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遭到的毒打和折磨


【明慧网2003年5月11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一直坚持修炼。2001年11月12日因讲真相,被恶警抓走,被非法判1年劳教。当天恶警把我送到拘留所,当时里边的环境非常不好,晚上睡觉很多人在一起每个人都立着身子,象刀鱼式的排在一起,头朝在两头,睡觉时,值班的恶警一个一个用脚踩,挤在一起,可是值班的和班头们睡很大的地方,他们上下盖很厚的被子,我都盖不上被,露着睡。吃的是玉米饼子,一个人一个小的,吃不饱。可是他们吃的很多,撑的直放屁,值班的竟上我们头上放屁,真坏呀!屋里特别冷,在睡觉时让大法弟子每人被窝里放一瓶凉水给他们暖热。早晨起来不热就打我们。这样在那里30多天,12月19日又把我送到劳教所。那里更邪恶,坏人做的坏事太多了,都说不完。

三月份严打时打得太狠了,上午第一个就是石同修,是个农民,他不识字,就把他叫到管教室里,打得脸象个大汽球一样,然后把他领到各个监舍,让他骂大法,骂老师,说不炼了,多邪恶呀!

下午就轮到我了,把我拉到管教室里,这时上来一帮恶人打我,有十多个恶警打我,也是打脸,我一看就明白了,还想把我打成石同修那样,可是打了一阵子,我的脸一点没有变样,这时恶警心里着急了,把我打了很长时间,打倒了好几次,拉起来再打,我的脸还是没变样,他们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们又用电棍打我,电棍电我,我也不觉得痛,我心中暗想:这还是师父在保护我。打我的管教也着急了,这歹徒总是皱着眉头,好象是电棍不好使了?把我打了好大一会,又问我炼不炼?我说:“炼!”这样连续几次这样问我,我总是说:“炼!”队长说:“好好,把他搁在小号里去。”他们好象没听见似的。最后他又说把我搁在小号里,这时有一个人把我领出来,给我洗脸上的血,送回舍里没有上小号。

到了晚上舍里又来运动了,舍长让我头顶着墙撅着,背着手。撅了好长时间。后来又让我坐小板凳,这可坏了,不让我撅了,让别人撅了,还象我那样撅着,这时恶警就开始打大法弟子,一边打一边让写保证书。用木棒打、皮带抽,打了一晚上,就这样我们坐小板凳,坐了五、六天。打我时没觉得痛,能忍。但打同修们我就受不了啦,比打我痛得多。还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打死了。恶人用木棒子打腰,几个人轮着打,最后打得吐黑水。王同修被打得昏迷不醒。许同修全身都肿起来了,舍长还骂他,有一两个月他病的实在不行了,就让他家接走了,他家没有别人,只有一个妹妹把他接回家。我们同修被打坏的可多啦!都不能动了。有时瘦得皮包骨。有的肿得全身出水。这恶毒的折磨,不知为什么把我们好人这样狠心的对待,真正的坏人都在里边享福,好象养老院似的,每天都有人伺候,比高干太爷的享受都高。叫我看教养所是坏人的学习班专门做坏事,他们还互相交流做坏事的路子,一般的人在里面都学坏了。

现在的人类败坏到这种程度,这么邪恶。我们大法弟子要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把江××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