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证实法、受迫害、去而复归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26日】我1999年7月20日得法。我是看了妻子学得挺好,以前她气管炎、肺气肿、胰腺炎多种病,通过学法炼功,师父给她清理身体,把病都清理掉了。辅导员说:“你看你妻子学得多好,你也学吧。”我说好,我就开始学法炼功。后来,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使我得到受益。听说不让炼功学法,我说:“师父叫人向善做一个好人都不行吗?不行,我们还照师父说的去做,我们还要学法炼功,证实大法。”

之后学员们悟到该到北京证实大法,还师父一个清白!我们不久去天安门,去了4、5个人到了之后,我们几个人走散了。我胆子小,一看他们都没了,我就拿不定主意。我在路边看到了我妻子被恶警抓走,心就跳起来了,这怎么办?我想还是找原路回家,可是走了好长时间没有找到回家的路,走来走去,被一个便衣问住,他把我的包打开了翻了几遍也没翻到什么,他说把你的身份证拿来看看,我说忘带了,他又开始搜我身上,把我带的300元钱搜出了,可是我身上还有一条横幅放在腰上,上边写着“法轮大法好”没被便衣搜到,后来他让我到公安局去,我不去,他非让我去,我就跟着走,走到一个广场,他说你在这等着,我买盒香烟,就回来。我就在门口等着,等了好长时间,没出来,我就走了。

我继续找车站,我走在一个大桥底下,一些人在买水果,我就问了一个大哥,说这有没有到我家乡的火车,他说到全国各地的都有。不一会一个大姨走过来了,说小伙子,你来干什么来了?我说到北京旅游来了,她说你不是,你是学法轮功的。我说是的。她说:那走吧,我也是。我们一边走一边谈,一直谈到一家门口。进去一看,这有很多的大法弟子,我可高兴了,我就和大法弟子一起学法炼功,3、4天以后,我们屋子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我们一起去了天安门广场,有些大法弟子去了之后就被恶警抓走,在这时我开始打横幅,没等打开横幅,就被两个恶警抓住,就往警车里推,就在这时我大喊“法轮大法好”,他就把我推进车门里,把我们拉到公安局,就审问我们是从哪来的。我们说是宇宙来的,他们就打我们,之后把我们送到分局。恶警继续问我们是从哪来的,我们说从宇宙来的。恶警又骂又恨,于是把我们几个分开了逐个审,我就说了所在城市,之后恶警打电话给驻京办事处,叫来领人。后来驻京办事处一个处长去说你们来收获不少。我说是啊,我们来是证实大法,是收获不少。那个办事处长气得大骂起来,不一会他就走了。第二天镇上派警察来领我,将我送到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被强迫干活,写保证,我说我不会写,恶警找了一个犯人给我写了一份保证书。在看守所里住了一个多月,3月3日,把我们放出来,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又在拘留所住了半个月,正好江泽民这个政治流氓集团搞自焚事件,加害我们法轮功头上,又把我们送到党校洗脑,强制看诬蔑师父、大法的电视,又关了45天。后来恶警叫我家人拿2500元钱去领人,我家人借了2500元钱拿去,才把我领回家。

2002年5月份在山里浇小麦,恶警又把我和妻子二人抓到派出所,说有人举报在家炼法轮功,把我们二人送到610洗脑班,我们又写了“保证书”,镇上派人看守,一天30元钱,结果我们又在里面关了7、8天,又向我们勒索490元钱。我们二人在洗脑班期间,因为孩子想爸爸妈妈,叫姥姥领他看望我们,在半路上出了车祸,这一切都是江XX集团迫害造成的,但之后为了躲避压力,我错误地放下了修炼

在2003年1月份,功友好心提醒我,我就下决心写了严正声明,强化洗脑一律作废,从此我又走上了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