍晚又被戴上手铐,在警车上被游街后,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强行写“保证书”,被象犯人一样拘留31天并交罚款6000元后才放人。非法拘留期间,5岁的儿子如同没娘的孩子一样,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丈夫和亲人受到了精神上的痛苦和经济上的压力,自己的生意更是受到了很大损失。

2001年阴历4月13日,我娘家的父母因在家集体学法被市公安局非法拘捕。4月17日,即父母被非法拘捕后第三天下午,我和姐姐、妹妹正在干活,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里面坐着5,6个镇上的人,其中一个当官的说:“你们姐妹三到医院,你们的父母住了院。”我和姐姐马上想到父母可能被看守所打得太厉害。我俩上了车(妹妹因孩子太小没去),谁知面包车没拉我们去医院,而是去了镇政府。一进大院,十几辆汽车一字排开,大院里站满了警察和镇委人员,严阵以待的架式。我俩下车向大门口走去,各自被两人架着胳膊到了一间镇办公室,被八九个人看着。去厕所也有两个人跟着。我问其中一个女的:“你们到底要把我们拉到哪儿?”她说:“拉到转化班上去。你们的父母不转化,让你俩劝劝他们。”一小时后我俩被带上车,十几辆汽车在后面跟着直奔县城,到了县城没去医院,也没去“转化班”,而是奔向通往市中心的路。出了县城我和姐姐问:“你们要把我们绑架到哪儿去?”他们说:“不用急,5分钟就到了,你们也就知道去哪儿啦。”不一会儿,车子拐向了火化厂,我可怜的姐姐还不知道是火化厂,以为是“转化班”。

到了火化厂,院子里停满了警车,站满了警察,偌大的火化厂见不到一个闲杂人员,只有警车、警察和政府人员,火化厂被全部戒严。我俩被叫到火化厂办公室,一进屋发现我姐夫早已等在哪儿,表情非常难看,内心充满了恐惧。难怪我们一下午没联系上他,原来他早已被他们叫去并没收了他的手机。不一会儿,我哥哥和二舅也被他们叫来了。我家成员基本到齐后,公安局宣布说我妈在看守所心脏病突发而死亡,因气温很高,必须立时火化,我父亲现在血压很高220,随时也有生命危险。宣布完后,我和姐姐抗议:“我母亲没有病。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立即释放被关押的父亲。”公安局的人说第二天就放我父亲回家,然后让家属看遗体。

他们早给母亲从头到脚换好了寿衣,头发被剪成了光头,大概是死后剪的,因后脑勺没剪着,头顶部有很多麦粒大的红斑,最大的和玉米粒大。原来红光满面,体态很胖的母亲瘦了很多,脸上发紫,并且汗洇洇的。因公安局的人看着我们,又给她马上穿好了衣服,身上有没有伤,我们没能看到。原来白白胖胖、身体健壮的母亲就被这样强行秘密火化了。火化完后,已是晚上7~8点钟,所有的警车和镇委官员又拉着我们和母亲的骨灰盒送回家。乡亲们看着长长的车队排满了大街,以为母亲回来了,都来看她,没想到一进屋门看到的是一个骨灰盒:天啊,怎么会是这样,三天前从这间屋子里走出去一个看上去只有50岁(实际年龄62岁)白白胖胖、健康和善的大活人,三天后却烧成了骨灰装进了盒子。

当天晚上大部分车走了,留下了两辆车停在大队办公室门口,公安和镇上的人在里面。第二天镇上的歹徒就催着我们赶快入葬。我们坚持按照当地的风俗等5天,即4月20日出殡。公安部在火化厂当众说第二天即4月18日放我父亲回家,可是到了4月20日中午了,我们还没见到父亲的踪影。午饭后,母亲的骨灰盒就要入土了,还是不见父亲回家。情急之下,我大声说:“不放我父亲回家,母亲的骨灰盒不能入土。”歹徒骗我们说:父亲已经回来了,在镇上,为了父亲的身体着想,暂时不让他回家,等出了殡再回家。我们信以为真,就把母亲安葬了。

4月21日,我的哥哥因打击太大得了精神分裂症,不久后住进了精神病医院,我的弟弟在外地上大学也因此受到牵连。顷刻间家破人亡,人财两空。我们全家共被勒索罚款2万多元,父亲又被抄家,现已身无分文。母亲去世35天后,我们姐妹三人和父亲又被强迫送到镇610洗脑班非法关押7天,强迫洗脑。

一个社会,如此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它究竟去向何方?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