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堂堂正正地恢复原工作

【明慧网2003年6月22日】我于2000年2月进京正法,在北京被邪恶之徒带走,被送回到当地后受到邪恶之徒的严重迫害,由于在法上认识的不足和个人未去的执著,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事后我失声痛哭、心如刀绞。

自被关押迫害后,我就被停薪停职在家。随着师父新经文的到来,我渐渐地明白了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

2000年8月,我被调到镇上帮忙。那时我怕心很重,只跟一些较熟的人讲真象。但我时刻用法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我的一言一行我的工作成绩,赢得了同事们的尊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个月后他们给我发了工资。等我把这项工作做完后,也就是大约在2001年4月份,分管我工作的副镇长还是不让我回原单位工作,并让我去跟他们干所分管的工作。随着不断的学习师父的新讲法,我在法上的认识有了提高,我悟到不能配合他们。原单位的领导来做我的工作,让我听他们的安排,我就向来做我工作的人揭露他们的恶行,邪恶副镇长气疯了,扬言要开除我的公职等。是大法给了我力量,我对邪恶进行了坚决地抵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之徒未能得逞。大约十多天后,我被调去干另一项工作,这时通过学法,我在法上的认识不断提高,我的怕心已不是那么重了,我能向更多的和我接触的人讲真象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向众生讲真象的机会。

这项工作结束后,我在家里闲了下来。几个月后原单位领导请求恢复我的工作,可是邪恶副镇长有个条件,就是让我写“保证书”。原单位领导又做我的工作,我觉得这又是一个更深入讲真象的好机会。这时师父已经讲了发正念的法,我不断地学法,在法上的认识渐渐成熟起来,他们来做我的工作时,我就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向他们更深入讲真象。单位领导很害怕,怕让邪恶副镇长知道了,还说我没“改造”好,让我进洗脑班。我明白这一切都是邪恶的安排,也是邪恶旧势力灌输的思想,我用强大的正念铲除,铲除这一切邪恶安排。我跟功友交流时说:“旧势力凭什么安排不让我上班,我们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我就是不写‘保证’也能上班,一切听师父安排。”

就这样,我的工作还是停着,在家里呆着。在家里闲着的日子里,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学法,去讲真象,发正念,跟同修交流切磋。丈夫(常人)亲友都埋怨我,我对他们讲,我一定能堂堂正正上班。当初进京正法时,我就没打算再上班。可是今天,我通过学法修心,已经清醒地知道,邪恶的旧势力没资格安排我的一切。

2002年2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原单位工作,我的修炼环境也渐渐宽松起来。真心学师父的法,真心听师父的话,真心按师父说的做,就一定能跟师父回家。

我早就把心得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就是障碍于自己曾经走过的弯路,不是一直是正念正行走过来的,就迟迟不动笔,同修一再问我写不写,我才拿起笔来。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