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法弟子自述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自98年修炼法轮功以来,我身上原来的疾病都好了,精神也特别好,与亲人和睦相处。丈夫下岗后,我们开办了木器厂(原来开过游艺厅,后来觉得损害青少年的健康,就停业了)。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常常想着别人,与周围邻里关系特别好,从不与人计较名利,也得到了人们的一致好评。

恶梦一样的99.7.20来了,恶人开始打压法轮功。搜书,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非法关押……当时,我和不满周岁的孩子被非法拘禁三天三夜,不让回家。派出所公安局经常非法监听电话,监视住宅,不让我与其他炼功人接触。剥夺了我的信仰自由,剥夺了我做好人的权利,似有天塌之势。

家人因为害怕,不让我炼功。但我深知大法好,始终没有放弃。2001年,我去一同修家时,被警察盯梢,将我绑架,他们对我非法审讯、折磨,整整两天两夜没让合眼,恶警轮番审讯我,无端打骂、侮辱我的人格,最后,我被打得昏死过去,人事不知,警察怕承担责任,怕死人才不再折磨我。之后,把我非法关进牢房。并非法判了我一年劳动教养。

2001年底,他们又将我劫持到戒毒所,对我残酷洗脑,强迫我写所谓的“三书”,我由于想家、惦念不到三岁的女儿,就顺着恶警的诱骗向他们妥协了。我放弃修炼后,健康情况极度恶化,血压低压比正常人高压还高,心脏、妇科、膀胱等出现严重的疾病状态,大小便失禁,被迫害得处于死亡边缘。

后来,我渐渐悟到了,那些所谓的转化言论,都是流氓式的谎言。修炼,做好人没有错,所以我当机立断,于5月告诉恶人们,我写的那些所谓的“保证书”等全部作废,我还修炼。

之后的一周里,我的身体出现奇迹般的变化,浮肿消失、心律正常、大小便正常。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再次从地狱里爬了出来。我清醒后,当局不让家人接见我,我丈夫千里迢迢去两回都没见到我。

除了对我的迫害,在哈戒毒所还有更残酷的迫害方式,例如,强迫坚定的大法弟子坐“老虎凳”、“上龙床”、“支棍”、“溜镣”等,克扣饭菜、伙食费用,辱骂等更是随处可见。

我期满回来后,女儿都不认识我了,不知道叫妈妈。当地没有单位敢录用我,丈夫由于自己在家,生活无人照顾,生了病,孩子太小,所以我被迫外出打工。当地不法官员不让我走,非法扣留了我的身份证,出门还得向它们请假、申请,当地不法官员还经常打电话骚扰,威胁要把我绑架回去等,这就是几年来发生在我身上的迫害事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