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江××及其帮凶迫害我的事实给以曝光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我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过程中心性得到了升华,身体从本质上得到了改善,庆幸这万载难逢的机缘被我抓住,深感师尊的伟大和大法的博大精深。暗下决心一定要修炼到底。

2000年4月我和几位功友前去北京上访。到达北京九里轿车站后还没有出站,就被一同前去的一功友单位的保卫科(隶属610办公室)人员非法抓捕,当天晚上被关在铁运招待所大厅,在大厅的沙发上待了一夜,由保卫科人员轮流看守。由于不写“保证”,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当时被罚款2000元,说是返回的路费。2个月后又向家人被敲诈2000元保证金,才被释放回家。

由于上访的权利被剥夺了,我们开始向世人讲真相,告诉世人我们是被迫害的。2000年12月28日晚,我和几位功友一同去挂条幅,当晚被恶警抓至派出所,因为不报姓名,被反铐在派出所院内公厕的铁门上,除吃饭解开外,从早上3、4点钟铐到下午5点多。后被送入第一看守所。12月30日近十名大法弟子和刑事犯一同被押上街挂牌游行,当时我们拒绝挂牌(牌上写有诬蔑大法的字样),我的脸也被牌的一个角刮伤,一功友把牌扔在地上,而被几个恶警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当时所里好多干警及领导无一人制止。所里每天给在押人员分派了糊百十个小药盒,任务完不成不让睡觉,每天吃的是稀饭、菜汤、咸菜还有两个小馍头。

2001年三月份被送入劳教所,在那里听犯人说,所里每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就会得到一万元资金,所里在押过近两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每天必须轮番洗脑。所里专为法轮功学员制定了所谓的所规所纪,比如:不许坚强不屈的功友之间说话、不准看写经文、不允许炼功、不允许盘腿、每天必须接受揭批法轮功的文章和电话、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必须有两个到四个“包夹”(监控)人员,这些包夹人员大多是受蒙蔽洗脑邪悟的人,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刑事犯包夹,这些刑事犯也是被逼无奈,如不包夹就会被加刑,干得“好”的会得到减刑。

这里的恶警随便打骂大法弟子。一次所大队组织看电视,我不正面对着电视,一恶警让我必须看,后看我不服从就和另一个恶警将我拖到办公室,两个恶警一同朝我拳打脚踢,主要是打脸部和头部,打的我头晕晕的。还有一次一个功友只因晚上集体看焦点访谈(诋毁大法的内容)时,在寝室里说法轮功好,电视上栽赃陷害,就被一王姓恶警带到办公室打骂。第二天,另一功友向队长反映恶警打人的事,那位被打的功友站出来反映了当时的情况,我们看到当时她的脸和眼睛都是青肿的,那位打人的王姓恶警也在场,她一言未发。所里还规定法轮功学员必须穿犯人的衣服,不穿就不分昼夜地长期戴手铐,紧张、压抑的气氛充满整个劳教所。我们对劳教所这种剥夺人权肆意迫害的行为采取了绝食抗议,劳教所恶警等到你快撑不住时,就强行灌食、打针。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承受着非人的待遇。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近7个月的时间,我始终坚持正信,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闯了出来。

当我看到江泽民及610办公室在国际上被起诉时,非常激动,因为我看到了正义的呐喊,我们要把江泽民及610办公室所犯下的罪行给以曝光,不允许这种独裁专政如此对待那些坚持真善忍信仰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