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无私铸就不灭的大穹


【明慧网2002年11月29日】“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走向圆满》),对这句法我开始觉得我并不是象师父所例举的那几种,而且也不是抱着人的什么执著心才修炼的,我还一直很自豪于我是象师父所说的那种一下子看到了法理的那种状态而走入修炼的。所以开始我不认为我是带着执著而学法的。随着不断地修炼,我愈来愈对我最初的理解产生了疑问。在后来的学法中,我理解其实每一个生命都是带着不同的执著而走入修炼的,只是非常隐蔽或根本变异的自己都无法察觉了。那么我的根本执著又是什么呢?我知道我有,但却一直苦于找不出来。在整理思路准备这篇发言稿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我的根本执著:不想失去生命,要永远地保全自己!在人这儿的状态讲就是怕死。

在修炼前我一直很怕死,虽然这是表面的状态,但却有着背后深层的因素。看了《转法轮》后,我明白了元神是不灭的,生命可以通过修炼而永恒。虽然我确实是看到了法理,大法触动了我生命的本质从而使我走入了修炼,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这个旧的势力呀,它们看到了宇宙会在成、住、坏、灭的法理中走向最后一步,为挽救自己,在相当久远年代以前就开始安排这件事情了。”我一直认为师父讲的是旧的势力,并不是我们。然而,我们在从各个天体大穹下来之前,和这些旧势力们也是做了很系统很周密的安排后才下来的,很多人下来的目的从根本上讲可能就是为了挽救自己、保全自己。那么什么是我们的根本执著哪?“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这就是导致我们生命变异的根本——“私”。

一天早晨醒来,师父的一句法清晰地在我的脑子里浮现:“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回想一下自己平时的言行,有多少是真正为别人着想的呢?而更多的时候都是从自我的角度出发的,不是符合了自己的观念,就是符合了自己的好恶,再不然就是满足了自己的利益。包括同修间的争执,不能够及时地无条件地向内找,等等这一切。这个“私”在我们之间制造裂缝,并把它不断的扩大,使我们无法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而今天在人世间的表现上,就是给了邪恶空子钻,给我们整体提高制造障碍、制造魔难。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讲到“关于私心的问题。我刚才给你们讲这个道理,你们都鼓掌了,心里很高兴。我说未来的宇宙是不灭的问题,你们都高兴。为什么能这样你们知道吗?有人讲这样的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人就把它当做座右铭。其实你们还不知道,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

从那天起我发了一念:今后要尽量的在每一件事情上没有“我”的这一念。在这一念出来后,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真正融在法中的自在。当出现不同意见时,我不再固执地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意见,而是把所有的主意放在一起,善意地衡量。如果主意定下来是别人的,那我要做的就是帮助对方完善他的想法,找到其中的不足全力帮助对方完成它。当别人对我不好时我心里也不那么难受了,因为没有“我”了也就不存在谁对我怎么样了。在看到别人的不足时,不再先用自己的观念、好恶,去埋怨指责别人,也不再带着看不惯别人的心去说别人。当心里不舒服时,我便马上想机会来了,赶快修正自己,弥合这个潜在的裂缝。

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从这一刻起就照着师父说的做,虽然我还不能时时处处做的象师父要求的那样,但我知道我已开始在真正形成一种机制,一种主动向内找、理解别人的机制。

最近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有很多时候我把做大法工作当成了工作,而没有在其中真正提高上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很执著于我做了多少大法工作,甚至暗暗和同修比谁睡的晚、谁负责的事情多,谁又干了什么。甚至在讲真相中听见别人说:“哎,你是爱尔兰法轮功的头儿吧?”时,心中竟有几分沾沾自喜。虽然嘴上也说我们法轮大法没有什么领导大家都一样,但心里真的挺高兴。这时师父的两句法打到了我的脑子里:“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阻碍”(《大法金刚永纯》),“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猛击一掌》)。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真是惭愧,我看见了自己那肮脏的名利心、显示心,而且很多时候在做大法工作时也真的象一个常人一样,遇到问题不向内找,不修自己不看自己。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告诉我们:“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应的天体无数众生”,“大法弟子自己修得好与不好是不是决定了那些庞大天体生命能不能得度的问题呀?”师父还告诉我们:“如果我们修不好啊,将来的圆满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那就不只是一个痛心的问题。”“那么在这个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体很可能就是残缺不全的,无数的众生被淘汰掉了。”看了这段法我的心都被揪起来了,假如今天正法就结束,以我现在的状态,我又如何对得起那些当初对我寄予了无限期望的那些众生哪!其实真的不在于你事情干了多少,而是你心性提高了多少,执著心去掉了多少。在干每一件事情的时候,能不能真正站在法上提高是非常关键的,修得无私、处处为别人。而且,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表面空间的表现而已,实质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都是师父在做。

师父让我们向内找、向内修,事事看自己。而向外求,不看自己看别人,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却正是旧宇宙的理。如果我们还抱着旧宇宙的理在大法中修,没有时时处处用大法纯正的标准要求自己,那我们能算是在大法中修吗?

再一个我想谈一下对中国人讲清真相的事。对中国人讲清真相是一件非常严肃、非常伟大,同时也是非常艰巨的事情。它需要我们有极大的慈悲,强大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它真的需要我们投入最大的能力和智慧。在这一方面我一直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当看到还有这么多的生命仍被谎言蒙蔽着,真是发自内心的着急。往往能够破除邪恶谎言真正感动对方的是我们的这颗心。在这里我就我在街上发报纸为例谈一谈。从一开始我就把发报纸当作我同化大法的一部分,作为我用师父给与我的这一切去救度众生的一部分,很多时候我站在街上有一种身神合一的美妙感觉,我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真的觉得我不是走来走去的在发报纸,而是飘来飘去、跳来跳去的在发,就像是一个小小的音符欢快地跳跃在正法这宇宙最伟大的乐章中。在发报纸的过程中我始终面带祥和的微笑,对每一个拿报纸的人说谢谢,这个谢谢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而是从心里发出来的。我在心里对每一个接报纸的人说:快知道真相吧,为了你们生命的永远好好看看我们的报纸啊!在发报纸的过程中我看到了非常多的人改变了他们原本冰冷的态度,非常多的人成了我的朋友。因为我只能抽休息的时间发报纸,而我休息的时间又不固定,结果很多中国人向我抱怨他们总是错过我发报纸的时间。当然我也会碰到一些仍然有不好思想的人,对于这些人我需要有更大的慈悲,更无私地想办法接近他们告诉他们真相。对于中国人我们的确需要真正认识我们的责任,清醒我们所肩负的使命,更加主动更加智慧的讲真相救度他们。

一次在街上洪法,我们新做了两个揭露自焚和迫害的展板,我们把他们立在市中心中央大邮局的柱子边上。在小雨中发了一天的材料,但仍有很多中国人不接受我们的材料,我真的心急呀,我便拿起自焚真相的展板高高举过头顶,在飘着细雨的人流中这块不太大的展板醒目地矗立在了街头,另一个同修也举起揭露迫害的展板站在我的身边。中国人在看,他们真的看到了,表情各异,有的惊诧、有的思考、有的驻足观望,甚至有人走到展板前仔细地从头看到了尾。后来我把这事给同修谈了,她说是我真正为他们着想的慈悲感动了他们生命中明白的那一面。在修炼中看的就是我们的这颗心,师父在看,众神在看,众生在看。

十年的正法,慈悲伟大的师父已把我们从腐败变异的旧宇宙中拉了出来,赐予了我们全新的一切,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跟上正法的进程,完全彻底地放下自我同化大法,真正在修炼中去除那极端变异了的“私”。正法所剩下的时间不会太久了,真正的利用好这段时间健全向内找的机制,在证实法中真正的把心性提高上来,在我们整体升华、共同提高、走向伟大圆满的进程中,用我们的无私铸就大穹不灭的永远!

(爱尔兰2002年法轮大法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