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负责资料的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体会

写在四月初八的感谢


【明慧网2003年5月9日】我是大陆北方某省单独一个人负责一个资料点的学员。目前,也是邪恶极想迫害的对象,如何在做资料的同时讲好真相,对我来说摸索了很长时间,我想在此谈谈体会,和同修交流。

因为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就再也没回单位,邪恶一直在寻找我的下落,所以我一直把个人的情况进行了保密,于是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主要采用了从第三者角度向被邪恶蒙蔽的世人讲真相。饭馆,长途汽车上成为我最常采用的环境,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我一般声音很大,我觉得大法弟子在给常人讲真相,就象是一个不错的演员,目的是为了使他(她)明白真相从而被救度,所以,我总是看当时的环境和对方的接受能力来讲,我发现效果还可以,能否取得好的结果主要取决于能否把握准最佳的入口,也就是寻找对象的所有正的因素,一般来说,尽量使对方正的因素起作用,这时效果就好一些。例如,有的世人“爱国”的观念强,就揭露江××卖国的事实,注意说得具体详尽,破除其操纵下的媒体的谎言很关键,再讲大法被迫害就容易被接受了;有的世人有正义感,就讲对信仰的践踏和对人权的无理迫害;等等。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及时观察对方的变化,一发现对方有不接受的时候,就马上调整角度,很忌讳只顾自己一个劲讲,与对方的接受脱节,使讲真相失败。

个别时候,我说出大法学员的身份,使对方感到大法弟子真诚的一面,相信我们所说的真相。去掉怕心很关键,躲躲闪闪的行为反而使对方起疑心、不相信我们所说的话,我遇到过这样的教训。我觉得只要理智清醒,站在法上,可以向房东、周围人们讲真相,又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我住的地方常有中学生租住,房东的视听室常来学生,他们受毒害很深,我从“六四”学生讲起,能引起他们感情上的共鸣,从而使真相讲得十分成功。他们说:“学生最傻,什么都是一团黑。”他们常围着我一直听下去。男房东被虚假的繁荣所迷惑,我就拿出确凿的数字揭露电视、媒体的粉饰太平,结果他蔫了,再讲真相就不再发表他的那些观点了,他的儿子说:“江××该死!”大法弟子的智慧应该说是无穷的,只要理智,思想纯净,真的是为他好,一般都可以清除邪恶的谎言。一次没清完,下次再来。至于所采取的思路、办法,随心所用,不受常人观念所左右。

目前,正法留给大法弟子的时间越来越少,世人的命运全靠大法弟子的讲清真相,瘟疫的肆虐,使世人惊恐,从保护世人的生命健康入手打开大法被无理迫害的真相,能引起他们的共鸣,我觉得在正法已经大量清理完邪恶的有利条件下,如何快节奏讲好真相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这几天感到时间真的很珍贵,只要在公开场合我都必讲。我就从瘟疫谈起,从时间的对比上揭露江氏流氓集团视人命为草芥的事实,电视的谎言,等等,最后讲了大法和大法弟子所遭受的邪恶迫害。不到半小时就可以把主要的真相讲出来,每天可以对上百人讲真相,而且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我鼓励人们利用短波收音机收听国际广播。我还有一个收获,我在快节奏讲好真相的过程中发现我自身的怕心被大量清除了,友好的保护,真诚的感谢赞扬,热烈的讨论,坚定的声援,使我感到“口中利剑齐放”(《快讲》)使邪恶全灭的巨大威力,大法弟子的正念强大,真的使一切邪恶胆寒。

做资料工作虽然有点辛苦,但是充分利用坐车、吃饭等环境仍然可以讲,安全也可理智地保护。在不影响大法工作和学法的情况下,坚持随时讲真相,我觉得也是大法弟子的慈悲。

今天(农历四月初八,师父的生日),我看到有大法弟子给师父上香表达无限的敬意,我只能多讲真相来表达对师父赐予我的无量慈悲表示感谢!我也感谢制作了大量好的真相材料的同修和所有的默默给以补充的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