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的遭遇:年迈父母被逼离家 三岁孩童受创伤


【明慧网2003年6月19日】我于1996年6月得法,我们一家人除了丈夫外都修炼法轮大法。在得法以前,我生活总是昏昏沉沉的,身体上的病也无法彻底根治。当我遇上这万古机缘,得到了师尊传出的宇宙大法后,我的身体健康了,思想升华了,生活变的轻松愉快。但江氏为了一己私利,公然于1999年7月20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残酷镇压大法和大法弟子,一时掀起了层层恶浪。

1999年7月21日,我带着几个月大的小孩和3岁多的侄儿,与县里的一些大法弟子一同去了省政府信访办,想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当天晚上,我们到达了省城,之后去了我父母家,但家里空无一人。第二天早晨听邻居们说,21日凌晨4点左右,我母亲被抓走了,早上父亲就出去了,一直都没回来,可能也被抓走了。我们二话没说直奔省政府,当时在省政府门前已有很多大法弟子在等候,听他们说省政府不准任何人进去,进去的大法弟子都被拦住了。我带着小孩和一些大法弟子来到一栋楼前,没等站稳脚,就来了很多穿制服的恶警,还有几辆车。他们不管你是年迈的老人,还是带小孩的妇女一律拖上车,我们县里来的都被拖入一辆车里。在车上大家一起背“论语”和经文。随后,我们一车人被带到了某地,警察把我们一个个叫去登记,问名字、地址,我什么都没说。下午,有许多同修被本单位、本地区和当地派出所接走,我抱着小孩,牵着3岁多的侄儿被警察推上了分局的车,车开到另一个地方又接了几个人。侄儿说口渴、肚子饿,我就抱着小孩去买点东西给他吃,刚下车门就被恶警推回到车上。车开进了一所小学,天快黑了,我被接走到派出所。居委会主任和户籍警把我和另两名同修带到会议室,对着我们大吼大叫,侄儿吓得浑身发抖,怀里的孩子也吓得哇哇大哭。他们要我拿出钥匙到我家去抄家,逼着我们写“保证书”,我拒绝了。户籍警和居委主任用威胁的口气说:‘你是抱着小孩不方便吧,我们给你抱,你快写”,居委主任一把抢过我手上的小孩,还说“不写就把你和两个孩子一起关起来”。看着他手上哭得很凶的孩子和一旁吓坏了的侄儿,我被迫写了所谓的“保证书”。随后,我一手抱、一手牵地带着两个吓坏了的孩子回了家,都已经有9、10点钟了,到这时两个孩子连水都没喝一口。

2000年3月,我和本单位一同修,还有县里几位同修都觉得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于是大家结伴而行,坐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我们在车上就被派出所拦截下来了。被抓后,县政保科就到单位去勒索了七千元,在派出所接人时,听见他们说,带回一个多少钱,这就是江氏集团所说的“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回到县里后,它们把我们带的行李,乃至身上穿的内衣、裤都搜过一遍,带的钱都搜去了。他们还嫌我们带的钱太少。钱拿去连一张收据都没有,就把我们关在楼梯间下,而他们却到预先订好的酒店去吃饭了。它们吃饱喝足了回来,开始分开审问我们,“审”我的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恶警,他问我是谁组织去的,我说没人组织都是自愿的。他出去一会儿,回来把我往墙上一推,打了几耳光,口里叫嚣着,看你不说实话,这时又进来一个警察把我拖过来要我跪在地上。我心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么能给你下跪。这可惹恼了它们,一个用脚踢我跪下,一个把我的手一上一下反铐着,一边咆哮着“要你嘴硬,看你说不说”。接着又拿来了一根很粗的木棒把手铐往上抬,手铐陷入肉里,它们还不解恨,在我身上乱踩,乱踢,把靴子脱掉,用力地踩我的脚板,拿抬手铐的木棒打踝骨。当时我心里一直在背经文,我还听到别间大法弟子被木棒打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被送到拘留所,记得我当时是挪到了号子里,把裤子卷上来一看,几乎整个小腿都肿了,一位先被关进来的同修哭了,说这些人太邪恶了,把人打成这样。我走路困难,手拿筷子都成问题。

关押期间,警察去抄家,用手铐铐着我进的家(住在单位)。当时是上班时间,很多人在看,议论纷纷地说,不就是炼炼功嘛,好像犯了多大的罪一样。警察抢走了所有的经书,讲法、教功光盘和一个进口的随身听。警察在我同事(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时,随身听不管好、坏全都要,还发现了一张龙卡。警察在提审时对她说,只要再拿一千元就放你。关了20天后,单位担保,政保科的人说“这一千元是我们要的,以前那些钱交到政府去了”。这位同事还被勒索了几百元伙食费,上了一年多的班工资都被单位扣了,仅靠爱人微薄的工资,一家三口生活真的很困难。

2001年2月的一个下午,户籍警配合政保科将我父亲骗至派出所,第二天清早直接送至新开铺劳教所,理由是我父亲发真象资料被抓后,警察勒索一万元却只得了三千,还差七千。我母亲在2001年3月某日凌晨1点左右被警察带走。

2002年过年前,我带着小孩回父母家过年,区十几个恶警气势汹汹闯进来,要带走我父母,还要抄家。父母不去,我也不准。因我阻止他们带人,警察科长把我打倒在地,还叫另一个人用脚踩我的手,四个人将我抬到车上。我的裤子都被扯掉了一半,鞋也没穿,父母是光着脚被强行拖走的(当天下了雨,地上全是泥水),把三岁大的小孩一个人扔在家里。小孩见我被打,哭喊着要妈妈,别打我妈妈,恶警没一个人理会。邻居见状帮我们拿来了鞋,我要下车把裤子穿好,恶警不准将我推回车上。邻居们都说,这一家人都是好人,你们这么做太不像样了。群众发出了正义的呼声,不法警察怕引起公愤,就把我给放了。

在正月十五元宵节那一天,警察又要带走父母。小孩一直抱着我不准我说话,要我到楼上去,她怕我又被打,又被抓走,那次遭遇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极大的创伤。这次我父母正念闯出魔窟,之后为避免遭迫害,一直流离失所。

2003年3月中旬,我爱人到父母家拿些日用品,不到3分钟时间,管区户籍警和街办事处人员闯进来,要把我爱人带走,问我在哪,我父母在哪。我爱人当时走脱了,他们抄了家,把花了4600多元买的刚半年的摩托车也推走了。

自99年7月20日至今,已有三年多的时间,无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妻离子散,连生活都成问题,很多大法弟子受尽酷刑、种种惨无人道的摧残,更有的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善良的人们啊!我相信你一定看到了在你们身边发生的这一切,大法弟子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真、善、忍”,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仅仅为此而已。连这点做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而且不法警察在江集团指挥下,对这么多的好人采取这么恶毒的手段,真是不可思议。请善良的人们不要听信邪恶欺世的谎言,不要让文革历史悲剧重演,维护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