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年被评为先进乡医的我竟被诬为精神恍惚而失去工作

【明慧网2003年6月17日】99年7月20前夕,刚刚结束乡医会,派出所所长叫住了我。他问起了大法,于是我向他讲真象。当他不让我离开时,我才知道被软禁了。于是,我设法脱身去了同修家,更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邪恶势力要对大法进行诽谤定性!我和同修决定进京上访,但途中被押了回来。在夜间单审时,警察审问上访原因,我回答说,我要为大法讨回一个公道。便被软禁了7~10天。

2001年元月4日,为给大法讨回一个公道,还师尊一个清白,我再次进京上访。当绕路行至大连市时被捕,被关进劳教所4天。8号押回当地镇派出所。途中,党委副书记威胁说:“你儿子不是教学吗?我和教育局很熟……”当晚8-9点钟,党委秘书带一青年来拘禁室,先是大骂了一顿(骂大法与大法师父)继而殴打我。他们打累了停下时我说:“你打我。”党委秘书无耻地说:“谁看见我打你了?”两个女看管没吱声。其手下男青年说:“没打。”说完,又是一阵猛打。此次被非法关押共20天,于新年前夜罚款交2000元释放。即使这样,警车、监控、派出所电话及夜间12点无名电话骚扰不断,身为大法弟子的我仍无安宁之日。

随着镇压升级迫害加剧,2001年3月12号上午9时,医院副院长及主任突然来我家,对我说:“群众告到医院告到党委,说你处理病号精神恍惚,党委书记一次次来电话,你停下吧,不要再到卫生室去了。”我对这些话感到莫名其妙。大法使我懂得了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大法净化了我的思想,使我出污泥而不染,从而更有益于社会。我的平和、善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素质的服务深得村民的信任和尊重。在铺天盖地而来的邪恶的栽赃诬陷中,一个连年被评为先进乡医的我,片刻成了“处理病号精神恍惚了”。

时间一天天、一月月的过去了,于是我被迫辞职。在8月2号的电话中,院长说:“你现在不止是辞职问题了,是因炼法轮功被解聘了。”为去要押金及物件,我一次次去医院,副院长不是说:“院长不在”就是说“院长病了”。

江氏之流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但我决不认可严重触犯宪法的邪恶之徒对我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