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念正才能冲破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2003年5月10日】我是上个世纪40年代出生的人,小时候家里很穷,没上几天学,97年刚得法时,由于不识字,学法对我来讲是很困难的事,当我下决心学时,师父不但让我认识了大法书中的字,还给我显现出了大法不同层次的内涵,使我更加坚定了精进实修的信心。

我从小就很敬仰神佛,得了大法后,心里明白法轮大法是世间决无仅有的高德大法。99年大法遭到邪恶江氏流氓集团的诽谤、镇压,当时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走出来,到了2000年冬天,我悟到应该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向世人说明法轮大法真相,为大法、为师父讨回公道。当时心态很纯净,心里想,我快去快回,此时距儿子结婚仅20天。

我第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火车上利用师父安排的机缘巧妙地发了一些真相资料,剩下一些准备到天安门后发。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地到了天安门。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忽然脑中闪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马上就有一个恶警上前盘问,我没有搭理它,继续走我的路。这时上来三个恶警,硬把我拖上了车,他们把我连同在广场上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一起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然后又送到了密云劳教所。在那里,恶警发现了我的车票,知道了我来的县市,通知了当地驻京办事处,办事处来人把我带走了。

到了驻京办,我便开始绝食,不报姓名,不报具体地址,抗议他们的非法关押。有一个自称头头的和我谈话,一开始态度非常不好,我本着善心告诉他真相,当他要倒水时,我主动给他拿水瓶,他被感动了,为以前的所作所为开始后悔。第二天,又一个自称姓白的人找我谈话,问我地址,我没有告诉他,还是一直跟他讲真相,最后他说:你找一个人来领你,我就放你。我想了一夜,最后通知一个亲戚找到了我儿子,把我领回了家。我要离开的时候,姓白的把从我身上搜去的钱还给了我。我叮嘱他要记住我跟他说的话,他一个劲地点头,我心里很高兴。就这样我在驻京办绝食抗议7天后获得了自由回到家里,开始给儿子置办婚礼,什么也没有耽搁。过了这一关,回头看看,虽有自己做的不足的地方,但是师父时时都在慈悲的关注着我,从而使我在以后的正法之路中走得越来越成熟。

2002年冬天,我看到明慧网上倡议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和几个功友成立了一个小资料点。在阴历10月15日那天,我带着一箱资料往家走,那一天身上感受和往常不一样,说不出来的滋味,心想我要晚一点回去。这时我坐的公共汽车又要加油,又要修车,耽搁了很长时间,到了车站后,我还是不想立即回家,还想再等一等,眼看着天黑,我才提着箱子,慢慢地往家走,刚到宿舍门口,一个平时和我很要好的邻居迎着对我说:“你先别回家。”原来下午3点,邪恶的610头子带着几个毒瘤,还有几个恶警,到我家想绑架我,在没有绑架到我的情况下,将我老伴(也修炼)绑架走了。我从南边到宿舍门,他们从北边刚刚走了,前后不差两分钟,这样在师父法身的保护下,我平安无事,从此被迫离家出走。到了亲戚家住了一段时间,我悟到我离家出走不是常人的避难,我还要更好地证实法,讲清真相,不能服从旧势力的安排,我就离开了亲戚家,找到了大法弟子,一起做真相。

今年年初,我到了另一个城市,在功友家暂住,由于我当地的一个一直联系的功友被抓,说出了我的住地,当地恶警连同住地的恶警一同来抓我,但扑了个空。因为在三天前我就觉得不能在这儿呆了,便离开了。这次又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躲开了此劫。

通过这几次的经历,我深刻体会到师父时时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我们只有心正、念正才能冲破旧势力安排,才能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才能助师正法救众生。

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