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瘫痪病人自述:修炼数月重行路 上访受尽牢狱苦


【明慧网2003年5月11日】我曾是一个瘫痪十年多的人,并且从头到脚患有多种疾病,十分痛苦,我是伴随着眼泪、病痛的折磨和煎熬,难以生存,可是又舍不得扔下我的两个孩子,我生不得,死不能,痛苦不堪,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多次想过寻短见。

正在这时我遇到了法轮大法,开始我是抱着治病的心理走进炼功的。然而当我看到《转法轮》这本书时,我感到真是太好了,原来是修炼“真善忍”大法的,书里面讲了怎样叫人做一个好人的真理,也讲出了许多科学知识,这博大精深的内涵折服人心,我学着、炼着,感到十分的惊讶!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在不知不觉的恢复着,仅在短短的8个月中,我又重新站起来了,我激动万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了我身心的健康,使我对生活又充满了信心。

哪知从1999年7.20开始天都要塌下来了,××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劈头盖脸的打压凶猛而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控制着报纸、电视等所有的舆论工具都在捏造事实、造谣生事、编造假经文,诬陷我们的师父和大法,不许我们开口讲话。紧接着江××开始调动着全国的公安警察非法抓人,不讲法律,没有凭证的非法抄家,无论白天黑夜不时的到修炼者的家里横冲直闯、大吵大骂,还无比野蛮的动手打人,搅的我们不得安宁,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我们一次次的因炼法轮功被抓,抓去后,恶徒就用各种恶语伤害我们,用各种残酷的手段和刑具折磨我们,江××还下达邪恶命令,往死里打。当我们问道: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做了什么坏事,我们只是为了做一个好人。他们却回答说:我们没有办法,是上面让我们这样干的,我们如果不照着做,就要扣工资,掉饭碗,掉官,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做。于是我们就想亲自找到政府官员心平气和的谈谈,我们只想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修炼的人,只想做一个好人,请政府不要这样对待我们。

可是各级官员、上访办公室根本就不接待我们,各级的大门都不准我们进,等待我们的却是更凶残的抓、打压,被抓后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都搜去装在他们自己的腰包里。在凶残的打压下,全国被打死很多的大法弟子,有的被送进精神病院,有的被打伤打残。我也多次被抓,被恶人用橡皮棍抽,揪着我的头发来回往墙上撞,两个公安轮流抽我的嘴,手打疼了就用硬壳本子打,砍我的鼻梁,数不清砍了多少下,还不放松,就用手掐着我的嘴用力的撕扭,还用警棍打,棍子都打断了。还用板子的棱角砍我的脚,两只脚被砍得变了颜色,肿了起来,还砍出一块高高的骨头,又接着用板子打我的头,铲着我的脖子使我喘不过气来,我的脚好长一段时间不能穿鞋。后来恶警又把我送进劳教所,判刑3年。进去后,在它们的严格压制下,不准我们随便见面、说话,因为我们要求炼功、要求放人,劳教所的全体干警拿着电棒、棍子气势汹汹的就对我们进行毒打,大吵大骂。因我们炼功,把我们有的人打得头破血流。体罚、用各种手段对我们进行强迫洗脑,只要不放弃修炼,就一直折腾,不让睡觉,直到妥协为止,强迫写“三书”,叫我们骂大法骂师父,不符合它们标准的就得一直写,写完了,就逼着写认识,写“批斗”,不会写的强迫写,不符合标准的就得挨批。白天紧张的干一天活,晚上就要遭受这样的洗脑折磨,紧张的我们非常痛苦。由于长期的紧张和迫害,我们很多人的身体被拖垮了,我也因长期的紧张过度和折磨,而受不了了,一天天的消瘦,几次晕过去,不能吃饭,不能干活,最后到了严重的地步了,才把我送到医院去检查,劳教所不敢留了就把我送回了家,回家后还得受监督。

我想问一问: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我们是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不做坏事,要做好人。我们也是社会上的一个合法公民,可是江××对我们不讲法律,实行恶劣的摧残和镇压,侵犯了我们信仰自由的权利。在这样的高压迫害下,造成了多少家庭的破裂,母子的分离,工作的丢失,生活危机,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过着苦难的日子。

我们要求联合国能够关注此事,把江泽民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诬陷我们的师父和法轮大法,停止迫害大法修炼者,要求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我们一个应有的合法的权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