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退休女教师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4月9日】我于96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按师父书中讲的做,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学法、修心、炼功,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半年内,困扰我四十多年的心脏病、气火病好了,其余十多种病也好了。我由一个萎靡不振的人变成了一个精力旺盛、身心健康、性格开朗、豁达的人。邻里都说我变了,变年轻了,变精神了,变和善了。

我知道这是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大法好啊!可是99年7.20开始,江贼出于妒忌心,开始对全国大法弟子进行残酷镇压,大批弟子被非法逮捕、关押、判刑、坐牢。在家的学员也被便衣盯梢、电话监控,行动受到了限制,没有自由,还不准炼功(在家炼也不准)。我们县广播电视台还搞什么“有奖举报”。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和部分同修于2000年1月17日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我们想到信访办去说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对国家、对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们的正义举动却被视为违法。18日下午市“驻京办”在我们快到北京时劫持了我们,当即没收了身份证,押到办事处,通知公安来接。19日上午公安到达,下午逐个搜身,搜走了我们随身带的全部钱物。晚11点多,把我们押上了返回的车。21号回到当地,把我们关进了第一看守所,并宣布刑拘。刑拘期间,反复提审,追查组织者是谁?去干什么?我们说我们没人组织,想去信访办说句公道话,也有罪吗?公安问不出什么,但又不愿意放人,就暗示家人保释。我于27日晚被儿女们用两万元重金取保候审。

3月初开始了对我的“审查”。一天市委宣传部、教委、学校等5人把我叫到三楼办公室,先进行轮番攻击后,再叫我在一个打印好的诬陷材料上签字,我不从。他们就要挟、恐吓,我也不怕,跑出了办公室,不听他们的胡言乱语。他们就让我老伴代我签了字。事后我对老伴说:你这是在助纣为虐,在干坏事呀!不几天开学了,市委宣传部、教委在学校四楼大办公室召开了全校党员会议,讨论对我的处分。他们要我先检讨。我检讨什么呢?我没错,更无罪,向谁检讨?于是他们就群起而攻。我告诉他们:我没错。结果他们开除了我的党籍。

2000年7月18—23日,是所谓的“敏感日”,分片办所谓的学习班(洗脑班),我和五位同修在城东办事处参加所谓的学习,恶人想强行转变我们的观念,没有达到目的。见我们越来越坚定,不到5天“学习班”就草草收场了。

2001年1月19日,学校一行十多人到我家对我宣布:从今天起,不能出门,不准与人来往,家务事(指出门买菜等)由家人代做。还派专人看守大门。这显然是软禁,侵犯人权的做法。20日晚约12点,三公安闯入我家,强行搜查,搜走了我的宝书《转法轮》。后将我带到东城派出所,盘查后要送一看守所关押。被大女婿担保,才于晚三点左右回家。21日晚11点多,市委宣传部、教委、学校等十余人从家里将我强行送到了所谓的法制学习班(洗脑班)——第二看守所,在这里非法拘禁了四个月,受到非法的待遇:吃的是霉米饭,臭得难闻的腌萝卜,喝的是烂盐菜汤,每天伙食费不足1元,却要收5元的高价。还强迫每人交一千元的“学习费”。这期间恶警天天逼着我们背叛信仰。我不配合邪恶,它们说我态度强硬,是“典型”,要送去劳教,就到我家找“证据”,强令我老伴做笔录。最后“证据”不足,阴谋没能得逞,就要挟我的儿女们交罚款,说不交罚款你妈就得去劳教,还叫绝对保密,不让我知道。听老伴说,这次至少交了5000元罚款。事后儿子也说:不交钱你就出不来,现在还在里面呆着。

这三年多来,每逢“敏感日”恶警不是上门,就是电话骚扰,弄得家人提心吊胆。真是:邪恶不除,国无宁日,家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