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被手铐和铁床冰得都发黑了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我原是一名职员,因我于2001年9月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在家人及时向单位请假的情况下,单位还是按我旷工三天处理将我非法辞退。在公安局一个个子不高的恶警拽着我的耳朵把我脑袋往墙上撞,后进来一个女恶警对我大喊大叫,说:“你知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然后她对我搜身,其他恶警让她给我点颜色让我领教领教。后来我又被送到看守所,刚到那里时我有一件外衣和一件较新的毛衣,就被恶警科长给扣留了。她还扣留了好多人的衣物,有的家里给送了好几次衣物都没有收到。那时天已转冷,很多人都冻着没衣服穿。

在那里大法弟子被非法提审时,互相见了面不让说话,恶警看到有的大法弟子说了话,就说:“再说就踹他们。”还有一次,我被提审时,在走廊里一恶警手里拿着长杆枪看到我说:“是法轮功吗?过来枪毙你。”

到了10月末,我又被送往市劳教所,到了那里我开始绝食抗议,恶警对我大喊大叫、抬手就打,先是打我一记耳光,我告诉她这样做会有报应的,她听了打得更狠了,我被打得脑袋撞在了墙上,额头和后脑勺都起了包。每天还要罚站,到了30日,她们把我关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我被绑在死人床上八天,大队长不让我穿外衣外裤,白天不让盖被,还让把门窗都打开,我的手被手铐和铁床冰得都发黑了。上厕所也不放下来,让别人拿盆接。到了晚上,睡到半夜常常被冻醒,好象身上被寒风钻透了万根毛孔似的的感觉。在灌食时,大队长掐着我的两腮往里灌,灌进去我就吐出来,豆粉糊顺着我的脖子又洒在枕头上,头发上都是,大队长不让别人给我擦。就让我那样晾着。邪恶大夫气势汹汹地喊:“不吃就灌,再不吃明天就不给她拔管,让她一直插着。”还连喊带骂,还有一个较老的大夫,恶狠狠地在我的鼻孔里来回使劲乱插。2001年末以后再没看见她。她们在灌食的碗中还加了超浓度的盐,致使我的嘴上几秒钟就冒一层白沫子,说话都很困难。胃里也象火烧一样。每天还要有大量的人围着我强行洗脑,要是不听他们的或是说了什么都有人到管教那里汇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