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部肩部电焦发黑,耳部肿大流水──我在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6月15日】我在2000年12月晚上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当中被恶警抓住,因拒绝讲出资料来源,政保科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非法关押我一年。我在被非法关押和劳教的一年中,亲眼目睹了他们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

我先是被送到保安公司,非法关押,所谓的监视居住,20、30人挤在一间10几平方的房子里,睡觉都挤在一起,连翻一下身都不可能,就这还有睡不下只能睡在地上,卫生条件极差,导致每人身上都生了虱子,多数还得了疥疮,干警也不过问,一天只给两个馍,两勺汤,卖的东西特别贵,就这样每天还要收50元,不过这里已经是相当便宜了(我父亲被政保科这样监视居住2次,第一次因和平请愿,被监视居住3个月,每天220元。第二次因联名给中央写信,被监视居住6个月20天,一天180元。每次交钱2000元才让接见,没有给过一张正式收据,运气好他们还给打个收条,运气不好,我们还要给他们写个交钱条)。我的家人第一次见我时因带的钱不够,他们只给了2、3分钟的见面时间。给我送的棉衣、洗漱用品一件也没叫带进来。不给钱想接见都不行。他们就是利用手中的职权压榨我们的血汗钱!

在这期间,政保科在没有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了我的家,先是搜走几本大法书籍和一盒炼功带,后又抱走了我的sony电视和飞利浦VCD,因没有找到进口的随身听,只找到一个20、30元的小录音机。就说这个就不拿了,但又拿了一些健身用品和几个烟花,他们的这种行为和我看到电影中还乡团抄老百姓家的做法没有什么两样。

一个月后,邪恶之徒把我绑架到劳教所,由于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较多,它们为了不让我们之间说话,就利用这里的吸毒偷盗及其其他劳教人员时刻监视,那些劳教人员在里面怎么传播作案手段和经验,他们不管。却专找那些较坏的劳教人员专门迫害我们。这些劳教人员在它们眼中就是提干加薪、增加政治资本的最好工具,这些劳教人员对我们更加苛刻,张口骂、抬手打是常事。但我们大法弟子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长时间来,有些有良知的劳教人员从中明白了一些。

三队教导员甚是邪恶,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在它眼里,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还不如那些吸毒、偷盗人员。有好多事情就是它在背后指使。

在我们要求炼功被它们强行阻止后,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先是给我铐上手铐,后用电棒在我脸上、肩上、头上、嘴部不停的电,多次连续长达3分钟,然后把我推倒在地,用脚踩在我头上,用电棒在我耳后、脸部及身体其他部位乱电,后又有3、4个恶警用5个电棒同时在我身上乱电,电棒没电了,充足后再电,这次电棒击打长达1、2个小时。使我脸部肩部皮肤电焦发黑,脸、嘴肿大,耳部肿大流水。右手在倒地后被手铐硌住,致使小指、无名指无法用力长达半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