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劳教所派驻男恶警 酷刑折磨法轮功女学员

【明慧网2003年6月15日】2002年8月27日,万家劳教所(关押女大法弟子的地方)突然进驻一帮男恶警,所里给他们的任务是“整顿”,分别进入各班。这是非常流氓的做法。新来的男恶警有高志强、徐习国、李光耀、周军等。他们用粗暴野蛮的手段迫害这些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第一步就是强迫大法学员戴胸签、报数、出操。大法弟子不配合,就被几个管教连拉带拖弄到一个空房子里,把胳膊扭到后边连打带踢,按倒在地,有的大法弟子胳膊被扭得不能动弹。其中一名大法弟子不戴胸签,被恶警高志强等人拖出去用电棍进行残酷的迫害,电击大法弟子的脸、脖子,身上都是伤,还强迫坐铁椅子,在坐三天当中,女恶警猛打嘴巴子。还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带进小号把手在背后用手铐吊起来,手铐勒到骨头,手肿起很高。

恶警管教用酷刑折磨强迫大法弟子写“三书”。我们要求和队长谈话讲真象,告诉他们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对大法行恶下无生之门。这时听到小号里传来的惨叫声不断,大家同时质问邪恶队长常树梅,为什么用这残忍的手段对待大法弟子。常树梅不听劝告继续行恶,她让一大法弟子写“三书”,这大法弟子不写,她就让刑事犯把大法弟子的手用绳子绑在背后带到她办公室蹲着,不让睡觉,还说这是轻的,再不写就送上三楼集训队就不是这样对待了,或交给男管教处理。以高志强为首的有徐习国、李光耀、周军等强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录象,还让大家讨论。大法弟子都说这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谎言,没有一件是真的。恶警们便把大法弟子拉出去迫害,上大挂。

有的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下违心写了“三书”,后来又索要“三书”声明作废,被邪恶的管教高志强、徐习国铐上手后上大挂。恶警高志强、徐习国、周军、李光耀强迫大法弟子三天一个“认识”,一星期一个“揭批”,不写就坐铁椅子,或上大挂。在酷刑下,有的法轮功学员头疼得不能吃饭,有抽背气的,还有吐的,精神和身体遭到严重的摧残。有两名学员不写“揭批”,被强迫坐铁椅子,手背后边铐上整天整夜不下来,不让睡觉,大冬天还把铁椅子推到窗口,并打开窗户,冻得大法学员嘴发紫,浑身发抖,就差没冻死。

一切恶毒的手段都用了,“最后一个想要通过强制和欺骗、企图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他们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其中恶警李光耀当时说:“竹篮打水一场空。”

由于坚持修炼而被超期关押的大法学员集中在三楼,从12月中旬,一直到1月25日,恶警强迫大法学员早5点半起床“码坐”到夜里12点,不许闭眼睛,不许说话。被邪恶操纵的犹大徐凤平、李宪梅逼迫法轮功学员念诽谤大法的书,体罚蹲下,如不蹲就上大挂。春节后从2月1日到17日,又有30左右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一个屋子体罚“码坐”,并问大家放不放弃法轮功。大家都说“不放弃”。从早5点半起床到晚11点,一天只让上两次厕所,有的学员尿在裤子里,恶警夜里不让上厕所,不让下地,要拉尿在床上。警察科长赵余庆告诉犹大班长看着码坐的大法学员:“不许说话,让她们变成哑巴。”有的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腿疼,圈着腿,值班的报告恶警姚福昌说她炼功,把被子拿起来看,可见邪恶怕炼功怕到什么程度。

在这里,每天都充满邪恶。管教和犹大变着法迫害学员,编诽谤大法的题让背、答,但如果说真话,就遭迫害,体罚、上大挂。队长张波指使刑事犯把大法弟子吊起来迫害,脑袋用袋子套上打,这简直就是黑社会的行为。科长吴洪勋指着一名被体罚的大法学员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因为这位大法学员学历很高),你们这几百个法轮功,整死一个跟整死个蚂蚁一样,给你留口气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