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政府不法之徒的恶行:半夜跳墙偷看 抢走钥匙抄家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我1997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被大法法理深深吸引,如今世上竟有这么好的功法,叫人向善,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这么好的功法不学,失去机缘太可惜了。喜得大法后,我在身体与精神各方面都得到巨大的变化。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到处布满了恐怖,动用电台、电视、报纸等用欺世的谎言,诬陷诽谤,对大法中伤,不择手段的迫害大法弟子。以610办公室为首的邪恶黑窝、密谋策划,从上层至下层的政府、公安局到处抓人,逼迫我们交法轮功的书籍,写“保证书”,派人监视我们,半夜一点钟从外墙跳进我家院内偷看我是否炼功,给我的家人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镇政府三天两头派人监视、骚扰我们修炼者的正常生活。

我于2000年1月3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刚到天安门就被五个便衣警察拦住盘问,说江××命令炼法轮功的不准上访。把我们关押,把身上带的钱全都翻走了,从下午罚我们立正不准动,一直到半夜两点多钟,不准睡觉,不给吃饭,我们立着足有10个多小时,冬天光着脚站在地板上。在北京时,我们当地公安局局长来接人时,在门口堵着我们挨个打我们的脸,打了我三个嘴巴子,打得我两耳鸣响,站不稳,打出几步远。押回当地拘留所后把我们隔离,逼迫我们在单子上写上同意两个字,什么意思我们都不知道,后来听他们说是同意拘留。拘留半个月后我回到镇上,派出所逼迫我们说不炼了,我们不配合,就天天逼我们到派出所签字报到,又是一个多月。逼迫我从家里拿出1000元钱,至今也不还给我们。镇政府人员到我家逼我交书,我不给就派人两天不走,骚扰我们的正常生活。我爸炼法轮功身体很好,病也没了,可江××不准我们炼,我爸心里知道大法好,在压力面前害怕不敢炼,几个月后,拉血差点没命,住医院抢救花了10000多元钱,总算把命保住。这难道不是江××侵犯人权、信仰的罪吗!?

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决不放弃,他们在2001年9月农村秋收正忙,办强制洗脑班。早晨5点钟我在家洗衣服,准备到地里收拾庄稼,市政府、610办公室、镇派出所一些人把我从家里强拖上车,送进洗脑班,把我们分离、隔开。几个叛徒围攻我,我连续三天发正念,对他们讲大法是受迫害的。他们宣传各种荒唐的话,目的是逼迫我放弃修炼,在洗脑班里关押我半个月,它们对大法修炼者用各种邪恶的手段,也改变不了我们信仰的心。2002年10月他们又一次办强制洗脑班,我正干着活,他们去骚扰,抓我我不配合,第二天十几个警察把我家包围,又一次对我迫害。在洗脑班里,他们对我无理搜身,把我家的钥匙从口袋翻走,没有法律程序私闯民宅,执法犯法侵犯人权。强迫我们写三书,逼迫我与法轮功决裂,放弃修炼,如不服从,就判刑、劳教。无理关押了我24天。在这我严正声明,在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所说所写违背大法的话一律作废[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抓进强化洗脑班、拘留所、劳教所、精神病院受迫害的所有大法弟子,给我们人权自由,信仰自由,给我们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