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受迫害的经历控告江XX及其帮凶


【明慧网2003年5月17日】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2000年-2001年期间,在去北京上访前后,受到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除我本人遭受严重迫害外,我的家庭也被它们搞得倾家荡产、支离破碎。我以我受迫害的经历控告江泽民及其帮凶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将其送上正义的审判台,让人间的正义重新得到伸张。

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通过不断地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健康了、道德升华了,法轮大法使我受益无穷。为了使这么好的功法让更多人受益,我奔走相告,希望所有的人都来学炼法轮大法。

可是就在99年的7月20日,喉舌媒体的造谣宣传如排山倒海的恶浪,淹没了整个神州大地,它们象失了控的恶魔一样整天撒着弥天大谎毒害着世间众生。我周围的亲人和朋友也被谎言迷惑,谁也听不进我的忠告。两恶警几次到我家骚扰、监督。有一次半夜到我家,我正在床上睡觉,它两人便一脚踢破了我家的房门,半夜里到我家到处搜看。

我觉得大法没有错,自己也没有错,我决定进京上访向国家、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由于没有钱,无法坐车。我一个人于2000年7月1日步行,日夜兼程,风餐露宿,克服重重困难,历时一个月,于8月1日到达北京。我来到天安门前,在广场上炼功为法轮功和平请愿,却受到恶警的打击。我立即向国务院信访局递交了请愿书,只是讲法轮功好,要国家给一个好的修炼环境,以尽我一个中国公民应尽的义务和权利,可当时就被公安控制的国务院信访局的恶警抓了起来,接着把我送回关押。我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拷问”我,要我说出上访的经过。我说我是自愿上访的,没什么可讲。它们就露出邪恶地面孔,对我进行了一番恶狠狠的毒打,后把我送入了拘留所。接着它们来到我家勒索我的家人,说出3000元钱就把我放出来,我家人为了把我要回,就给了它们3000元钱。恶警借机又要我写这样、那样的“保证”。作为一名亲身受益的大法学员我是多么不情愿地去写所谓的“保证”啊!但在妻儿和亲朋“说劝”的重大压力下,我违心写了几句,在后面还写上回家继续修炼法轮功,它们说不行,就不放我。[注]

由于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恶警们就继续把我非法关在拘留所,在里面我和同修们一起背师父的书和经文,有时还默写到纸上,恶警们一发现就过来抢夺并对我们进行毒打。虽然时常面对暴力威胁,但却打退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2000年又有很多同修进京上访被恶警们关进了县拘留所、看守所(大约有五、六十人)。为了抵制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我们先后共绝食了三次,前二次每次绝食了7-8天左右,第三次我们绝食一个月之久。恶警见后采用了极其野蛮的灌食手段来折磨我们,我们在里面度日如年。

在过阴历年那两天,我们狱中的大法弟子同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气急败坏,一帮恶警当即把我们中一位年轻同修推拉拖打地抓到牢门口,挥着专打大法弟子的凶器:竹板(恶警说使劲打也不会开裂)、木棒,它们手脚并用,抡棒乱打。年轻同修的嘴被恶警用脏破布堵起来了,所以只听到噼里啪啦的摔打声,年轻同修被恶警打的在地上乱滚,就在牢门口打了许久,之后就没有动静了。有一恶警说:“怕是装死吧。”又打了几下,看看真不能动了,才停下来。过了很久,恶警们用被子把那个同修包着不知送到哪里去了,我们在牢里的大法弟子和一些犯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2001年4月12日,我被送进看守所4号房,那里有很多杀人犯,恶警们对我的迫害更为严重,它们妄图毁掉我修炼真善忍的意志。除终日不停地逼我干活外,还叫牢霸和那些杀人犯的打手经常毒打我。我对它们进行劝善,它们却打的更凶并说:“你写保证就不打你,你不写呀要打死你。”我说不能写,它们就使劲打,而且打人的狠毒招式很多:一个杀人犯对我的脸部进行毒打,打了几十下把我的整个脸部都打肿起来了;一个犯人对我进行殴打,把我的整个鼻子都打破了;一个犯人把我的肚皮划破了三条,一年后还有伤痕;一个杀人犯的打手挥着三尺来长的铁棒说:“你看这铁棒是哪里来的,牢里哪有这样的铁棒呀,是它们(恶警)从上面(指着天窗口)递进来的,说只要不打死你,打残了没关系,打你写保证了,我打人有功,可以减我们的刑。讲,你写不写!”我当时有执著,怕心出来了,不敢作声,最后它打了我一棍才了事。它们常常打得我大小便失禁。最让我难以忘怀的痛苦是24小时劳动,做手工活,不准我睡觉,一睡就死劲打我。我看见一个恶警进来对牢霸说,用专人把他看起来,不准睡觉!一次我被它们折磨的三四天都没睡觉,即使这样我还是坚修大法。过了半个月把那些打手也搞烦了,要求把我调出去,我被调到了另一牢房,这时我的身体已非常虚弱了,接着又是便血每天20多次,吃不下饭,我的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是它们还在逼着我做事,不做就打,我那时已奄奄一息了。在5月的下旬,家里人来看望我,她们看见我骨瘦如柴的身体,伤心地哭了。她们想方设法、东拼西凑地找来了6千余元于6月12日交给看守所,恶警们逼着我签了个字才放我回去,多邪恶呀!

我被非法关押一年之久,受尽江氏集团爪牙们的种种折磨,除此之外,它们还勒索了我9千多元钱,使我一个靠种田为生的农民负债累累!我大儿子的未婚妻听说我的事后被迫推掉了婚事,使我家庭更显悲凉。特别是我那88岁年迈的老母亲更受不了这个打击,急得倒在地上三、四次不省人事,使她日不能安,夜不能眠,现已神志不清,终日以泪洗面,非常伤心。

我虽被放回来了,但是现在县牢里还非法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全国更多,他(她)们都身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我知道的有很多同修比我遭受的魔难更大。我不知道我们错在哪里?是因为学真善忍做好人吗?难道做好人也有罪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我希望国际社会能给予他们支援和帮助,让他们早日回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国外的大法弟子在美国已经起诉了江泽民及其610恐怖组织。我将代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以及它的帮凶,希望海外大法弟子能将我的控诉书呈转美国法庭。保护人权申张正义,受理我这一案,以还我们伟大的师尊、法轮大法一个清白,也还所有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清白。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