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我于1998年10月15日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受益,思想境界提高,家庭和睦,印证了法轮功确实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法轮大法是正法。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后,大量学员无故被抓。出于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我于2000年11月18日去北京向国家领导反映真实情况,然而却遭逮捕,于12月28日送回拘留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非人的待遇,连睡觉都受限制。2001年4月5日被非法判劳教1年6个月,送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劳教所里长期克扣大法弟子,伙食极差,吃的是发霉的面做的馒头,酸咸菜,菜汤里有沙子和虫子,而且还超时间超体力劳动,在无任何劳动保护的情况下生产有毒的假农药,劳动者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有中毒反应后恶警还强迫继续劳动,如不继续劳动就被罚坐铁凳子。有的人眼睛几乎失明还有出现恶心、呕吐、流鼻血、流眼泪、咳血、昏迷等症状。有的学员拒绝出工,就被反扣在铁凳子上(铁凳子是一种刑具)。由于长时间的肉体摧残,造成昏迷,但恶警还是继续迫害。

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不具备生产农药的设备厂房,没有任何可以生产农药的国家认定的资格证书,是个黑加工点,只是为了挣钱非法生产农药,每当遇到上级检查时间马上停产。

我在劳教所里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不配合劳教所的洗脑,坚持信仰,因而迫害加重,挨打受骂是经常事,被三次非法加期,劳教所里锦旗上有破坏大法的话,为了维护大法,我就把它拽下来了,结果恶警把我反押在凳子七天七夜不许睡觉,保持一个姿势。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导致全身浮肿,手肿的象馒头一样,上厕所时手提不了裤子。双合劳教所还进行非法搜身,侵犯人权,为抵制迫害,我多次被刑罚,被反铐在铁凳子上,反铐在暖气管道上,被反铐坐在地上关小号等。有一次在会上我阻止恶警对大法和师父的诽谤,结果被吊扣在二层铺上了,后来恶警给我加了三个月才算完事。

在被迫害的这两年中,连写信都受到限制,还不许打电话,不许接见家人,笔和手表都被恶警强行抢去。一年四季只能洗冷水澡,女子劳教所住的寝室还经常有男干警随便进入。每天只许上三次厕所,每次五分钟。我们在被逼迫装卫生筷期间,也没有起码的消毒设施,卫生防疫设施和厂房都是在我们的寝室里,结果卫生筷的木屑、灰尘满天飞,弄的被褥、饭盒、脸盆里面全是木屑。

在两年的被迫害中,我失去了人身自由,人格受到污辱,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验证了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丧尽人性的险恶用心。我坚决支持国际法庭对江氏集团的正义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