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我的所有是师父给予的


【明慧网2003年2月18日】我于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而且我们一家三口都是大法弟子。在个人修炼阶段,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庭,我都以严格的要求约束自己。在一边破执著中一边在修心、学法。很愿意聆听师父的每一次讲法。当我有一次听了五个小时的讲法后,才发觉周围还有那么多同修在坐着,真像是完全进入了没有时间的世界中,真是没有听够。我生命深处知道,师父是非凡伟大的!

当邪恶的迫害开始时,我很清醒。面对着这场劫难,我认为是不可回避的现实。当电视和周围的同事都在沸沸扬扬地说大法、诽谤大法时,我暗下决心:我必须要证实大法,告诉人们,我修炼的“真、善、忍”是我追求的真理。在证实法的路上,我历经魔难,而且是在跌倒了又爬起来锻炼成熟的。由于外在形势紧张的制约,在用人的一面去证实法的时候,总是感到做个修炼的人这么痛苦;当我陷于被旧势力操纵下的邪恶来迫害的时候,我没有用修好的那一面去抵制这恶毒的“检验”。心里明明白白地知道大法的宝贵,但是无能为力,只能偷偷地在修大法。一次次我从睡梦中醒来,心里不安地自问,怎么办呢?我强烈地要去找相识的同修,去找那片净土。不能再被邪恶束缚,要主动地去冲破自己的封闭圈,冲破这大陆内压抑着我透不过气的生活空间。那段时间我总是反问自己:“你会放弃修炼吗?”回答总是只有一个:“决不会!”

我要重新振作起来,我把99年7.20后师父的所有新经文天天背一篇,静下心来学法,不容许学法时自己的思想开小差、走神儿。从法理中看到了师父的良苦用心。师父说:“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得很好的时候,都是因为大家能够在法上认识法;做得稍微差一点的时候,我看那就是因为不重视学法,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认为对于大法弟子来讲,能跟上正法进程,就必须明白自己的基点在哪。必须真正在法上。这修炼的事情真的就是非常严肃,比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我们大法弟子在人间维护大法,用那坚贞无畏的精神在捍卫佛法,让世人、让众神永远记住这历史中最辉煌的一页篇章。

在生活中,与人交往时,我用法来衡量每一件事情,时时修心性。用大法的标准去面对身边的人与事时,就不再象以往那么忙乱、僵硬地用后天形成的对某些字眼(诸如:不生气、不怨恨、不着急等)的观念去强为自己了。而是从本性最善的一面,已经修好的一面,去启悟众生他们心灵中美好的一面,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和最纯正的理性思维去证实大法。这样对方就在不知不觉中清醒过来了。常人他不是观念很顽固,而是他迷得太深、太深了。就象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说:“很多人都来自于遥远的地方。那么大家想一想,它互相之间的差异、特性就非常的大,那么随着漫长的岁月流逝,生命不断地变得不那么好的时候(用天上的话讲,没有好和不好,就是用他们常用的一句话,常用的一个概念讲,就是它发沉了),它就开始往下沉积,沉积下来,是它不那么纯了,不那么轻了,不那么飘的时候,它就沉积下来。实际上是物质发生了变异,就是它已经不纯了。当它沉积下来,不断地往下沉积的时候,过去的这个发展过程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可是它非常缓慢,人们觉得自己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神也觉得自己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因为它岁月太漫长了,用人的时间计算不了。”《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师父又说:“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因为一切生命都是在变异当中。”读过这两段法,就想,既然我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修来修去还是感到对于自己有时脑海中冒出的不好的思想都不知怎么对待它呢?这时我猛醒了,在没有圆满前,我在大染缸中养成的、学到的观念都必须用我强大的正念灭掉它们,它们不仅不是我的真正思想,而且也不配来阻挡我助师世间行的伟大使命。

就在一次打坐中,我真正地感受到进入了一个我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那里真是无比美好,只能用“境界”一词来描述那一瞬间去的地方。我不是开着天目修的,但就凭我对大法坚信的心,我到现在真是切身地知道了“神通”二字并不是神秘得不可想象。这佛法的威严,这博大的法理,也使我体会到师父说的:“得了大法就是万幸中的万幸”(《北美巡回讲法》)。

《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读到师父教诲:“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是这样啊,在这场邪恶的迫害到了这一步的时候,由于我没有归正自己的私心和保护自己的各种怕心,许多时候要救度的生命被耽误了。对于芸芸众生,我们能以从法中修出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的境界,把受谎言蒙蔽的世人从这浊流中托起,挽救他们的生命!师父说:“人不是白白来在人世的”(《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我的所有是师父给予的,修行的路上充满着坎坷与荆棘,但我都在师尊的呵护下,稳步地走在回归的路途中。在这四年的黑暗中,我思念伟大的师父。今天,真的看到了光明,无比殊胜的明天。明天对于我们所有新宇宙的生命是无比幸福!

最后,引用《师父的新年问候》结束我这篇很粗浅的体会,请同修指正。

路漫漫已尽,
雾迷迷渐散;
正念显神威,
回天不是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