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上访讲真话被街办书记指使打手强灌屎尿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我于1996年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20以后,我们地区成了邪恶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下边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把迫害真相揭露出来,让世人看清江氏集团邪恶的本质。

99年7月江××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全国上下乌云蔽日,布满恐怖。从各级政府到单位层层迫使法轮功学员表态过关,放弃信仰。当时我想不到政府会弄虚作假,看不清江××的邪恶,只是凭着对政府的信任,实事求是地向上级反映自己的真实思想:法轮功是千年难遇的好功法及自己炼功后身心的受益。

99年7月,我进京上访,被公安劫持到派出所。随后被非法监禁在一所学校7天,24小时不让离开学校,无任何人身自由,被勒索1500元。

99年9月,我被街办的恶徒折磨,逼迫我写“保证书”,逼我交大法书,由街办党委书记指挥,副书记参与迫害。我又被罚款2000元,母亲投亲告友东凑西借,才凑足2000元,把我接回家。

99年12月,我和四功友一同去北京上访,被关在北京公安分局。在那里,我们五人因拒绝回答恶警的审讯,被用竹板打得手疼痛难忍。转到市驻京办,我们被分别反铐在驻京办后院的一根铁柱子上,呆了一下午,又冷又饿,到晚上遭到四五个粗壮的邪恶打手的拳打脚踢,逼我们说出姓名地址。其中一打手用硬皮鞋对我脸踢来踢去,把我的头往铁柱子上来回撞,当时只觉得眼冒金星、头昏脑胀。半小时后,被带到驻京办前院,被女恶警关在厕所搜身,并因我说“法轮功好,还炼”就对我胸口肩部猛打,后来被一恶警用竹竿打手,手被打得肿起来。

1月1日我又被拉回当地街办,和早已因进京上访被关在这里的3名功友一起被扒去棉衣、鞋,绑在树上。恶人党委书记赵X亲自指挥,有人听到赵X极其邪恶、流氓地对打手说:“你们准备好,给他们灌屎灌尿,放上草药,就用你们的尿就行。”到晚上,赵X指使打手把街办关押的30多名大法学员强行拉来,在院子里排好队站好,叫他们看着怎么收拾我们。然后把我们8名进京上访的功友重新用胶带捆绑手和腿,使身体捆成一直棍,逼着跪在地上。灭绝人性的赵X等将屎尿装进矿泉水瓶里,对打手说:“他们不是上北京上访吗,不是继续炼功吗,给他们一人灌一瓶。”有十几个打手连撕带打,拳打脚踢,强行灌,功友们挣扎着,非常痛苦地叫喊着,弄得身上全是屎尿。轮到给我灌,暴徒们七手八脚,又是拽头发,又是捏着鼻子,使劲给我灌,憋得我喘不上气来,灌到鼻子里,灌得全身上都是。我咬紧牙,坚决不让他们灌进去,两眼流泪,难受得直吐,几乎晕过去。而失去人性的暴徒们仍不放过,叫骂着都给灌了,有的功友被灌了两瓶,场面惨不忍睹。赵X又疯狂地对其他大法学员威胁道:“你们看到了吗,如果谁还敢继续炼,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这就是江××邪恶集团手下的一个基层街办书记的恶行。这个残忍的邪恶之徒却因迫害法轮功“先进”而被提拔。当时被关的十几个功友都被巨额罚款。我被罚款2000元。有的家人弄不到钱,哭着求告,可赵X人性全无,硬是不放人,直到拿上钱才放人。

2000年8月晚8点,有人叫我到街办去一趟,我坚决不去,街办七八个恶徒来抓我。赵X指使恶人把我反铐在树上,用大铁盆接水向我身上泼,十几个人轮流泼。水泼到脸上,长时间喘不上气,耳朵灌进水去,非常难受。一个阿姨偷着跟我说:“觉得好在家炼,何必受这个罪呢”,我告诉她:“我修真善忍,我要说真话啊!”当时我看到一个功友被他们用胶皮管狠打,用冷水泼,折磨得昏死过去。打手们怕承担责任,才把他送回家。

2000年10月的一个凌晨,我借机跑出来,又踏上了进京的路。后来得知当时值班的同事被赵X勒索3500元,单位被勒索5000元。此次进京又被拉回街办,被铐在树上。一天晚上,恶徒为逼我说出谁上网揭露他们的恶行,对我下狠手,朝我胸部背部猛打,几次用手用力掐住我脖子,用指头用力顶我的下颌,使我疼痛难忍,窒息喘不过气来。到了深夜被铐在树上,只穿单衣,冻得我浑身打颤。暴徒们还经常强迫我们给他们干活,打扫卫生,拔草……。我被非法关押15天。

2000年11月,我为抵制邪恶迫害,流离在外。2001年3月,因回家和一功友出去贴真相不干胶,被恶徒抓到街办,非法审讯我,恶徒为逼迫功友放弃修炼,恐吓打骂他,还将不干胶贴在我们脸上,我们因坚修大法被恶书记赵X等强行送到610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功友每人关一屋,不让炼功,不准互相说话,连上厕所都被监视,天天被强迫灌输谎言,看谎言录相,只要不放弃修炼就被判劳教三年。在那里被关23天,被罚款3000元。

2001年9月,我在单位给两同事讲真相,发两份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抓到街办。恶徒对我和功友拳打脚踢、电棍电,用脚用力踩手铐。我俩被派出所强行送入拘留所,期间因绝食遭受强行输液的迫害。15天后,从拘留所返回派出所继续被关押2天,11月14日,被派出所再次强行送到610洗脑班。被关在二楼一屋里,24小时都被铐在暖气片上,无任何自由,被关30天,罚款3000元。

2002年9月,因我躲避恶人迫害被逼离开家,街办现任书记指使恶徒多次带人夜闯我家骚扰,对家人进行恐吓欺骗,逼问我的下落,家人整日担惊受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