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连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的权利都没有


【明慧网2003年5月6日】我是1996年有幸得了师父的法轮大法,多年的疾病不治自愈。不光是我一人受益,俺村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深深受益于法轮大法。

正当我村炼功人日益增多时,1999年7月20日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村这些受益于法轮大法的学员立遭迫害,在公安局副局长指使下动用警车把我们村包括我共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进了劳教洗脑中心,在这里不许学员学法、不许炼功,强行看攻击、谩骂、诽谤师父的电视片,强迫写保证书、照相、摁手印、立档案。公安局副局长还雇用打手用带有半瓶矿泉水的塑料瓶抽打一学员的脸,抓着她的头发在地上转,在地上摔,打倒后抓起来还打,一直打累才罢休。还有一个外地学员,被打耳光、皮鞋踹,又拉到院子外面使用酷刑。在洗脑中心,每天让吃五个小馒头,不到半个月时间被勒索伙食费400元。

1999年农历腊月23晚,以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的一伙恶警又闯入我村,动用警车,把我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又强行抓进看守所,在那冰天雪地的腊月27晚以公安局副局长为首,再加上看守所五六个管教强行把一个外地学员的衣服扒光,光穿裤衩、背心,让她坐在雪堆上。邪恶管教在公安局副局长的唆使下把她从雪堆上拽起来轮流打,打得口流鲜血,再用冷水冲,还用下流脏话辱骂我们,强迫我们骂师父,强行戴手铐、拍照上电视。后来她家人又急又怕给公安局副局长送礼买东西就花了500多元。邪恶之徒还逼迫我们其他十几个学员轮流打她耳光,用脸盆从她头上倒凉水,如果谁不打邪恶副局长和管教就打谁的耳光,用皮鞋踹。我们在看守所关押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被勒索伙食费500元,每天吃六个小馒头,菜汤里没有一滴油。公安局副局长还向家人索取押金2000元,不给收据。

2000年3月15日期间以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的一伙恶警又到我村无故抓人,因乡亲报信逃脱,流落他乡数日。他们为了抓人到深夜爬墙而过私闯民宅,在那些日子里随时都有警车来抓人。

2000年农历六月初五晚以镇派出所副所长为首的一伙恶警闯入我家强行抓我。在那些日子里他们时常开着警车抓人,一家老小整日提心吊胆不得安宁。大儿媳以死来讨个公道,就这样他们和儿媳吵起来了,趁着天黑人乱我逃出家门。他们没抓到我就打110报警抄了我的家,把大儿子结婚买的电视机,二儿子农历初八刚刚结婚买的电视机、VCD、摩托车全部抢走。事后,他们又多次来家抓人。家人没办法,又没有说理的地方,又着急、又害怕,只有买东西送了礼,又罚了200元钱共计1000多元才把抢走的东西要回来。

2002年所谓的十六大召开前一天,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到我家来抓我,我的儿子、儿媳哭着给他们说好话,给他们跪在地上哀求。最后逼迫我儿子和老伴写了保证书才没把我带走。

在中国当今这个世道连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的权利都没有,真是天理难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