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2001年11月3日,在路上我被一伙早就埋伏的便衣公安绑架,我开始绝食绝水抗议,他们就开始给我灌食,几个公安按住我捏鼻、掐腮,我拼命的抵抗,吐了满身。他们看灌不进去,第二天抬来了“死刑床”,把我整个人“大”字型铐在铁床上。几个男犯人分别按着我的头、手、脚,进行插胃管灌食,那滋味极其痛苦,有时感到几乎要窒息,喘不上气。我拼命抵抗,管子反复的插进拔出,就是插不到位,最后好费劲将管子从鼻孔捣进去,我立即呕了起来,眼泪也不自觉的往外流。一个犯人拿着卫生纸,不停的换纸,接在我嘴边,只听这个犯人惊叫:“呀,血!”管教、狱医都不吭声,这时,屋里死一般的静,有人出去了没再进来,狱医一边灌,我就一边吐,最后吐的是胃液,有人说:“白灌了,还不如不灌,吐的比灌的还多。”灌完食半小时后,才给我打开手铐脚镣,从死刑床上抬下来,我这才发现,鼻子里满是血,口里也吐出了血……

就这样,他们天天给我插胃管灌食,每次都要插几次才插进去。有一次,看守所的管教对犯人说:“你们看见了吗?你们今后谁再绝食,就这样灌。”每次灌完食,管教都走了,留下几个犯人看着我,等半小时后给我开铐子,这时有的犯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有个年纪稍大点的对我说:“你快吃饭吧,别叫他们这样灌了,多难受啊……”还有的说:“真是刘胡兰,法轮功就那么好吗?”我对他们讲真相,并讲恶警是怎样用卑鄙的手段抓的我,我就是要绝食绝水抗议他们对大法、对我的迫害,有个犯人听后气愤的说:“他们(指恶警)太坏了。”

一次刚灌完食,李姓副科长软硬皆施,一进门先是说:“呀,几天不见,你看你把自己弄得什么样了,先吃饭。”见我没理他,又恶狠狠的说:“我告诉你,你再绝食也别想放你出去,你就是死在这里,我们又有文章可做了,又一个炼法轮功的自杀了……”我躺在拘留室的通铺上,不睁眼,不吭声,除了发正念外,心想放不放我,你说了不算,想叫我死,我还就是不死,我要出去讲真相。过了一会儿,他自己觉得没趣,灰溜溜的走了。

记得有一次灌完食,他们折腾了半天都走了,我嘴里吐了些血,鼻子也流血,一个管教进来看到地上扔的到处是带血的卫生纸,惊叫的喊:“这血是哪里来的,是你吐的吗?”我闭着眼睛躺着没理他,心想明知故问,这屋里又没有第二个人,哪来的,你们迫害的!这个管教马上向上级汇报,不久,一个个的公安进来所谓的劝说,有的说:“该吃饭吃饭,该炼功炼功,身体要紧,以前看你不错嘛,怎么这么犟……”有的说:“劳教3年很快就过去了,你要是转化了,还用不了3年就回来了,你还是快吃饭吧!何苦遭这个罪,你的鼻子也受不了啊。”还有的说:“××X,你知道我是谁吗?”有人说:“你别说了,她又不睁眼,你再说她也不知道你是谁。”“哼,她不用看我,听声音就知道我是谁了,我们打过多次交道了。”还有个管教怕出事承担责任,大声叫嚷:“又不是我们抓的你,你不吃饭给我们找麻烦,你以为我们愿意关你呀,谁关你谁倒霉……”狱医进来量血压,屋里没有了动静,他们都走了。

过了一会儿,听见狱医的声音:“你睁开眼看看,610主任亲自看你来了……”我在脑中立即发正念,默念正法口诀,听动静,来人在屋里走了一趟,到门外对狱医说:“给她打一针。”我马上发正念清除背后操纵他的邪恶,我就是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走师父安排的路,谁也动不了我,果然没来打针。后来李姓副科长也说:“我们不愿抓你,我们吃这碗饭没有办法,上边叫干,我们就得干。”他们把我拉到医院透视回来后,一个管教劝我喝口水,说了一大堆的话,最后无奈的说:“我是好话坏话全说尽了,你是一句也听不进,说句实话,你能坚持到现在,我真佩服你的毅力。”

在被迫害的环境中,我没有消极承受,有机会就讲真相。有个管教说:“你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讲,别讲了。”我说:“是为你们好。”每次灌食我都坚决抵制,有时灌完食,没有全吐出来,他们得意的说:“这回没全吐出来,留了点。”等他们走后,我就把食指插进咽喉,再呕出来,整个过程我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那时真感到平时不精进,法背得太少了,有时常常返出常人的观念,就发正念铲除,最后正念越来越强,我感到谁也动不了我。

当家里的亲人来接我时,惊讶得几乎喊了出来:“怎么瘦得这样,好好的一个人,就这几天的工夫,被折磨成这样……”管教在一边催我们快上车,快走,毛衣也不让我穿,迫不及待的催我们快走。我就这样堂堂正正地离开了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