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非法关押6次,劫持进精神病院1次,非法判劳教三年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我于1998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月22日至今,我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关押6次,强制送精神病院迫害1次,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经常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单位以及“610”办公室非法审问、搜家、骚扰、恐吓、监视,被非法罚款4000元。1999年11月单位无任何手续开除了我的党籍和公职。四年来,江泽民及邪恶帮凶610对我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手段,严重影响了我及家人的正常学习、工作和生活,我坚决控告江泽民及610办公室犯“群体灭绝罪”,具体证据如下:

一、我于1999年7月22日因江氏集团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到省委上访,被非法关押1天,最后填了姓名、地址才放人,当天被非法关押的学员约几千人,随即遭到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单位的审问,搜家,写“检查”放弃修炼,交大法书等非法要求。

二、1999年9月9日,我因听说要非法审判法轮功研究会负责人到北京上访,在同修家被单位及家属强制抬回,回家后因拒绝向单位写“保证”,被停职。

三、1999年10月15日进京向人大代表说明真相,遭到封锁,就在人民大会堂门前背“论语”被抓,当天我亲眼目睹被抓被打有几百人,上至85岁的老奶奶,下至5岁的儿童。我们被强制关押在北京公安十三处,强制收费每人300元,遭到人格污辱搜身,我们不报姓名,要求上访,恶警就不让吃饭。我们就绝食抗议,坚持炼功、背法,恶警派来犯人监视、毒打、谩骂我们,让我们冬天坐地板,不让睡觉。有一天晚上,恶警把我们一屋6名大法弟子偷偷押上面包车的后座里不让外人看见,一直到一家精神病院病房前停下,随即上来2位护士用白布绑上拉到病房强制绑在床上,进行鼻饲,有的被灌得吐了一地,有的被插破血管,吐了很多血,有的被拉去高压电击。每天绑在床上不能动,强制打破坏中枢神经的精神病针,吃迷魂药。大家都被强大剂量的药物所控制,呼呼大睡。整个病房50—60人的床位有一半是大法弟子,少部分是真正的精神病人。最后只有报了姓名、地址才拉出精神病院。我被省住京办接走关押在地下室,直到被单位接回,送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罚款3000元。在关押期间,由于药物作用,使得我四肢弯曲,两眼发呆,流口水,头疼,全身僵硬,浑身发抖,最后无法正常行走,无法吃饭,睡觉,外表看简直就是一个精神病人,不明白真相的人还认为是炼功炼的。在严重的精神、肉体的折磨下,单位还不放过,在我神志不清、手写不成字的情况下,强迫我在一张纸上签字,后听说是同意开除党籍的签名。在家人背着我治疗期间,单位同事通知我已被开除公职,时间是1999年11月16日,没有人找我谈话。捏造的理由是我旷工15天,我一个国家干部就这样被开除了,没有任何法律可言。

四、2000年10月9日,我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在押往公安局的路上,我跳车走脱,结果摔伤,恶警仍不放过拉去审问,后看我呕吐,才匆忙送急救中心,在我住院期间,恶警拉走我家的电脑,抄了我的家,电脑是我的孩子学习使用,使孩子的身心也受到打击。由于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被两家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的我身体神奇般的好了,于11月9日出院。医生说是“医学奇迹”。

五、2000年12月中旬,我和同修在火车上被强行搜查,夜里1点多被关押在一车站拘留所13个多小时,非法没收了我们的大法书籍和有关资料。

六、2000年12月底,为了法轮功不再受到江氏的迫害,我再次进京上访,再次遭到江氏集团的非法拘捕。在北京非法关押9天,在家乡非法关押21天,之后由公安局政保科三人将我偷偷押送到省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这里我亲眼目睹了江氏集团是怎样欺骗、折磨善良的大法弟子的:

1.这里有新修的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集中营大队,还有花园等,表面上给世人造成对大法弟子不象对其他犯人,正是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2.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每天安排做体操,上洗脑课,看污蔑大法的资料、录像,强制干超体力劳动,星期六、星期天也不放过,目的是不让你有时间想修炼的事。
3.采取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毒打、折磨大法弟子,有的被折磨致死致残。经常对大法弟子搜身、搜床,搜查来往信件。安装监视器,监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不能随便上厕所、说话、走动。强制穿狱服、唱反宣传歌曲,如有不从,即受毒打、谩骂,采用各种刑具,如上绳、坐老虎凳、关禁闭,利用犯人打大法弟子、包夹,无故加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