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头目:“我是真服了”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在东北某市有一名中年妇女,丈夫病故多年,与一个十几岁的女儿相依为命,每月唯一的生活来源是靠自己清扫大街挣来的300多元钱。由于身体不好,又无钱看病,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身体一改前态,全身有使不完的劲。1999年7月,江氏一伙非法打压法轮功,她困惑不解,2000年去北京上访,要为大法讨个公道,结果被抓回拘留。为此,扫大街的工作也不让干了,生活完全失去了依靠。

2001年2月,三个警察将她骗到派出所,因她不放弃炼功而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教养院她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恶警专击打她的胸部,致使她大口吐血和便血,原本体格健壮的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探视的女儿见母亲被折磨成这等模样,料想难以活着回家,急得放声大哭。即便这样,教养院还是没放过她,直迫害到期满才不得不放人。

2002年11月份,居委会与派出所七、八个人又到她家砸门。她不给开,恶人便扬言要用炸药将门炸开。最后恶人将她家窗户撬开,将其劫持到洗脑班。为抗议邪恶的非法迫害,她当天就开始了绝食。从第二天开始,许多人找她谈话,有市610办公室的主任,公安局的什么主任,市政法委书记,市妇联主任等,她抓住这个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揭露教养院残酷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在这个弱女子面前,残暴的施刑者因不忍再下手了,躲到一边哭了起来,而她修炼的决心却纹丝不动。

在车轮式的“谈话”中,那些受过高等文化教育的人对这名不足小学文化程度的普通妇女费尽了口舌,却一个个败下阵来,后来对她说:“这个功法是不是你的精神支柱?”她告诉他们:“如果没有这部大法,可能我就活不到今天了。”她反问他们:“你们喜欢江姐呢还是喜欢浦志高?”他们回答说:“当然是江姐啊。”她说:“这不就对了嘛!你们怎么非让我去当浦志高呢?”一句话噎得那些人目瞪口呆。

给她办洗脑班的人是吃饱了饭就对她洗脑,而她始终在绝食的抗议之中与他们讲着,而且精力充沛。他们感到奇怪,就安排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结论是“正常”。到第九天一个610办公室主任问她吃饭了没有,她说没吃,这个主任边走边说:“真佩服……我是真服了。”洗脑班办了10天,她绝食了10天,结果是办班的服了被办班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