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的风和雨,也只该顺应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需要


【明慧网2003年6月20日】临行去渥太华参加6月11日支持全球公审江××的大型集会前,受益于同修的集体交流,在法理上对此次活动的正法意义有了清晰的认识。当自己动了真念,发自内心地决定参与这次集体证实大法,揭露江××的邪恶迫害,进一步向加拿大政府和人民讲清大法真相的大型活动时,个人修炼似乎调整到了一个新的状态,请假手续也一路绿灯。

一大早来到渥太华后,在国会山前,当我手执诉江的展板,与同修一道站在瓢泼的大雨中,我的心特别平静和坚定。我知道无论风云如何变化,环境如何险恶,另外空间的邪恶都只是苟延残喘,无论其表面如何猖獗,都已经是没有了根的。

风雨中,平静地望着瓢泼的大雨,我感到自己的心性在随之升华。内心升起了坚定的正念: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威德不是在邪恶制造的考验中建立的,而是在弟子时刻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实践中创立的。人世间的风和雨,也只有顺应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需要,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在师父的正法中,没有任何因素配得上考验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坚定和信心。在大法弟子持续的正念中,国会山很快迎来了蓝天白云和艳丽阳光。我的心依旧平静,没有丝毫的惊喜和激动,因为正邪较量的结果本来如此。

当学员历数邪恶之首灭绝群体、反人类和酷刑等罪状时,我清楚地知道,在我的人心和道义法庭上,邪恶之首早已被判入无间地狱。在我的空间场中,将不再允许邪恶之首有存在的余地。当世人都能从内心和道义上认识邪恶之首的邪恶,认识到这场迫害的真相,并反对这场邪恶迫害的时候,就是旧势力以及邪恶之首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的时候。

下午,到场的国会议员的演讲,充满了支持大法的正义之声。在报以热烈掌声的同时,我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那时,我深刻地意识到是大法的威严和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纯正,唤醒了世人明白的那一面,启悟了他们支持大法的善念。谁能说那位饱含热泪支持大法的国会议员不曾感受到大法的殊胜?谁又能说这些支持大法的国会议员不正受益于大法呢?其实,是大法缔造了生命的根本和万事万物啊!在感谢政府和议员对大法支持的同时,我们还真不能忘记大法弟子才是这场戏的真正主角,只有大法弟子才能“主掌天地正人道”呀!任何将希望寄托于人间的司法系统、法律形式、某个个人、组织或团体,以期依靠用人间的力量清除迫害的想法,其本身会不会是对大法弟子自身的亵渎?当然,我们知道:人间的任何个人、组织或团体以及司法系统完全是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并救度的对象,但在弟子的内心,我们真得清楚,只有大法弟子才是真正主掌一切之关键。

从渥太华回来后的第二天到领馆前去发正念,支持芝加哥法庭接受美国国会议员联名签署的关于请求继续受理诉江案的法律论点陈述书的听证会。那天恰巧有西藏人在领馆前呐喊抗议中国人权之恶劣。几位同修持续每半小时发一次正念,中间穿插着炼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的小雨,而炼功发正念,我们依然持续着。

大法中修出的理性和智慧,在人中再次体现出了修炼人的圆容。快到中午12点时,一位同修过去和西藏人中一位负责人模样的人谈了谈,我们希望在12点前后有15到20分钟的时间安静地打坐(发正念),对方非常配合。12点全球发正念的时间,在领馆前呐喊抗议的西藏人群静静地站在一边,等候着我们发完正念。

雨依旧下着,而我的心清澈透亮。

睁开眼时,我发现,地面湿透了,坐垫周围湿透了,而我的身上的衣服却是干的,我明白那种恶劣环境对弟子的考验早已不起作用了。

个人感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