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背几遍“道法”经文后我豁然明了该如何做


【明慧网2003年5月21日】一、我于2002年3月2日被乡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同时抄走了多盒讲法录音带,一本《转法轮》,手写大法真相底稿,师父挂像和真相材料等。政保科追问真相材料的来由,我拒绝回答。

几天后,政保科要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和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就写了法轮功如何好,我如何受益,造谣媒体宣传的与我接触到的事实如何不符,等等,希望他们深明大义,要求早日释放我。十五天后,他们把我转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在班上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凭正念,在师父的加持和外面功友的正念配合下,我于3月23日越墙走出洗脑班。

二、在7月20日,我再次遭绑架。录口供时,工作人员说是因为我在洗脑班的不辞而别,导致了洗脑班的解体,激怒了负责官员,又因为我是挂了号的人,说我附近村散发的传单、贴的正法标语等与我有直接关系,因此要非法劳教我。

自得到劳教我的消息那时起,我就发正念否定它、排除它。关进看守所,我绝食抵制,把握机会清除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邪恶。三天后的早晨,两个武警将我带走,同上了一个封闭的车,两个送我“劳教”办理手续的人坐在了车的前边,其中一人开车。车弯弯转转的开向市外,我的身体不由得左右摇摆,但我的心绪十分清晰,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决不能任由邪恶摆布、按照旧势力的安排走下去。我立即清除干扰与思想杂念纯净自己,然后开始发正念。

随着车辆前行,我开始和两个年轻的武警聊天。在闲谈中我把话题引到了法轮功上来,他们问起了“天安门自焚”,我给他们作了分析和解答,并告诉了他们其他的一些真相,他们听了都点头。一个说,官说官有理,你说你有理,一切有待于时间的检验,我相信将来会水落石出的。我说为了对自己负责任,希望你们能够亲自阅读一下《转法轮》,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在这之前还希望你们不要做伤害法轮大法和炼功人的事,以免后悔,他们说:“我们没有那个心,只是奉命行事。”(注:任何人只要参与了迫害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即便“奉命行事”也不能作为逃避罪责的借口。)

押送我的车,全速跑在通往劳教所的路上。两个警察困倦了。当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用正念彻底破除邪恶旧势力对我劳教的安排,摆脱邪恶的控制,回到正法队伍中去。我首先清除了操控车前边两个人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然后我对他们发出一念:我的一切我师父说了算,任何人和旧势力都不配插手,不配在我面前如何如何,你们把我拉到劳教所那里,你们必须当日把我拉回来,这是你们的唯一出路,别无选择。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想他们明白的一面会感应到而起作用的。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邪恶。

车开到劳教所院子里,我被带到办公室,送我来的人前去答话。办公室的人说必须体检合格才能收留。当我走到一名医生面前接受检查时,心里一直发正念,在做心电图时我感到心跳奇快。做完后结果显示心率过速,极不正常。送我来的人说是我心情激动的结果,要求重做,医生答应了他们。第二次心电图出来后,结果与第一次相同,两个女医生拿起听诊器对我的心脏听了一番说:“现在已过下班时间了,你们下午再来吧。”

离开医院后,他们气急败坏的踢了我一脚,说我不配合,使他们难以交差,并给我戴上了脚镣,我心中默默对他们说,你们想劳教我,你们不配。中午,他们找了一个饭店,又是酒又是肉的吃喝了一顿,连吓唬带劝的要我吃饭,给我夹肉,让我喝汤,我一一拒绝,决不配合。

下午三点多钟,拉着我的车停在了医院门外,一人到医院找医生。车上太闷热,两个武警和司机下车透风去了,我自己留在车上。我立即单手立掌向医院医生发出正念,再次清除给我体检的医生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加念说,你们一定要抵制邪恶,决不能违背良心。然后我又心里对司机说:“今天你决不能再把车开进劳教所,必须今日把我送回去。”不一会儿,办手续的人招呼我去医院。我早知道他们不把我送进去不死心,我边走边发正念。

我进了屋里,要我做第三次心电图。我一看,还是上午的两个医生。这时感到我的心脏在快速的跳动。心电图做完了,结果与前两次大致相同,医生拿着心电图自言自语:这个不行啊,便走出了医务室,送我来的人大骂出口。一会儿两个医生回来了,拿起听诊器对我的心脏听了一番,听一阵,然后对照对照心电图,最后说:“没办法,你们带回去吧。”“他平时身体好着呢,干活壮着呢,”送我来的人忙着说。医生强调说:“心电图在这摆着呢,我们得负责呀,带走吧。”

他们败兴地带我走出医院。让我上了车,他们把门一关,对我说:“你得了,你算达到目的了,我们送你回去。”我没有理他们,心中却说:你们劳教我,你们不配,我师父说了算。车跑在了返回的路上。我心中想着这一过程,一切都是按照所发的正念发生着,邪恶不配劳教我,并必须当日将我送回,心中非常高兴,但想到事情还没有最后结束,更不能产生欢喜心,我赶紧纯净自己,随车一路发正念。

三、他们把我拉回后,又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我想以前也有过我这种情况的,回来后关了三天,就放了,我这个关几天也得放,所以回来后我没有绝食。谁知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他们并没有放我。我心想,我天天发正念清除邪恶,按理说应该没问题,也许等到十五天刑期才放呢,等等看吧。接着,所里让我帮着管号。一天晚上,我躺在炕上烦躁不安,睡不着觉。十五天过去了、十八天也过去了,他们对我的事既不追也不问,也没有释放我的一点迹象。我心生一念:背经文。我将师父2000年以后发表的经文在心中背了一遍,又背了《论语》、《真修》等,我突然想起《道法》,当背到“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来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时,心中猛然一惊。接着我又往下背,“……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他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我开始明白了。我把《道法》这篇经文连背了几遍,心中豁然明白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怎么能消极等待旧势力给我什么“恩赐”呢?自己没有正的行为,邪恶能放过你吗?(后来听说,邪恶之徒们已经准备第二次送我去劳教,只是因为我主动破除邪恶在先,使之无法实施而已)。

我想起了一个功友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又被送去劳教的事,也许同我的情况类似吧,由于自己的放任滋养了邪魔,而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这样长期被关押下去,又怎么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自己肩负的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怎么完成?这样不是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吗?平时一再讲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让邪恶找到迫害的借口,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出现纰漏,让邪恶钻了空子呢?根本原因还是法学的不深不透,不能溶于法中。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被邪恶所左右,我感到十分惭愧。

我决不能继续放任邪恶,消极等待下去了。我必须主动破除邪恶。于是我开始绝食,每天我尽量纯净自己,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

八月十八日,绝食五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发完正念,又对负责我这事的办案人发念说:“你们只有放弃对我的关押,尽快无条件释放我回家,才能减轻你们的罪,你们必须无条件尽快释放我,别无选择。”然后我又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决定主动出击,把心放到法对我现在的要求,在人这个层次面上迫使邪恶罢手,使我堂堂正正的走出看守所,去履行我的历史责任,望师父慈悲成全。

人们早饭吃过后,我突然出现一个不正常状态。他们急忙把我送往市医院。二十四小时后,血压、心跳仍然不正常,我依然昏睡不醒。政保、610、法制科和看守所的负责人见状,急忙通知乡派出所,并催促我的家人来接人。我家人来医院后,他们急忙办理交人手续,然后迅速离去。就这样,我被无条件释放。

四、通过这次的经历,我深深的体会到溶于法中的重要,明白了师父每次讲法都要我们把学法放在第一位的原因。作为大法弟子,只有时刻溶于法中,才能走好修炼的路,我更深刻地理解了师父的“挖根”经文:“……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的严肃性,证实了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邪恶”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体会到,任何不合乎法理的事物,在大法面前,那负的一面都会暴露出来。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多学法,当出现问题时,用法对照自己,向内找,就会发现出问题的原因所在和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大法弟子如果头脑中充满法,始终正念正行,那么邪恶就不会再存在,旧的势力就会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法正人间的日子就会早日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