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法弟子被当地恶徒毒打勒索


【明慧网2003年4月5日】我98年开始炼法轮大法。大法遭恶人迫害后,我被当地政府列入黑名单之内。

2000年正月一天下午3点多钟,恶警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我家,没任何理由张口就要2000元,并威胁如不交此款,当晚带我到洗脑班。直到9点多我丈夫及家人才借了一张2000元存单交给了他们,他们才走。

6天后,恶警把我骗到当地政府。去了以后才知道是被绑架到了洗脑班。我被非法关押了七天。2月2日的晚上,刽子手对所有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下了毒手,用皮带抽学员,扳着脚坐在地面上不准动,严刑拷打,皮带抽断了,木棍也打断了,不法恶人还逼迫学员骂大法老师,放弃修炼。如不服从,继续毒打,不让回家。我也遭到迫害。

出了洗脑班后,我失去了人身自由,无论干什么、走到哪里都有人监视,它们逼迫我按时向当地政府汇报一举一动,严重扰乱了我的正常生活。

2000年腊月的一个下午,派出所警察把我骗到派出所,指导员对我进行威胁后,第二天下午,把我转移到当地政府洗脑班,凶犯不问青红皂白,让我坐在地上轮班对我猛踢。它们狠狠地扇我的脸,我说了一句抗议的话,它们就恼羞成怒,又对我毒打,让我伸直腿手扳着脚不准动,一动就打。第二天早上,它们把我拖到办公室,进行刑讯逼供,威逼我和丈夫交10000元罚款,说我在集市上说“法轮大法好”,还“串联”其他学员上北京。他们因没有任何证据,最后放我回家了。

2001年正月,派出所四个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所长先对我非法审讯,上来就扇了两耳光,对我进行连续三天三夜的拷打,刽子手用皮鞋踢我的脸。揪起头发朝上转,用绳子抽、用脚踢,猛扇我的脸,不让我睡觉,它们硬逼着我承认“串联”。它们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我秘密非法关押一个月。我兜里不到200元的钱被它们抢走,我还被它们敲诈10800元。一直到正月底,它们又把我投入洗脑班,逼我写“悔过书、保证书”,逼迫进行体力劳动,如不按时报到,每一分钟就罚款50元。有一次,“610”的头子硬说我没请假,带了几个暴徒闯进我家,拿走了录音机。

2002年4月份的一天清早,在大门锁着的情况下,恶警翻墙把我非法绑架到当地政府再次进行洗脑,非法关押七八天,逼迫家人交洗脑费300元后才放人。大概6月份,“610”歹徒指使恶人又一次把我抓进洗脑班,诬蔑大法弟子,并威胁“要在精神上搞垮,在经济上永不翻身”,再一次逼迫家人交保证金3000元,不交钱就非法判刑。中共“十六大”的前几天,他们又无故把我们非法关押在“610”办公室十六七天。在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法正常生活,总共被诈骗钱财16000多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