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迫害 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2003年4月23日早晨,我去撕毁恶人贴的诬蔑大法的标语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被劫持到该局的看守所关押,4月28日上午被无条件释放。现在我把这次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决不允许诬蔑大法的邪恶标语的存在超过48小时。

4月21日下午,我在路过某公安分局俱乐部门前时,发现俱乐部门前大墙上贴出了诬蔑大法的标语。当时我的心情很难过,心想正法都到了最后时期了,走在街上到处都能看到大法弟子贴出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众生”等标语,为什么今天还会出现诬蔑大法的标语?我想这一定是邪恶最后的疯狂,同时也说明我们这个地区在正法上还有不足。回到家里我还想着这件事,希望晚上能有大法同修把它撕掉。第二天早上一看,标语还在,当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对,如果我们每个看到标语的大法弟子都等别的同修去撕,那是一个什么问题呀?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今天我遇到的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大家都在等,都在靠,岂不是放任了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诬蔑、诽谤大法吗?那我还是宇宙真理的保卫者吗?悟到这件事情是何等重要之后,我就通知了几位同修共同发正念清除标语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决定自己动手撕毁它,我要用实际行动震慑邪恶。

贴诽谤标语的大墙位于繁华之地,人来车往,它的破坏力非常大,当时我最强的一念就是决不允许邪恶标语的存在超过48小时,我决定第二天凌晨3-4点钟去毁掉它。晚上睡觉前我把该用的东西准备好,结果4:05才起来,天已蒙蒙亮了。这时我略有一点犹豫,去还是不去?如果我今天要是不去那邪恶标语会毒害更多的世人,于是我拎起一塑料袋水,一块抹布和刷子走出了家门。快要走到俱乐部门前时发现有两个人从俱乐部高台阶上下来,当时有一点高兴,认为这是晚上蹲坑的人回家了。我等他们走远了,就迅速冲到标语前,用抹布蘸上水涂抹了前四个字,并撕掉了第一字。这时蹲坑的人冲出来绑架了我,但那标语已被我涂抹得不成样子了。

二、寻找漏洞,及时补救

我被绑架之后马上意识到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漏洞就是自己没有发挥整体的力量,还象以前一样独来独往。我必须马上补救,及时通知周围的同修共同发正念,帮我闯出魔窟。我的正念一出,师父马上为我安排了机会,它们把我背铐在走廊的暖气管子上,窗外的院子里已有很多晨练的人,我发现了一个我认识的同修的亲属,我试着把窗子推开了,把自己被抓的情况告诉了她,并请她及时通知那位同修。我被抓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三、抵制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决抵制迫害,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

1、再次毁掉邪恶标语

我被绑架以后不用我报姓名警察就把我认出来了,因为这是第三次被抓进来了。当时还不到上班的时间,他们把我背铐着,让我在警察局长的办公室里呆着。这时警察又拿出纸笔,重新写被我毁掉的标语上的几个字。我向警察局长和写字的人讲真象,告诉他们诬蔑大法不仅毒害别人自己也会遭报应的。但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又写出来放在地上。我想不能让他们再把这几个字贴出去,一定要毁掉它。我决心已定,寻找机会。但是当时有一念很不好,心想如果毁字一定会挨打。我趁着警察局长打电话之际,站起身来,冲过去用脚把这几个字踩个稀巴烂,警察局长气急败坏地打了我一顿耳光。我说:“只要你写诬蔑大法的标语我就撕,我不允许你们毒害世人。”

2、不拍照,不提供任何笔录。

他们把我绑架后如获至宝,马上通知了好多人,什么局长科长拍照的、录象的。7点他们吃过早饭后,给我也带回一份,我没有吃的欲望,从那一刻起,我决定用绝食抵制迫害。后来我被劫持到看守所,我拒绝照相,把挂在我胸前写着我的名字的牌子一次一次扔掉,恶警踹了我一脚。接着我被带到了审讯室,审讯室的墙上还贴着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邪恶标语,我意识到这里的邪恶场非同一般。他们把我铐在铁椅子上,我开始向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但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我越讲他们骂得越欢。我知道他们就是师父说的那些不可救要的邪恶之徒。我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

恶警夏志强拿来纸笔,开始审讯、作笔录。但无论他们是问、是激、是骂,我概不回答,恶警不断谩骂大法,我也在不断地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气氛很紧张。他们问我为何不回答,我说如果你们与我是审讯与被审讯的关系,那我一个字都不说,因为我是好人,没有罪。整个审讯过程中我一个字也没配合,最后也不知它都写了些什么让我签字,我说我什么也没说,你写的东西与我无关系,我签什么字?他只好开了一张不知是什么证也没敢再让我签字,就草草地结束了这场无趣的审讯。

3、不畏打骂,坚持立掌发正念,每天十五、六次。

因为师父讲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所以我到整点(没有表,大约时间)就立掌发正念,无论他们怎么踹铁门,大声吼骂,我都不怕。恶警所长以为我在炼功,就在门外大声吼骂、踹门,让我停止炼功。我不但不停,还利用近距离有利条件铲除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恶。那一刻我更深刻地领悟了师父在《也三言两语》经文中讲的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我坚如磐石地坐在那儿,看着邪恶小丑的表演。它见我不听,就拿来手铐要给我戴,我指问它凭什么铐我,它说你在号里炼功不允许。我说号里不许炼,你们放我回家炼去,我也没向你保证过什么,我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被关进来的,所以不让我炼功做不到。当时我的念很正,一定要抵制迫害。在我强大的正念作用下,恶警退了出去。后来他又多次吩咐值班看守阻止我炼功,也没达到目的,最后它只好不管了。

4、绝食抗议

我绝食绝水的第四天上午,看守所里来了一伙恶警,因为所里只关我一人,我知道是冲我来的。稳定一下情绪,我立刻发正念。恶警夏××冲进号里就打我耳光,我质问它为何打人,它说号里不许炼功,我说我是炼功人,在哪里都必须炼功。它让我穿鞋跟它走,我盘腿打坐,不理它。恶警过来把我拖下床,我便坐在地上,死活不动。恶警们不顾我的反抗,几个男恶警把我拖到了审讯室(距离很远),裤子几乎都被拖掉了。我被铐在铁椅子上,双手被铐死,由于不配合,恶警们被累得气喘吁吁,又狠狠地打我一顿耳光。恶警身强体壮,一个巴掌打过来,几乎把我脑袋打个转轴,但我没感觉到疼。它停住手又问我还炼不炼,我坚定地回答:“炼!”它说你的手被手铐铐住了还怎么炼?我说:“我的心在炼!”那个恶警又伪善又讥讽地问:被打成这样你还炼不炼?我说:“坚修大法心不动!”过了一会,他们看硬的不行,就软下来。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吃不喝,我说你们一天不放我,我就一天不吃不喝。之后我给他们背师父经文“下尘”、“富而有德”、“修内而安外”、“淘”等,他们听完之后也说不出什么。这时屋里的气氛不那么紧张了,他们七嘴八舌地向我提出一些问题,我很理智的一一回答。他们说你以为你不吃不喝我们就没有办法了,我们撬开你的嘴灌。我说:这种事你们完全干得出来,但我早有思想准备,我如果害怕就不选择这条路了,不过我要说明一点,我与你们无冤无仇,灌食我肯定不配合,现在我身体已极度虚弱,如果出现生命危险,你们必须承担一切责任。江××在海外已经被起诉,等待它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你们今天的恶行已经被历史记录在案,你们现在还不知悔改,将功补过,你们就将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就这样正邪整整较量了一上午,中午恶警们走后我仍被铐在铁椅子上。下午警察又来要我喝水、吃饭,胡说什么作为一名党员应该听党的话,我说江××代表不了党,它只是利用共产党来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这时进来几个人要强行给我灌食,我要求先上厕所,因为我已经被铐了一天了,不能让我尿裤子。恶警们只好把我的鞋拿来,我回到号房上完厕所,就坐到床上不下来了。恶警们又来拖我,把我锁到铁椅子上,并拿来绳子把我捆上。这时我心中又有一些不好的念头,我不怕插管,怕野蛮的撬牙。所以在心中就求师父保护我,别让他们加重迫害。恶警们先撬牙,用白钢的撬牙器具按着头,堵住鼻孔,但我咬紧牙关,就是不张嘴。看我不一会上不来气了,他们就赶紧停手。由于自己潜意识中对灌食没有全盘否定,尽管不配合,食和水还是灌进去了。

5、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闯出魔窟

灌完食后回到号里,我就捅嗓子想把灌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可是怎么也吐不出来。我心里对师父说我不想要他们灌我的东西,让我的表面身体越虚弱越好。我又试着吐,还是不行。我想算了,不执著它了,也许是让我有点力气去发正念,正念威力大些。我这样想过之后,果然发正念时定了下来,过去从来没定下来过,从那以后能入定了,发正念的效果相当好。

师父在讲法中让我们大法弟子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包括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我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决不配合邪恶,我这一念一出,以后再也没灌过食,我也看到了邪恶对我已无能为力了,对闯出去我有了充分的信心,只是时间的问题了。第5天下午,我偶然听到要把看守所改成分局系统的萨斯病病人隔离区,因此决定第7天放我。我当时心想:再坚持48小时。但马上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不能认可他们的安排,应该尽早闯出魔窟。第6天上午,我堂堂正正地闯出了看守所。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发挥大法弟子整体力量的重要性,同时面对邪恶决不能消极承受,要积极抵制邪恶的迫害,该严厉的时候严厉,该祥和的时候祥和,要慈悲与威严同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