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法弟子所遭受的非法关押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5日】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得到了康复,道德修养得到了提高,从此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使自己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我的家被抄,所有的大法书以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被强行抄走,我也从此失去了修炼大法的自由。为了向政府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本着对社会负责的态度,我于1999年冬月18日依法进京上访。走到火车站时,被恶警发现,强行带到办事处,火车票被没收。当晚又被市公安押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四天,因我们用绝食的方法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和迫害,于第4天的晚上才被释放。

只因我修炼法轮功,被“610”恐怖组织列入了黑名单,因此在1999年的12月,被非法抓进派出所关押了七天。在这七天里,恶警经常进入关押我们的房间,看哪个大法弟子不顺眼就拳打脚踢,辱骂我们更是家常便饭。被释放回家后我常想;宪法给予了我健康的权利,也给予了我信仰的自由,我炼法轮功是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我信仰法轮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这都符合宪法和社会公德,没有错,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让我们修炼法轮功呢?难道好人多了对国家有害吗?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有这个义务也有这个权利对国家、对社会负责,这也是每个公民应有的责任。于是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于2000年正月依法再次进京上访。用我们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健康的亲身体会,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是,我们却遭到非法的抓捕、关押。我们每个人所带的钱全被搜走,没有任何手续。然后被押送回原籍派出所,非法关押了我们四十二天,并被罚款一千元。

在这四十二天里,我们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十几个人吃饭喝水、大小便都在这不到十几平方的留置室里。虽然这样,我们没有半点怨恨,仍然用和善的语气向狱警讲明大法的真实情况,可是得到的却是嘲笑、辱骂和变本加厉的惩罚。不给我们水喝,连凉水也不给我们喝。每天早晨都得给他们扫地,打扫卫生,如果赶上下雪天,还得给他们扫雪。干完活马上被关进留置室。

在2000年的这一年里,我先后被关押了五、六次,有的大法弟子被关押了九次。我记得在六月份,我们又被非法从家里抓走,十几个男女大法弟子被关押在一个房间里。在那炎热的夏天,门窗被紧紧地关闭,透不进一丝风来,我们闷热的几乎喘不过气。即便这样,恶人也没有放过我们,经常进来打骂。有一次,有一个女大法弟子被暴徒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当时就被撞的奄奄一息。见到这种情景,我们就喊“打好人犯法,修真善忍没有错”进行抗议,可他们仍不顾大法弟子的死活,一手抓住胳膊,一手抓住头发继续朝墙上、门上撞,门被撞破了,这位大法弟子也被撞的昏死过去。当她醒来时,却被邪恶之徒送进了劳教所。

2001年正月,我再次被610恐怖组织关进洗脑班,由于受不了恶毒的迫害,在高压下,违心地写了“三书”,给大法抹黑[注]。至今想起这事,我很后悔,令我痛心疾首。2002年2月,我又被非法抄家,并被强行送到洗脑班,关押了六十五天。在这六十五天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吃尽了苦头,有时说一句大法好的话,就被十几个恶徒围着殴打,有的被打的嘴里、鼻子里都淌着大量的血块。只要不写“决裂书”,十几个恶徒就围着折磨,不让睡觉,面壁而站。有很多学员被打的大小便失禁。连续十几天不让睡觉,有的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时间得不到睡眠,完全处于恍惚的状态,大脑失去了知觉,在恶徒的折磨和欺骗下,恍惚地写了“决裂书”,这样才让学员睡觉。等学员醒来,知道了自己在大脑失去知觉的情况下的所为后,马上声明写的“决裂书”作废,这时,恶徒又开始无休止地折磨学员……

我修炼法轮大法只想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没想到却遭到残酷的迫害。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做好人犯了哪条法律,为什么江氏流氓集团非要打击做好人的人?我相信历史是公正的,她将证实——迫害善的,就一定是邪恶的。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