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大法弟子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3年5月22日】党爱民,男,45岁,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赵各庄矿工人。2000年10月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抓进唐山市古冶区看守所,同年12月送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2001年11月被释放回家,同年12月又进京证法,被抓后又送回古冶区看守所受尽非人酷刑。恶警指使犯人打他,不让睡觉,不让上床,冬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用大针往他身上扎,针眼就有100多个,不让吃饭,瘦得皮包骨。看守所一看人要不行了,害怕担责任,通知单位送医院,在院期间,有了机会走脱,又进京证法,被抓回,送进赵各庄公安分处,被打得不行后,又送进医院。三月中旬因向分处人员讲真相被锁在铁笼子里,身子不能直立,蜷成一团。因反抗迫害,一直绝食,已二十几天,现情况十分危急。

王玉船,女,28岁,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赵各庄矿医院的医生。2000年2月进京正法,在古冶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4个月,2001年4月被非法判劳教,在唐山市开平区河北第一女子教养所关押一年,2002年4月被转至唐山市纺织大学洗脑班,受尽酷刑,不让睡觉,不给饭吃,大小便不自由,曾多次绝食抗议,关押至今,身体已极度虚弱。

张秀娟,河北省唐山纺织厂工人。因发真相资料,2002年11月被非法绑架到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抓她的那天,张秀娟正在家里,唐山市610办公室和纺织厂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闯入她家,5、6个大汉对她拳打脚踢,眼看要出生命危险,她丈夫说:“你们怎么能这样狠打人,人都快不行了。”打手才住手。又强行把她抬上汽车,押到洗脑班至今。有一次大法弟子去看她,拿的东西里放了经文,后被发现,歹徒们把张秀娟狠打一顿,用电棍电,问经文哪来的,那一次她差点被打死。

毕俊清,男,52岁,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赵各庄集团公司工作。2000年2月至6月,因进京上访被公司公安分处非法关押到唐山市古冶区看守所,2000年8月因在室外炼功被分处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后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关押期间被强行洗脑,受酷刑,长时间劳动。2001年10月被释放仅三个月,2002年2月又被躲在楼道外的公安处的人强行绑架到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迫害至今。在洗脑班被强行洗脑,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不准睡觉,迫害至身体出现高血压,后来尿血,2002年3月、4月、5月曾三次被送唐山开滦总医院治疗,后又被押回洗脑班。今年4月24日毕俊清满脸肿胀,脸已变形,又被送回开滦赵各庄医院,仅在医院呆了5天,又被强行送回洗脑班。在洗脑班的14个月里,除了强行洗脑,就是关在小屋里,每人一屋,三班轮流看守,不准学员见面,不准家人见面,在这14个月的时间里毕俊清的侄儿、外甥结婚,他也不准参加婚礼。他的岳父、岳母、妹夫三位亲人相继去世,也不准回家祭奠。他每月工资800元,14个月计11200元,单位全部送给了洗脑班。

柳财,男,63岁,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赵各庄矿退休工人。自2001年3月被抓进唐山市纺织大学洗脑班迫害至今,关押期间强行不让睡觉,用高音录音机放在耳边,中间出来几天,2002年10月母亲去世,给了一天假,跟着看守,借机会走脱,后被抓回。抓回洗脑班后,柳财的一条腿被打残了,至今走路都是拐子。在柳财走脱后跑到一大法弟子家,后这位大法弟子全家受株连(爱人、孩子不练功),全家受到毒打、酷刑。

唐春芳,女,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林西机厂。自从1999年7月20日后,被当地公安先后9次非法抄家,第9次是2002年10月22日,派出所恶警吕云平等6、7人,把她家所有值钱的东西和7000元现金、手机等拿走。古冶区610头子郑志刚说:“你不放下修炼就置你于死地,让你家破人亡。”2002年11月15日歹徒们将她迫害至生命垂危时才把她送回家。又找来几个社会上的地痞流氓监控她,拿走她家的房门钥匙,24小时在她家胡闹,她加以制止时就被打。古冶区委书记张折民(电话:0315-3580115)还说:“这办法真好。”到现在已近6个月了,唐春芳母子相依为命,儿子不修炼,歹徒们也不放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