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谤佛法 堕地狱


【明慧网2003年6月10日】有个信奉儒家的韦氏子,在唐宪宗元和年间任职。他从小独尊儒家,不是儒家倡导的不说,认为佛教是外来的,不适宜在中国提倡。他有两个女儿。长女嫁给相里氏,幼女嫁给胡氏。他的大女婿坚持韦氏子的学说,二女婿就正好相反,敬重佛教,并用心研究它的文字。如果遇到不能翻译的,而应当读梵语的字,就卷起舌头模仿着念。时间长了,更是虔诚地信奉佛教。等到韦氏子重病卧床时,他把儿子叫到跟前说:“我是儒家的人,凡不是先王的教导我都不能服从。我现在快死了,千万不能成为世俗那样的情形,修佛像、请和尚吃斋,在佛的面前请求保佑,辜负了我一生的心愿。”他的儿子听从了他的话。

脱掉了孝服不久,胡氏的妻子就死了。凶信通知到相里氏家,因他的妻子有病卧床,就没有把妹妹的死信告诉她。不久他妻子的病情越发危重,他家里人都围着哭泣。妇人就要停床了,忽然象被鬼神扶持着一样冷不丁地坐了起来,呼喊着她的丈夫说:“我的小妹,已经死了几个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于是哭个不停。她丈夫哄骗她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贤妹只是有点小病,最近听说已经好了。你这是恍惚时看见的,没有一点凭证,千万不要难过。现在你病很重,需要好好养病才是。”

相里氏的妻子却不听丈夫劝慰,又哭泣着说:“我妹妹就在这里,她自己说是今年十月死的。并且在阴间看见了很多事情。快叫我的弟兄们来,我要亲自说给他们听。妹妹对我说昨天到了阴曹地府的西曹,听见高墙里有冤屈痛楚叫悔的声音,很象先父的声音。看那上面有火光迸出,火焰象风雷似的。请求进入里面观看,又不准进去。只好老远哭喊他。先父听到后,叫喊着说:‘我因为一生诽谤佛教,在这里受罪很深,没白天没黑夜,一点休息的工夫都没有,这里的刑罚名称说不完。唯有倾家荡产,用家中全部的钱财修福,可能万一获救。轮回的劫难很难减免,只是百刻当中,唯有一刻能暂时休息让我略微喘口气。你虽然前世的罪过不轻,因为丈夫积善,不会堕落到地狱去,就要上升天堂了。’我因为你的思想象我死去的父亲,不尊佛教,也应受几百年的罪了。我死了之后会化为乌鸦,等二七祭祀斋僧时可以来这里。”

相里听后哭着说:“水火变化,事物本来就有的。雀变为蛤、蛇变为雉、雉变为鸽、鸠变为鹰、田鼠变为驽、腐草为萤、人变为虎、为猿、为鱼、为鳖之类的故事,历史延传不绝。变为乌鸦的说法,怎么敢不信呢?可是乌鸦成群飞来,一群都有几十只,怎么能认识哪只是你的化身来加倍尊敬呢?”他妻子回答说:“尾巴下面长着白毛的就是我。替我告诉世上的人,做坏事的人,活着有人责罚,死了有鬼责罚,丝毫不会错。根据他的迷惑、迷惑多少来决定对他的惩罚。你没看到天宝年间的人多,而现在的人少吗?大概做善事的人少,做恶事的人多。因此一厕之内虫蛆上万,一砖之下,蝼蚁千万。而从前的名城大邑,空旷无人,美地平原、看到的尽是草莽。难道这不是应验吗?告诉世人吧,尽力做好事吧。”说完又躺在床上,那天晚上就死了。

她做为媳妇,对公婆敬奉,待丈夫顺从,做长辈慈祥,对下人谦和,所以全家人都哀怜她,为她这么年轻就变成异物而怜惜,无论年老年小的都哭着等乌鸦来。等到了二七那天,果然飞来几十只乌鸦。其中有一只落在庭院当中大树最低的树枝上,看着婆婆的门,悲切地连声叫着。好象在诉说什么。老老小小的都看着没有不哭的。过了一会儿想起验证它的尾巴,果然有两根白毛,白得象霜雪一样。婆婆伸出她的手来祝祷说:“我的媳妇临死时说,她会变成乌鸦,尾巴上长着白毛,如果你就是我媳妇,就快飞到我手上吧。”说完,那乌鸦就飞到她婆婆手上,很温驯地吃食,就象平时家养的一样。吃完就飞走了。从这天起天天来求食,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几个月之后,乌鸦就不再来了。

(资料来源:《续玄怪录》)

编者注:韦氏子一生诽谤佛教,死后落入地狱受煎熬以偿还他的业债。那么今天在中国诽谤法轮大法及其弟子的恶人如不停止诽谤大法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话,其下场必将比韦氏子更惨,等待他们的是无生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