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使我健康 江集团将我致残

【明慧网2003年5月9日】这是一个大陆修炼者,从一个炼功后身体健康,一心只想做一个好人,而遭到江氏流氓集团残酷折磨,后致残的事实经过,多少善良的人看着我拄着双拐在心痛、愤怒中,他们越来越清楚了江犯一夥对法轮功修炼者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

我将1999年7月20日以后遭受的残酷迫害──将我从一个健康人折磨致残,现双腿不能行走的事实经过,提供给国际法庭和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揭露在江泽民的指使和操纵下,恶警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惨无人道的卑鄙、野蛮迫害罪行。

1999年1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有直肠炎、便浓、便血,多方求治都没有痊愈,炼功后很快身体痊愈。从此以后,我时刻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里、社会上做一个好人。

从99年7月20开始,我被单位停止工作反省,停发工资(单位还有两个炼功人也被迫停止工作)。站领导在上级指示下每天多则二次会,少则一天一会,大会批、小会斗,工人们私下说“这是搞文化大革命”。强行逼迫填写所谓“决裂表”,后因坚信法轮功被单位领导将工作调到最辛苦的岗位──站在马路边售票。

我三次被非法拘留,1999年10月底,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信访办连一句话都不让说。我到信访办门口后,一提是为法轮功上访,就被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遣送回当地拘留,非法关押在秦皇岛市第一拘留所,后因拘留所里非法拘捕很多大法弟子,监室全满,我被转到秦皇岛抚宁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强行扣压225元生活费,而且每天吃不饱。从看守所出来后,单位不允许我上班,并以放弃信仰作为上班的条件,逼我写“保证书”。

1999年12月25日,我去同事家看同事,她爱人刚去世。就在当晚11点多,公安局二处强行从我家中将我绑架走,并以“串联”的罪名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又一次非法将我送秦皇岛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所里每天长时间逼坐板,利用吸毒犯人方某随意辱骂、殴打炼功人,方某还肆意挥霍炼功人的钱财和物品。回到家后上级领导交通局主任丁继宗,宣传科长宁桂兰和公司站领导陈永强仍不允许我上班,从经济上逼迫我,我一家四口,两个孩子上学,爱人每月400多元工资,五个多月了不让我工作。造成经济上十分困难,可是单位领导却说“不让你上班,没有吃的看你们还炼啥,想上班必须写保证”。我单位的功友张秀芹的爱人刚去世,自己带一个孩子,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也不让上班,不法之徒强行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我俩在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事后我泪如泉涌,心如刀绞。这就是在江泽民的密令指使下“经济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经济上迫害。

可是,我上班仅一个月,在2000年4月的一天,我正在出车卖票的路上随车行使,突然副站长开车追来,将车拦住,随后将我强行绑架到秦皇岛市开发区学习班,封闭洗脑一个月,在学习班一个月里,每天强行正步训练,睡在潮湿、阴凉的大车店里,晚上睡觉不允许我们关门,每个炼功人强逼交450元生活费,单位还得给每人交1150元,不交的就强行在工资里扣除。我上一个月班辛辛苦苦干活,最后工资只剩23.26元。面对一次次无理的迫害,我渐渐清醒,不能再认同这种迫害。

2000年7月5日,我再次进京上访,可是哪里有法轮功人说话的地方,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对我们这些个手无寸铁,只想说句真话的好人,拳打脚踢,甚至手里拎着木棒子打。我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几个小时后,单位一副站长赵立文和派出所所长在秦皇岛驻北京的警察带领下,强行将我拖上汽车,汽车站站长陈永强事先通知公安局二处,在没见到我本人的情况下办理了拘留证,直接将我送到秦皇岛市第二拘留所,面对这一切邪恶的迫害,第二拘留所的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恶警们和公安医院的人,野蛮、强行给绝食的大法弟子插鼻管灌食和强行输液,恶警们强行拖拉、拽,用手铐子将大法弟子铐住灌食。八天以后的2000年7月13日,公安局二处在我拒绝签字的情况下,强行非法将我送河北省唐山开平区第一劳教所劳教。第二拘留所在我绝食没吃过一口饭的情况下,又逼迫勒索家人450元伙食费和插管灌食钱。

在劳教所里我遭受了人间最残酷的折磨,逼着乾没有安全保障的活,双手被机器里喷射出滚烫的浆水严重烫伤,一个多月双手什么也干不了,劳教所根本不管,全靠同屋功友照顾我,现右手大拇指变形,双手留有烫伤的疤。

我在劳教所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电棍长时间电击,冬天绑着双手吊在树上冻着,晚上不让睡觉,绑在库房窗户护栏上,在阴冷的墙根下罚站,被关小号监室内高音喇叭从早6点到晚10点不停的放大音量折磨人。

2001年1月16日,劳教所在接上边指令后,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残酷迫害,下午1点劳教所所长许德山,副所长阮大国等头子带领劳教所全体男女恶警,并向荷花坑劳教所借10名男恶警,开始对法轮功全体学员拳打、脚踢,用手铐子铐,强行拖入操场、菜园、养猪场等地飞吊在树上和柱子上折磨,恶警们将我拖进操场飞绑在树上。仅那天被吊的大法弟子近百人,从早上7点左右一直吊到晚上10点多,有的到夜间12点,搞人人“过关”,写“保证”,遵守所规所纪。张玉清等几位功友因绝食在被吊之后,在操场上罚站到第二天早上直到答应吃饭,那天外边气温很低,加上多天绝食她们几乎被冻的不能动,可是恶警并没有手软,还威胁说如果不吃饭就不许回屋。

2001年1月19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加残忍了,早晨六点在逼迫我们出操走正步时,看到功友郝建玲(女,44岁,河北省抚宁县深河乡义卜寨村)被飞吊在树上示众,看着被悬空飞吊在树上冻着的功友,我说了句公道话,女恶警魏群等人拧我胳膊、按脑袋、捂我嘴,随后男恶警王学礼(男劳教所供应处处长)带领二十几名男恶警强行将我绑在操场的铁柱子上,王学礼命令恶警:“电棍拿去”,很快恶警拿来了早已准备好的高压电棍,王学礼手持电棍凶狠电击我的脸和嘴,狠毒到电棍不离开脸和嘴连续电击,又一个一个的电击我十个手指,就这样连续用电棍折磨我一阵子后,还不罢休,王学礼又让两男恶警将我拖进会议室,强行逼迫我下跪,我不跪旁边的恶警拧胳膊、按脑袋跪下,此时王学礼完全丧失人性,满嘴污言秽语,声音充满凶狠、残暴,手持电棍电击我头部、后脑勺、中枢神经、后脖颈子,狠毒的电棍不离开脑袋持续电击,我始终是咬牙忍受着,嘴里都咬破了,直到又拖进一女学员徐支兰,才对旁边恶警说“把她拖出去”,又强行罚我在墙根站着,第二次连续电击我至少30分钟。同时还有其他十几个学员遭受毒打和电击。

遭电棍电击折磨三个小时后,我的脸全部肿起来了,脸的肉已被击烂了,满脸全是水泡,嘴肿的撅起很高不能进食,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满头都是泡,后脖颈子也全是水泡,晚上根本不能躺下,以后的日子我痛苦不堪,真是生不如死的被折磨着。半月后我双脚脚趾开始疼痛,针扎一样的痛,而且是每分每秒都痛,小便也失禁。每天肚子憋得胀疼,解一次小便全身是汗,行走更是困难。双脚神经痛的我晚上不能入睡,整整6个月晚上我都是成宿坐着。对于我的情况劳教所根本不管,而且封锁消息,不许我对别人讲电棍折磨的事,不许我与家人接见通信,我要求过多次去医院检查,劳教所不允许,以至造成我双脚痛发展到双腿也痛。直到四月份,我家人接到匿名电话后,才得知我被折磨的不能行走了。母亲在劳教所招待所住了20多天,天天要求劳教所放人,而且说:“你们不放人,我死也不走了”,中间60多岁的母亲犯过心脏病,劳教所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放我出来。这时的我早已被折磨致残,不能行走,而且已卧床不起了,出来时是一个女劳教犯背我出来的,可是劳教所恶警却指着我说“你还有一口气呢?”他们是要杀人灭口。11个月的非人折磨使我骨瘦如柴,不成人样,满头白发,看到我的人都痛心地说:“好好一个人咋给折磨成这样”。

2001年6月14日我回到家,到家后面对我一个卧床不起不能行走的人,生活上根本没有人管,更没有人给医治。我在单位集资分红的钱都扣压着,相反连续不断的单位各级领导、公安局、“610办公室”、派出所等上门和电话骚扰不断,他们用电话监听,住宅监视,威胁、恐吓逼我转化,说:“不转化还送回劳教所”,更不允许我对外人讲我在劳教所被电棍致残的事实,亲人找律师咨询,“610办公室”和交通局马上说:“付伟萍还要讨个说法,不行送回劳教所”。2002年春节,恶人让单位工人从初一至十五轮流上我家监视,“两会”期间不允许我爱人上班,逼迫在家中看着我,并威胁他下岗,搅扰我一家人不得安宁。我要求单位给生活费,单位却逼我妈按着他们写好的保证书抄写为条件,逼迫家人代写保证书。

开平劳教所至今非法扣压我母亲自费给我检查、诊断、做肌电图的收据。从肌电图检查上的结论“双下肢周围神经原性损害”,完全可以判断我头部神经遭电棍电击后造成的残废。我在河北省唐山市工人医院检查时,劳教所警察竟欺骗大夫说:“别听她说的话,她精神有毛病。”还威胁我丈夫在我检查报告上出据假报告,大夫义正辞严地说:“我是大夫,不能不讲医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