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众生 精进不停


【明慧网2003年5月28日】我今年51岁。从21岁起就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后来发展到全身骨头、关节疼痛难忍,23岁时竟成了风湿性心脏病,全身浮肿,手、脚指变形,长期卧床不起,生活起居全靠爱人料理,真成了一个“活死人”。1997年4月25日我爱人背我去就医,见广场坝子有许多人炼功,非常热闹,一打听说是炼法轮功,接着就有炼功人热情地给我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特点,并说这是高层次的功法,既能祛病健身,又能往高层次上修炼,返本归真,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就这样我有幸得了法,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开始炼功时我站不稳,只能背靠着墙头炼,炼静功时坐不下去,一不留神就摔个四脚朝天,长伸伸地倒仰在地上。在功友的帮助下,炼功几天身体就软活了,站、坐都能自如了,生活能自理了,再也不要人搀扶了。我逢人便说:“法轮功使我获得了新生,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真成了幸福的人啦!”

1999年7.20以后,江氏邪恶集团恶毒攻击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残酷迫害法轮功,我感到就象万箭穿心、心如刀绞,泪水长流不止。我下定决心,无论邪恶怎样猖狂,怎样残暴,我都要“助师世间行”,坚持学法炼功,按师父的话去做,因为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决不丢掉大法,决不忘记师恩。

在邪恶横行、血雨腥风的岁月里,我们大法弟子坚持真理,坚持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用事实去证实法。7.20后去北京上访回来的同修,带回来一些讲真象资料,我想这些是揭露邪恶的证据,我要把它送到群众中去。数量少,我就用笔抄写下来,虽然我字写不好,但我尽量写工整,让人能认识。我一边送我抄写的资料,一边用我自身的受益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2001年后真象资料多了,每次我都抢着做。赶场天就到街上去散发,晚上我和爱人(不炼功)一起送到邻里家去,有不干胶标语或横幅,我就晚上出去张贴或悬挂。2001年4月的一个晚上,我带了100多份资料出去,正在一个胡同里张贴时,突然巡逻警察的摩托车开来了,我一看是个死胡同,进退无路,但我一点不慌不怕,我就立掌发正念:“马上转去,不准进来!”警察真听话,马上掉头开走了。我心情平静地把带的资料全部做完,安全地回到了家。

2002年除夕夜,当地功友准备了几百份向世人讲真象的贺年卡,我拿了一百多份。正准备出去发送,外地功友又送来一大包资料和光盘,这时其他功友都走了只剩我一人,我就找来一个大包,把资料全部装好就出发了。这天晚上刮着北风,下着细雨,道路溜滑,因是除夕夜,街灯照得光堂堂的,我堂堂正正地背着包到各家门前去发送资料、光盘。在进入一个巷道时,从亮处到暗处,看不清路而跌了一跤,滚得浑身污泥,我顾不得这些,爬起来提起背包又继续做,直到把资料发完才回家。

想到邪恶的谎言欺骗世人、毒害众生,我的心非常难受,我决不能让它们的罪恶阴谋得逞,我要救度世人。只要有真象资料我就争着去做,只要有群众的地方,我都要去讲“法轮大法好”,你邪恶巡逻也罢、蹲坑也罢,我都无所畏惧,大法弟子正念足、威力大。“正念显神威” ,邪恶无处藏。有时晚上我专找交通要道、行人多的地方去发真象传单、贴标语挂横幅。有一次,我在一座桥上挂横幅,两边栏杆都挂上,在灯光映照下“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放出耀眼的红光,行人来来往往,看得真真切切。

我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带上真象资料去散发、张贴,走好每一步,不忘使命。有一次我去A地探亲,利用到汽车站、火车站去散步的机会发了很多资料。我深深地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每时每刻都肩负着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使命。最后,我以师父经文《正神》与同修共勉:“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